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疫情︱记者观察:武汉不该是台湾的负面教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当地时间5月18日公布的本土确诊案例为240例,相较于前日的333例,数字有所下降,让许多民众“松一口气”。但“魔鬼藏在细节里”,台湾卫福部疾病管制署(CDC)网站公布5月17日新增通报数为15,603,其中有8,306例已被排除,而确诊数为333例本土加上2例境外,中间还有将近7,000的差额官方并未做出说明,从而引起台湾网络舆论讨论:台湾的检测能力以及相关的医疗资源,是否已经快要达到临界点?

事实上,类似的担忧正在台北地区上演。由于此波疫情“逆袭”台湾,台北市与新北市地区属于重灾区,例如万华当地的快筛站人满为患,医疗院所前面也是大排长龙。据台湾卫福部官员公布的资料,台北地区负压隔离病房在5月17日只剩下51个空床;而双北地区的专责病房空床数也相当吃紧,约剩209床左右。

2021年5月19日,台北万华区居民排队等待新冠肺炎病毒检测。(Getty)

在此情况下,出现了台北市议员游淑慧所揭露的“收治医疗能量紧绷”。据其说法,她近日收到民众来函,家属被通知确诊,但仍在等待救护车送医收治。她痛批,“现在疫情爆发才几天,病房量能就严重不足”,“现在就是慢慢把底牌掀开来的时候,之前说的超前部署就已经面临考验”。

除了议员的“爆料”之外,多维新闻记者也掌握到万华地区的类似情况。一位母亲居住在台北万华的民众向多维新闻表示,其母亲出现反复发烧、伴有咳嗽的情况,三天前到医院进行检测,至今都未收到结果通知,“这种等待实在太煎熬”。由于医院后来表示查不到上次检验的报告,她只能在第四天重新再排队筛检,当天早上5点排队、8点拿到号码;但要等隔天才能筛检,因为一天只能筛查100人。而其母亲的友人,已发烧到39.5度,目前在医院也排不到病房。

由于疫情扩散速度快、范围广,台湾的筛检与医疗收治能力正面临极大的考验,而确诊与有确诊风险的民众,只能在高度不安的状态下继续等待。台湾CDC给出的官方指南,便是要求轻症感染者“留在家中不要离开,等候公卫人员通知”;而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也在脸书(Facebook)上重申,请轻症者将医疗资源留给重症患者。

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呼吁,轻症者“请先留在家中等候公卫人员通知”。(Facebook@苏贞昌)

要求轻症者待在家中的处置方式,台湾并非首例。2020年3月英国进入防疫第二阶段时,正是告知民众若出现轻微症状,不需要进医院看病,只要在家中隔离七天,被外界批评为“佛系防疫”。然而对于英国的做法,当时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召集人张上淳表示,台湾医疗能量尚能完整承担,不会执行类似模式。一年多过后,疫情在台湾爆发,如今却仍然看到了“英国模式”的影子。

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召集人张上淳认为,2020年英国之所以让轻症者在家隔离,恐怕与医疗量能无法承担有关。图为英国首相约翰逊通过电视转播说明疫情。(AP)

也因为如此,究竟要不要比照中国大陆收治轻症患者的“方舱经验”,便在台湾成为政治人物攻防的问题。新北市长侯友宜在5月17日提出了希望朝盖方舱的方向进行,并希望与台湾中央合作,却遭到指挥官陈时中回应“目前没有这样的考虑”。而台北市长柯文哲则提出,建方舱医院时间来不及,他认为可先征用大型防疫旅馆,对轻症者收容观察,有问题再送到医院。柯文哲的这套方案,其实在思路上也是一种“类方舱”,将轻症与重症分流,也避免轻症者在家里出现无人照料的情况。

如果将时间拉回到2020年2月,当时武汉地区之所以征用现有大型场所构建“方舱医院”,就是为了缓解原有医疗机构的压力,并且避免轻症患者感染家人或邻近社区成员,反而使得疫情风险增大。尽管当时台湾和西方许多看法认为,这样的做法会造成交叉感染,但后来疫情扩展至全球后,许多国家也效法中国大陆建起方舱医院,其成效已不证自明。如同柯文哲所言,最有效的防疫方法就是“不要动”,因此当时武汉无论是方舱医院抑或是封城,这些做法就是在避免疫情因为缺乏控管而扩散。

针对新北市长侯友宜考虑设方舱医院,台北市长柯文哲(图)认为,现在盖已来不及,将会征用大型旅馆。(台北市政府供图)

平心而论,不管盖不盖方舱,也不论要不要封城,台湾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有效降低人群的移动与接触,这已是台湾内部的高度共识。但目前仍有许多确诊者或出现症状者未得到收治,甚至穿梭在家中与医疗院所之间;也有许多台北地区的民众,因为学校改采远距教学,或者公司采行异地办公,而离开台北到中南部或东部“避难”。这些情况都存在着扩散疫情的风险,柯文哲也坦言,疫情可能向其他县市散播。

武汉的防疫模式,在台湾的政治语境与视角之中,因为“反中”意识形态的主导,被视为是失败的负面教材,却也因此忽略了武汉从疫情泥淖中成功站起来的经验。对抗病毒的扩散,并且让确诊者和有确诊疑虑的民众安心、得到应有的安置处理,应该是当下台湾官方从中央到地方都该戮力以赴的。那么,武汉或许不该是台湾的负面教材,它从倒下去到站起来的过程,还是可以汲取出许多借鉴之处。打开对武汉和对中国大陆的“心结”,对台湾抗疫应该是会有所助益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