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疫情︱记者观察:台湾正在替大陆“平反”防疫骂名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新冠肺炎疫情急转直下,从180、206到333,已经连续三天出现三位数本土确诊案例,单日确诊人数逼近2003年“非典”(SARS)确诊案例的346名总和,令台湾特别是台北地区的民众进入“战时状态”。尽管目前台湾官方宣布的三级警戒,尚未要求停班停课,更未要求“封城”,但台湾民众的自觉应对,在全球疫情爆发一年半之后,真确感受到疫情对于切身的迫近与威胁。

这三天以来,台北街头的人潮稀稀落落,与快筛站涌现的排队人潮形成强烈的对比,说明人心惶惶的真实写照。回溯个人足迹是否与确诊者重叠的手机APP“台湾社交距离”,以及快速进行实联制登记的“台北通TaipeiPASS”,下载量都在创新高。台北市长柯文哲一席“相信国人素质,这段期间待在家中,出门戴口罩,不要在外饮食、减少互相感染机会,国人就能一同度过难关”的发言,后来他更进一步主张,一些社区感染达到10%者,“应进行自动自发封城”,无疑是鼓励民众“自觉封城”的宣言。

在台湾官方未宣布封城的情况下,台北市长柯文哲表示,某些地区社区感染达到10%,应进行自动自发封城,也呼吁除了提供民生必需品的场馆外,其他暂停营业。(台北市政府供图)

除此之外,由于近日确诊者激增,大部分属于轻微症状,加上台北区医院负压病床吃紧,台湾政府呼吁在家不要离开并等候通知,也是一种将家户视为“方舱”的概念。在疫苗不足、医护人力紧张、资源高强度压缩的情况下,各种紧急情况让社会充斥高度紧张的氛围。

事实上,台湾官方与民众在此波疫情“逆袭”下的做法与思维,包括实名制、实联制、轻症与重症分流、不出门减少人为流动等等,都能看到去(2020)年初疫情在中国大陆蔓延开来的场景。举凡大陆官方兴建“方舱医院”、封省封城、推出“健康码”等作为,都可以在现时台湾身上看到影子。

是否效法中国大陆设立“方舱医院”,进行轻症与重症的分流,成为台湾热议的话题之一。图为吉林通化方舱康复医院。(新华社)

然而,当时大陆疫情爆发之后的种种官方防疫动作,在台湾都备受质疑与嘲讽。例如有所谓的“封城无效论”、“放任民众自生自灭”、“专制不人道”云云;也有针对“方舱医院”,指该做法是“面子工程”、“精神胜利法”;至于“健康码”的推行,则被视为是政府“监控”人民的“证据”等等。

如今台湾面临相当严峻的疫情冲击,许多防疫与公卫专家纷纷提出建言,最大的共识就是防堵与避免跨区移动,并扩大全台筛检。又或是如同新北市长侯友宜松口,新北市府将朝盖方舱医院的方向进行。也有越来越多的民众呼声,希望政府考量加大广筛的范围与普及。这些迫在眉睫的防疫方案,只是没有冠上“中国方案”之名,但在全球的抗疫经验中,已被认为是较为实际可行的科学做法。

因应疫情快速蔓延,台北市政府在市立联合医院中兴院区新设置户外采检亭。(台北市政府供图)

台湾作为过去被公认的“防疫资优生”,疫情却在一年多之后让防线溃堤,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便在于意识形态先行,只要遇到“中国”便不分青红皂白、先反对再说,再加上疫情期间各路侧翼所宣扬的“中共不可信”,更让台湾的防疫错失几波先机,疫苗采购的严重滞后便是一例。

接下来台湾将面临更大的疫情挑战,既然民间已经自信喊话“看好了世界,台湾人只示范一次,在两周内解除三级!”,相信台湾政府从中央到地方,也会陆续推出更具体且细致的防疫政策。摆脱“反中”意识形态的桎梏,回归就科学论科学,或许是台湾这波排山倒海疫情的一帖思想处方,毕竟在病毒眼中,并不会区分谁是民主、谁又是专制。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