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论:台湾正在成为第三世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的台湾,正亲身经历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悲剧。

早自4月份起,全台便因降雨不足、政府治水失能等因素,爆发了缺水危机,诸如中部的苗栗、台中等地,皆被迫配合政府“供五停二”的民生限水措施;5月上旬开始,台湾曾引以为傲的“防疫模式”终于泡泡吹破,激增的确诊数、不明的感染源,先是迫使台湾政府承认社区感染的存在,又让台北市与新北市两大重灾区警戒升级,引爆了筛检与抢购的双重恐慌潮;在此期间,台湾又因缺电问题,于5月13日与17日两度全岛无预警大跳电,不少居家隔离民众因而叫苦连天,受灾户达百万之多。

伴随疫情升温,台湾超商、量贩店纷纷祭出包括实联制、限购令等措施,避免民众失序抢购,但双北防疫升至第三级后,上述场所立即涌现大批抢购人潮。(中央社)

而面对治理境况如此崩坏,台湾政府坚以“偶然”之词推诿搪塞,诸如“降水不足”、“民众疏于防疫”、“员工误触以致跳电”等,各部会官员信手拈来、谈噱自若,彷佛一切民间疾苦与己无关,只是各式机率的意外组合;网络侧翼更是大举出动,对民进党政府所言极力护航,并对质疑者群起围攻,形成了“凡言缺电者必死”的风声鹤唳。

如此发展已然玷污台湾标榜的“民主”招牌,却还不是终点。5月17日大陆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表示“陆方愿意尽最大努力帮助广大台湾民众尽快战胜疫情”、“当务之急是去除岛内人为的政治障碍,使广大台胞有疫苗可用”,却遭台湾陆委会回呛“对岸不必假好心”、“只要中国大陆不阻挠,我们就可以更快速地从国际上取得更多可靠的疫苗”,无疑是让事件发展突破了荒谬上限。

大陆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5月17日表示“陆方愿意尽最大努力帮助广大台湾民众尽快战胜疫情”。(中央社)

宁愿“全球挺台” 不要两岸亲善

平心而论,虽说蔡英文政府治下的陆委会风格一向强硬,但眼下的台湾正是疫情燎原时分,陆委会宁可背上草菅人命的道德枷锁,也要强硬“抗中保台”,甚至不惜将疫苗缺货的惨况谎称为“中国阻挠”,显然是经过政府高层允许。

如此作为,大抵不离以下几目标:第一,彻底堵死大陆疫苗借“中央”管道输台的可能,倘若地方县市首长自行洽定购买,便可以“中共同路人”之名,耗损其角逐2022年与2024年大选的能量;第二,台湾本土自产疫苗尽管进度缓慢,但根据政府“最新消息”,将可在今年7月供应施打,以疫苗市场的高垄断性观之,相关厂商自当获利无数,故此时更要竭力减少竞争对手,正如台湾去(2020)年之所以采购德国BNT疫苗破局,也是因其他势力不愿让东洋药品公司代理得利之故

由蔡政府前行政院长林全担任董事长的台东洋公司,一度在2020年10月12日宣布取得德国BioNTech SE(BNT)新冠疫苗的台湾代理权。(中央社)

而除却上述政治权斗、裙带关系考虑,台湾政府还有一更大目标,那便是要以“台湾不需要中国疫苗,因为美国即将援助台湾疫苗”的虚幻之词,来续写“全球挺台”的弥天大谎。长年以来,民进党之所以能如抹黑核电般丑化中国,便是因其提供了民众一种虚无缥缈的新选项:于能源政策是绿电,于对外关系则是“全球挺台”。

在民进党塑造的世界观中,台湾之所以能“被世界重视”,关键乃是“民主的我们站到了反中前线”,并由此开始了无尽的循环论证:欧美为何会“挺台”,因为台湾与其理念相同;然而既然欧美将无条件“挺台”,台湾何以仍会在国际上碰壁?因为“中国阻挠”。换言之,如此话术看似热血,其实不过空手套白狼,“全球挺台”从始至终,都是吸引选票的幌子,不仅难在现实世界发挥效用,甚至会让台湾赔上原有的两岸关系基础。从参与世界卫生大会(WHA)到求取疫苗,惨痛案例比比皆是。

台湾外交部欧洲司司长陈立国表示,“福尔摩沙俱乐部”联名挺台入世卫,连署议员更称,“参与世卫不是地缘政治赛局”。 (屈彦辰/多维新闻)

