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疫情溃堤 台湾盲目自信的民主狂欢仍未谢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疫情大爆发,本土案例数量逐日飙升,确诊人数最多的台北市与新北市也因此进入为期两周的三级警戒。在疫情面临失控的紧张时刻,有台湾网友在推特写下:“看好了世界,台湾人只示范一次,在两周内解除三级”,这短短21个字,也成为台湾人相互流传、鼓舞士气的“防疫金句”。

虽然有人认为这防疫金句太过煽情、自大,要在两周内解除三级,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但在如此低迷的时刻,民众以各种方式劝勉打气无可厚非,毕竟台湾到此刻才真正面临疫情最严峻的考验,以正面积极的心态应对,总比低迷颓丧来得好。但正面不代表着盲目的自信,这场名为“民主”的狂欢派对,台湾也是时候重新省思。

新北与台北宣布疫情第三级警戒后,第一天工作日,民众戴口罩搭乘捷运。(吴逸骅/多维新闻)

自疫情在全球各地爆发,台湾始终维持在较为稳定的状态,蔡英文政府将之归功于台湾的“民主防疫”有成,但究竟什么是“民主防疫”?没有人说得清楚,甚至细察政府的种种防疫政策都能发现其更近于“专制”,而与“民主”相距甚远,但民众依旧对此深信不疑。

必须说明的是,“民主防疫”本身并没有问题,只要能以最小的侵害最大程度的稳定疫情,不论方法为何都应值得肯定。问题在于“民主”只是当权者用来与“专制”区隔的宣传话术,而不是实际的施用手段,自然也就没有“民主”与“专制”的对比可言。

但这种“宣传”显然极具效果,民众很简单的将两者做出连结,认为是民主造就了台湾的防疫成就。为何在面临史无前例的疫情危机时,台湾仍能喊出“全世界看好了,两周解除三级”这显得有些过度自信的口号?因为“民主”便是台湾人最大的底气,尽管大部份的人说不出究竟与民主有何关联。但在近年“抗中保台”的耳濡目染下,为了与对岸做出区隔,“民主”就是能成为所有难题的解答。

这无关乎科学证据与事实,就如同专制的大陆疫苗必定有问题,而台湾的疫苗充其量是“民主的副作用”,也因此当有人批评政府防疫时,总会有人要批评者“不爽就滚去武汉得肺炎”,尽管现在的武汉其实比台湾安全得多,但那一点都不重要,即便台湾疫情真的比对岸惨烈,那也一定是民众自身的疏忽所致,而不是“民主”出了问题,这显然也是“民主副作用”的其中一个症状。

台湾黄士修批判”看好了世界,台湾人只示范一次,在两周内解除三级”。(Facebook@黄士修)

这个“副作用”现正在台湾不断延烧,没有人能批评政府的防疫政策,否则就是在唱衰台湾、扯台湾后腿,不少医学专业人士提出科学建言后惨遭出征挞伐,因而选择噤声沉默。出征者看似在守护台湾,背后的潜台词其实是守护“民主”,一旦政府防疫失能达成共识,那同时也就代表了“民主防疫”的失败,这是台湾人所无法接受的结果。

台湾人对民主的狂热建基于与对岸的对比,似乎台湾防疫比大陆成功,就代表民主战胜了专制,这也是西方国家在防疫一个个溃堤后不断赞颂台湾,将台湾视为“民主最后希望”的主因。事实上只要冷静下来思考,便能知悉防疫成功与否的关键不在于民主或专制,而是在于治理能力的体现,台湾能不能以非常“民主”的方式展现其治理能力?当然可以。但从一连串荒腔走板的防疫漏洞、政客们互喷口水、各单位推诿卸责、疫苗数量远远不足,甚至最后反过来怪罪民众松懈,蔡政府显然没有展现出民主“理论上”比专制体制更加灵活的弹性,反而将民主当作谋求私利、政党恶斗的工具。

其实从华人社会高度的团体意识,以及普遍有戴口罩、少出门等防范意识,即便两周过于乐观,台湾也很有机会在短时间内将疫情降低到可控的程度,届时对“民主防疫”的歌功颂德可能又要响彻云霄,但这些因素究竟与民主有无关联?而当民主被形塑的几近神话至不可侵犯,究竟会成为台湾防疫的基石抑或绊脚石?才是台湾人应该从此次疫情爆发中得到的最大反思。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