是谁给台湾人认为“台积电不出走”的底气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半导体产业被视作台湾经济的重中之重,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日前在公开场合向台湾政府呼吁,晶圆代工是台湾的优势产业,台湾政府及社会应守护它;台湾当前水资源吃紧,经济部门设法为台积电调度水资源,紧急将翡翠水库及石门水库的水“北水南调”、众志成城投入新竹南寮海淡厂,以满足竹科园区用水需求,并呼吁台中市政府配合“地下水开挖常态化”,以喂养嗜水的中科园区;台湾行政院亦修法《国家重点领域产学合作及人才培育创新条例》,支持设立由国发基金和企业共同出资的产业学院,直接为企业补充技术人才,而台积电支持台湾清华大学的“半导体学院”尤为受到关注。

半导体产业被视作台湾经济的重中之重,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日前在公开场合向台湾政府呼吁,晶圆代工是台湾的优势产业,台湾政府及社会应守护它。(中央社)

欧美不断招手 台积电还淡定吗

“护国神山”台积电聚集了全球过半的芯片产能,在美中进行科技战、全球闹芯片荒的当下,格外引人关注,而台湾的网民也一改过往对台积电“血汗、高耗能、高污染”的批判态度,转为“无脑all in台积电”,对于台积电的吹捧跟其股价一般不断创高。

然而,日前美媒彭博社(Bloomberg)专栏作家高灿鸣(Tim Culpan)以《台积电必须结束“只全球卖,不全球做”的策略》(TSMC's Global-Not-Global Strategy Must End)为题,指出台积电做全球的生意,但是却将高阶芯片的生产基地集中在半径100英里内,台湾的竹科、中科及南科三处,这样高度集中的模式未来将无法持续下去。

高灿鸣认为,当前的国际关系局势将台积电至于地缘政治风暴的中心,然而台积电的管理阶层似乎有意视而不见,拒绝改变以往的作法,台积电的CEO魏哲家对投资人表示“我们的研发中心与大部分的流水线将继续放在台湾,目前我们并未计划在欧洲等其他地区进一步增建晶圆厂,但也不排除此种可能性”。日前欧盟的工业及服务业执行委员布雷顿(Thierry Breton)对台积电招手,台湾的经济部长王美花及各大经济智库似乎颇不以为意,皆有志一同的认为台积电仍将继续留在台湾,台湾网民对于台积电外流的可能性也纷纷嗤之以鼻,在水电供应出现系统性问题的当下,究竟是什么原因给了他们这么大的底气?

欧盟工业及服务业执行委员布雷顿与台积电、英特尔等公司高管进行线上会议。(Thierry Breton@Twitter)

台积电的优势为何

张忠谋日前在公开场合演讲,他提到了台湾拥有三项重要优势:敬业且愿意投入制造业的优秀人才、留在台湾就相当优秀的经理人,以及利于快速调度人力的四通八达交通网。张忠谋也提到了其他国家的状况:他指出美国拥有水、电及土地的优势,但是其优秀人才偏好投入金融、创投及行销产业,而不喜欢参与制造业,且联邦及州政府皆不可能长时间给予补贴;中国大陆的半导体制造业落后台积电5年以上,逻辑芯片的设计能力也落后美、台1年至2年左右;张忠谋并坦言韩国是强劲的竞争对手。

高灿鸣则指出张忠谋的言论有所矛盾,认为美国培育不少合格的经理人及工程师,其中不少人为台积电工作,包括现任CEO魏哲家,他也说道张忠谋和台积电现任董事长刘德音均拥有美国国籍,且在美国的大学取得学位。平心而论,高灿鸣对张忠谋的反击并不完全在点上,但是他也指出了相当重要的一点:台积电的高层管理人员深受美式制度的影响,这套制度的引进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台积电拉开了与台湾其他企业之间的差距。

最被台湾网民“津津乐道”,用来回击高灿鸣的点是,台湾人比美国人“吃苦耐劳”,台湾的劳工更愿意接受长工时、假日待命轮班,并且更有纪律,不会“偷带甜甜圈进无尘环境”,这种愿意“掏心掏肝”的精神正是台积电能在台湾安心立命,半导体产业能在台湾扎根之所在,台湾的网民因此认为,若台积电搬迁至欧美等国,将会因为失去“大量且新鲜的肝”而导致成本倍增。

这种“优势”让台湾人“底气十足”,但恐怕也是张忠谋不好意思直接讲出来的,综观他所列举的三项“优势”,皆是与“人”有关,大量的优秀人员愿意“卖肝”进入台积电工作,优异的交通网有利于短时间大量调动劳动力,经理人一旦离开台湾的环境便会“水土不服”而无法发挥管理长才。台积电等半导体企业,其工作是拼汗水、拼脑汁、拼肝脏的,工时长且需轮班待命,因而有着人员流动性高的现象,而台积电也确实是凭借着待遇较优渥、技术比人强成为在台湾令人趋之若骛的企业,这也侧面照映出台湾的就业环境是辛苦且血汗的。

再从另方面来看,既然台积电的优势是靠着对比台湾其他企业的相对优渥,以及对比欧美国家相对吃苦耐劳且低廉的人力,借着这些“动态比较优势”堆砌出来的,那么它就不是完全无法被复制的,中国大陆尽管现有技术较落后,但是无论在芯片设计及制造的领域,与欧美、台湾企业的差距都在缩小,而中国大陆所拥有的“肝脏”数量亦非台湾所能比拟,吃苦耐劳的程度也不见得会输台湾,但是水、电、土地却远比台湾占优,而其政治体制也比欧美国家更乐意长时间补贴企业,这些恐怕都不是张忠谋现阶段愿意公开提及的,也正是张忠谋要在中芯国际初创、羽翼未丰时,令台积电对其发动专利诉讼战进行打击的重要原因。

中芯国际初创羽翼未丰时,曾被台积电视作威胁,遭其发动专利诉讼战加以打击。(视觉中国)

政府民团相互配合 对美屈服对内压榨

台湾为了巩固半导体产业,台湾立法院修法《国家重点领域产学合作及人才培育创新条例》,期能协助企业能直接透过大专院校培训所需人才,可以说是以非常直接明了的方式为企业“造肝”。然而直接“造肝”还不够,台湾内部诸如“经济民主连合会”等组织,担忧这些造出来的“肝”会被中国企业或者台积电的竞争对手挖走,甚至提议该条例应设置防堵漏洞,阻止大陆人及韩国人进入产业学院就读,并且禁止其毕业生进入中国及三星等韩国企业就职,以防对台积电构成威胁。那么,如果这些人到高通、英特尔等美国企业就职,难道就不对台积电造成威胁吗?

台湾经济连合会举行记者会,指责《国家重点领域产学合作及人才培育创新条例》恐成为红色供应链挖角台湾技术人才的漏洞。图为台湾公民阵线组织部主任许冠泽、台湾学生联合代表黄亭伟。(杨永年/多维新闻)

人类本有贪懒惧的本性,在全球经济互通往来且高度依赖,且自身具备才能的当下,对其“用脚投票”的权利不应横加剥夺,若想防止人才流失,也亦应思索自身经济条件是否过于苛刻,加以改善,才是根本之道。如今政府及民间团体却是以自愿为美国“肝苦”为荣,并且多方设限剥夺用脚投票的权利,岂不荒谬?而政府及民间团体也想尽法子宣导,说服台湾人要乐于为美国人“卖肝”,以此打造留住台积电的条件,细思极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