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疫情失控 逼出中国传统“压箱宝”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5月18日,近期困扰于疫情肆虐的台湾,传出少见的正面消息。台湾本土自制研发可治疗新冠肺炎(COVID-19)的中医药复方-“清冠一号”获台湾卫生福利部同意紧急授权(EUA),最快本周核发临时药品许可证,可望为日益严峻的台湾疫情注入一剂“安心针”。

台湾研发的抗疫中药“清冠一号”在海外热销,卫福部已同意紧急授权。图为清冠一号样品。(中央社)

这款抗疫中药“清冠一号”(清除新冠之意)自卫福部发布“重讯”后,迅速窜上了台湾热搜,不仅投射出台湾民众对于疫情恐慌之下的情绪需求,更反映了台湾新冠疫苗远远不足的现实。

实际上,2020年初台湾本土出现新冠肺炎患者之后,台湾的中医学界与中国大陆一样,开始广泛研究可治疗新冠肺炎的方案,即便了解中医药的特性难以完全治愈患者,但仍持续寻找能与西医并成的治疗方案,以解决、降低医疗体系可能面临的沉重负担。

就在中国大陆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团队发表了《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34例临床研究》之后,位于中台湾的彰化基督教医院也传出以“中西医”合作的方式,利用中药有效阻断病情恶化,甚至有两例台湾患者经中药治疗后非但未往重症发展,出院后也未发生肺部纤维化。尔后,随台湾部分医院扩大使用,越多越多临床数据证明染疫患者皆收到不错的愈后效果,并最终将这套中医药复方称之为“清冠一号”。

根据“清冠一号”研发单位之一的卫福部中医药研究所所长苏奕彰说法,他认为,“中医药治疗瘟疫已有2000年经验”。基于此,苏奕彰等研究团队依据汉代医书《伤寒杂病论》基础,辅以明、清医家的分期治疗药物,再加上2003年治疗非典(SARS)的经验,并参照新冠肺炎的国际论文,发展了这套台湾独门的新冠中药。

值得一提的,中医药常被人诟病因为无法与西医相似的“标准化”,使其“效用”大打折扣或是令人质疑,不但人们越来越敬而远之,更是过去中医沉寂的一大主因。不过,此次“清冠一号”经由生物安全第三等级(P3)实验室验证以后,发现中药复方水煎剂除可阻断病毒复制,还可中和病毒感染力,减少免疫风暴(新冠肺炎患者多因此死亡)发生。正因为“清冠一号”疗效出色,在获得外销许可证后,“清冠一号”进军欧、美、日等14国,在海外刮起一阵“清冠”旋风。

台湾疫情险峻,与人接触的金融业者备妥防护措施,因应突如其来的疫情。(李虎门/多维新闻)

但吊诡的是,“清冠一号”自2020年年中起已获得多国认可验证,但身为研发地主的台湾,却迟迟未打开核可大门更不用说在台贩卖,即便蔡英文于2021年3月“第91届国医节大会”上赞赏“清冠一号”让世界看见台湾,有关部门仍未有所动。

根据“中华民国中医师公会全国联合会”理事长柯富扬此前受访的说法,他指出“卫福部约在1至2个月前就曾同意紧急授权,但当时‘疫情还算平稳’,内销药品许可证一直未核发。”台湾业者的说法,在在证明台湾行政机关从疫情发展至今,只会将“戴口罩”列为首要防疫政策,从而忽视疫苗、药物等可在疫情扮演的关键角色,完全体现民间盛传“怕事的官僚主义”。

显而易见的,今日台湾遭逢疫情突袭,丝毫不留给“台湾模式”任何情面,而台湾社会也正在为政府过度的自信背黑锅。现在,疫情险峻,民进党政府才快速响应“清冠一号”的紧急授权,虽有亡羊补牢之意,但仍有未竟之业,像是药证、药物原料等还需时间备足。也就是,民进党政府一开始若实事求是,步步为营,或许更能早一步防患于未然。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