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韩国瑜应该成为“台湾特朗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国民党主席改选时程起跑,预定6月7日、8日进行登记,7月24日办理投票。目前已表态参选者,包括现任党主席江启臣、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等,其余尚未表态,但参选与否颇受关注的党内山头还有前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国民党智库副董事长连胜文,以及曾于2020年代表国民党角逐台湾总统大选的前高雄市长韩国瑜。据了解,目前各方之所以多按兵不动,使国民党主席改选看似参赛冷清,全因韩国瑜将对整体战局带来剧烈变化,必须考虑韩国瑜的动作,才能决定下一步。

从当前台湾舆论风向看来,韩国瑜似乎不倾向参选国民党主席,然而韩国瑜2018年掀开了台湾社会的矛盾,不应随着韩国瑜政治生涯的昙花一现而被遗忘。(中央社)

然而对于韩国瑜到底要不要参选国民党主席,从台湾媒体的风向看来,似乎碍于“家人反对”,倾向不再参选。但是说到底,韩国瑜选不选,甚至能否当选,都不是我们最关注的事情,同样的,谈韩国瑜应该成为“台湾特朗普”,也不是希望韩国瑜步上特朗普在族群、对华政策上等种种错误,而是期许台湾人民以及台湾政治人物,要时时刻刻谨记韩国瑜崛起的理由,就像特朗普掀开了美国社会的内部矛盾,韩国瑜之于台湾也是同样的道理。

再看看2018年台湾县市首长选举中,一般舆论总是说韩国瑜凭着贴近基层、性格更为草根而刮起旋风,其实关键并不在于韩国瑜“个人”,而是韩国瑜精确瞄准台湾社会“最虚弱的一块”,他那句“发大财”之所以家喻户晓,只因台湾基层感受到的“经济不平等”,与韩国瑜的言语产生共鸣。然而这一点,和2016年特朗普之所以能够当选美国总统,有相当的类似性。

如同前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任内遇上因次贷风暴引发的金融危机,不但没有要求酿成祸端的银行业负责,反而给予纾困,甚至未对失去房子的人民伸出援手。哈佛大学政治哲学教授桑德尔(Michael Sandel)认为,特朗普2016年之所以能够胜选,不外乎是人民强烈不满多年来,对于经济政策的不平等,以及全球化冲击导致产业外移流失工作机会,美国人民受够了传统政治人物的官僚心态,对人民苦痛的充耳不闻,才通过选票愤怒地做出判决。

2017年12月22日,特朗普在白宮簽署價值1.5萬億美元的稅改法案,是美國近30年來最大規模的減稅行動。(視覺中國)

回到韩国瑜身上,2018年他能凭一己之力,率领国民党打翻当时从地方到中央皆是“台湾最大党”的民进党,桑德尔认为特朗普胜选的理由,在当时的韩国瑜身上也同样说得通,台湾基层人民对于“货出去,人进来”、“发大财”的呼应,说明了台湾选民依旧对改善经济的呼求,如果对台湾当政者认为台湾经济数据面表现亮眼,不懂百姓心里的闷,那就必须回头检讨“分配”的问题,看看薪资的增长是不是被房价、房租、消费物价的涨幅给吞噬。

然而要能满足社会对左翼理想的期许,其实从来不是韩国瑜的专利,也不必然每个台湾从政人士都要是庶民出身,才能对基层百姓将心比心,但是从马英九曾对于一个便当吃不饱一事,问说有没有吃第二个;而蔡英文则是在媒体从业希望能落实“一例一休”时,要媒体基层自己去跟老板说,接着还不忘补上一句“你们要自立自强”,回望过去几任台湾两党重要领导人物,总感觉他们站上权力的颠峰后,就离百姓太远。

在放大了美国菁英与基层的矛盾后,就算特朗普连任挫败,接棒的拜登(Joe Biden)依然对解决美国内部问题不敢大意,而韩国瑜应该成为台湾特朗普,这意思是韩国瑜所象征意义,台湾基层对于经济政策平等的诉求,不该随着韩国瑜旋风昙花一现,而被遗忘。无所谓韩国瑜参不参与国民党主席改选,对下一任国民党主席而言,能否谨记韩国瑜2018年“为什么赢”,将决定自己能把国民党带到多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