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的“法外开恩” 高高在上的“特赦”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蔡英文执政五周年的5月20日当天,没有针对执政周年特别发表讲话,反而在原住民族政策上着手,针对5月7日大法官释宪结果仍判定台湾布农族原住民猎人王光禄有罪一案,宣布予以特赦。

表面上,台总统府给予的理由是特赦案“对于政府推动原住民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工作,特别具有意义”,但是在新闻稿的其他部分、涉及“为何特赦”时,则是称王光禄虽然因为狩猎野生动物而触犯相关法律,而蔡英文考量他的狩猎是为供罹病的家人食用,“情可悯恕”。

蔡英文上任后宣示积极推动原住民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图为4月23日台湾原住民族委员会在雪霸国家公园观雾游憩区内办理Skaru流域部落群与国家山林治理机关Sbalay和解仪式,蔡英文出席致词。(中央社)

一来一往的对比,凸显出蔡英文推动的“原住民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工作”跟她对王光禄的“特赦”,在精神上有非常深的矛盾。

根据台湾《特赦法》,特赦得以免除其刑、但不能免罪,换句话说,就是“你有罪、但我宽容地赦免你”,这与“大赦”将罪、刑皆宣告无效不同。这次的特赦案,也就是蔡英文政府选择以单一个案方式免除王光禄刑罚,但并未将原住民狩猎触法的问题真正予以“除罪化”。

可以说,偶一为之的特赦,无法解决体制性问题。尤其,蔡英文的原住民政策核心“原住民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就是明明白白的体制性问题,可别忘了,2016年8月,蔡英文可是大张旗鼓在总统府内成立“原住民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委员会”(原转会)、还公开向原住民道歉。

说穿了,这次的特赦也不过就只是“烟火式”政策。大家看到很开心、很感动,然后还是不断有原住民同胞会因为打猎被抓。民进党政府长期以来只会制造话题,但通常都没办法解决或有效应对问题。别忘了,2016年8月1日“原住民族日”当天,蔡英文就曾代表政府,“首次就400年来台湾原住民族承受的苦痛和不公平待遇,提出正式的道歉”,她甚至亲自担任召集人,“与各族代表共同面对历史课题、对等协商后续政策方向”。

原转会2020年《工作报告书》中,土地小组将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与枪砲条例侦查书类中可资辨识之狩猎地点制成地理空间资讯,发现在 299 笔资料有近 88%皆位在原住民族传统领域内。报告书称,绝大多数的原住民狩猎行为在地点上皆遵循着传统文化与领域观念,而并未恣意扩张形成滥猎。(台湾总统府原转会)

原转会强调要“还原真相、实现正义”、且还要与原住民“和解”,如今在蔡英文执政五周年之际,非但没有在原住民自治区、土地法、自治法等议题上与原住民达成“对等协商后续政策”,反而由她所任命的大法官,在解释王光禄狩猎案时,竟还着重在《野生动物保护法》、《枪砲弹药刀械许可及管理办法》等法条上,根本没有涉及土地问题与尊重原住民文化等“原住民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的核心,而台湾官媒中央社对于特赦,第一时间报道王光禄的反应是“惊喜直问:真的吗?”,这又是何等的讽刺?

台总统府宣称,特赦王光禄对于政府推动原住民族历史正义与转型正义工作,“特别具有意义”,但这种个案式、“免刑不免罪”的正义到底具有什么“特别意义”?恐怕连执政者也说不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