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疫情|“台湾模式”让台人付出惨烈代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2019年底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民进党政府坚守台湾抗疫防线,也屡屡被国际媒体关注成功之奥秘,对此民进党政府也顺势推出“台湾模式”、“民主防疫”等概念,将防疫成功的元素包装起来对外进行宣传。

老实说,在2021年5月以前,“台湾模式”不管被加入哪些元素,似乎都说得通,因为台湾确实没有筛检出多少本土案例,所以姑且不论“民主”能否防疫,若是民进党政府说“促转”、“绿能政策”也是台湾防疫成功的关键要素,相信也会有一定的市场。

台湾疫情不断升温,图为台北万华地区店家关门歇业。(吴逸骅/多维新闻)

比如,2020年底台行政院长苏贞昌表示,“我们这次防疫成功把中国比下去,是因为他用蛮横的、强制的方法,我们用民主、自由、公开、透明”;台副总统赖清德在2021年4月底则称,“台湾以超前部署、谨慎行动、快速回应、公开透明等四大原则面对新冠肺炎的疫情肆虐,‘台湾模式’成功关键更在于台湾的民主治理”;台卫福部长陈时中也曾投书外媒表示,因有健全医疗体系、严谨筛检策略、公开透明资讯与公私部门合作,台湾是全球疫情应对最成功的地方之一。

至于蔡英文,在2020年底回顾时表示,“1月初起我首次召开一连串防疫国安高层会议,协调政府各部会的防疫工作并做出防疫指示,我们国家的医疗体系,搭配先进的数码能力,成功打造一个全面追踪监测病毒的安全网”;不仅如此,台湾因应疫情的审慎以对、迅速应变、超前部署等3项主要原则,让政府掌握先机,免于封城;她也在年终记者会上指出,“有些人说因为民主防疫成功,让台湾成为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再加上众多的台湾驻外使节投书各国媒体的宣扬,从中可见民进党政府相当强调“民主”、“自由”、“透明”、“超前部署”等元素在防疫当中的作用。但是从全球各国这一年余来的经验来看,台湾此前所着重的“防堵”疫情,早已不是“防疫模式”的重点,各国实际上面对的挑战,是如何在疫情已经延烧之后,能够降低确诊数量、并维持医疗量能给最需要的人使用,在这其中,强大的政府资源调度能力以及“疫苗”的角色乃是重中之重。

台湾防疫指挥官、卫福部长陈时中在这波疫情期间,对于数字公布以及社区感染连结、乃至于封城标准说法都引起争议。(吴逸骅/多维新闻)

但是民进党政府的“台湾模式”,并未顾及到疫情蔓延之后的处理方式,从这波台湾本土疫情爆发后,竟有“这是明天要公布的确诊者”以及陈时中对于升至第三级警戒乃至封城标准的“改口”、苏贞昌以“该收心了”警告台湾人民、名嘴周玉蔻以及互联网论坛PTT都抢先政府公布“准确”的确诊数字等荒谬情事发生,几天下来,台湾民众已经对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尽失信心,民间指责“挤牙膏式公布案例”声浪更是高涨。

“透明度”的信任既然已经透支,在防疫治理能力上,民进党政府也只剩勤抓“假信息”、并强调筛检跟医疗量能都要靠地方政府协调,所以反而是地方政府实际承担第一线的围堵疫情重任,例如台北市政府必须动员所辖联合医院设立快筛站、众多家长关注的学校停课的决策地方政府也都率中央之先。

从“台湾模式”一夕之间乱了套来看,其实民进党政府根本没有对台湾疫情一旦失控有所准备,导致疫苗迄今在开发与购买的速度上都呈现牛步、医护人力的量能也濒临临界点。这样的过度自信,如果没有及时力挽狂澜回归理性,“台湾模式”恐得付出更惨烈的代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