只要意识形态 不要治理

早自2009年起,台湾便在两岸关系向暖的基础上,以“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名义、观察员身份、部长名衔受邀参与WHA。虽说2016年民进党执政后,WHA便以“一个中国”原则为由,未再发出邀请函,但台湾医疗技术专业人员参与世界卫生组织(WHO)相关会议的门路并未受阻,台湾亦未被排除在世界医疗体系外。

然而民进党不愿放过任何炒作机会。在其对内话语中,台湾因“中国打压”而被世界医疗体系“抛弃”,不仅无法获得相关援助与最新信息,亦无法参与任何WHO会议,为世界贡献台湾医疗知识。而每年的5月左右,更是宣传高潮期,因为WHA即将召开,台湾向来要用欧美各国不痛不痒的表态自我催眠,为“全球挺台”剧本添砖加瓦,例如“法国议会以304:0的票数支持台湾参与WHA”等,尽管最后欧美无一国提案邀请台湾,网络侧翼仍能谴责质疑者“在国际关系中,表态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外交动作”。

法国参议院一致通过“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工作”决议案,成为台湾“全球挺台”剧本的近期素材。 (中央社)

虽说上述画面已极其荒诞,WHA议题也仅是民进党热爱炒作胜过治理的表征,尚不至对台湾构成巨大损害,但疫苗议题便不同。印度于今年3月爆发的第二波疫情之所以如此猛烈,关键便是其过早放松管制,但疫苗施打速率远远落后,以致群体免疫尚在半途,便再次折腰,如今的台湾亦逐步此般后尘。

尽管自2020年起,台湾四处吹嘘所谓“防疫奇迹”,但其一来不愿普筛,在实际数据上自欺欺人;二来疫苗采购进度极为落后,对内管制却松散无比,仅能依靠民众自主防疫与碰碰运气,结果自会迎来“好运用完”的一天,就如缺电的剎那总要到来般。曾经的“防疫模范生”如今浮沉疫海,却还不忘以意识形态炒作疫苗,坚决“区分敌我”,并以“中国阻挠”为欧美的对台冷漠找台阶,转身还不忘喃喃自语“全球挺台”、“欧美疫苗就要来了”,不知究竟是喊给事不关己的世界听,抑或说给疫情猖獗的自己听?

2021年5月19日,台北万华区居民排队等待新冠肺炎病毒检测。(Getty Images)

台湾曾是亚洲四小龙之一,台积电芯片更是傲视全球,如今却身陷民粹政治与治理崩溃的泥淖,放任大好优势逐一腐朽,直将前人心血糟蹋殆尽。不论是对内或对外,民进党政府都是同一套执政逻辑,以荒腔走板的政策服务选票与民粹,只要意识形态不要务实治理,故其可在对外关系耕耘上舍本逐末,持续耗蚀台湾依赖甚深的两岸关系,追求飘若浮萍的“全球挺台”;在对内治理上,更是哪里有票往哪前进,如果台湾不是同时碰上了缺水缺电与疫情,民进党在岛内的独霸地位,恐仍无人能撼。

然而尽管遭受此次打击,台湾的病征仍是深入骨髓。在民粹政治与负面选战的局面下,台湾能源政策空转多年,对内建设一蹋胡涂,政坛更已少有务实治理的讨论空间,就连疫情下是否采用“方舱医院”、引进大陆疫苗,都要被以“反中”激光扫描检视,选战主打议题也非经济政策,而是“国家认同”决战。

2020年10月22日,捷克军方学习中国防疫经验,搭建方舱医院,承担接收新冠患者的任务。然而眼下台湾却因意识形态裹足不前。(Getty Images)

如此境况,像极了不少第三世界国家初独立时,内部强人或政党仅靠主打“反帝反殖”意识形态便能执政,并以此为借口大肆迫害异己,却拿不出象样经济政策与规划,仅能不断依靠冷战框架下的强权援助。但台湾更畸形可笑的是,其将提供自己广大商品与就业市场的大陆打为“反帝反殖”对象,即便对方释出善意欲援助疫苗,仍如遭逢洪水猛兽般,宁可草菅人命也要锁上交流之门。

而陶醉在门内的民粹政治喧嚣中,台湾已步步堕入只有激情、没有治理的第三世界的深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