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急冻” 台湾“激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5月以来,诸多“中国元素”成了台湾内部的舆论攻防焦点。

首先,在电力供输议题上,5月13日、17日两次无预警大跳电,引发了台湾的冲天民怨,曾被民进党用以标榜“进步”的“非核家园”政策,在引发百万户一片漆黑后,被凶猛舆论射成蜂窝。然亦有“勇者”逆风发言,直指所谓“停电”、“缺电”抨击,乃是中共与“岛内第五纵队”合谋之果,属于认知战范畴,彷佛跳电不过是多数人的集体幻觉。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主持5月19日首度以线上方式召开的中常会。江启臣表示,蔡英文执政五年,台湾却缺水、缺电、缺疫苗。 (国民党)

其二,在疫苗议题上,台湾眼下疫情延烧、需“苗”孔急,大陆国台办虽于5月17日表示有意提供台湾疫苗,却遭台湾陆委会悍然回呛“对岸不必假好心”、“只要中国大陆不阻挠,我们就可以更快速地从国际上取得更多可靠疫苗”;台湾舆论场亦为此沸腾,部分民众表示接受中国疫苗,但网络侧翼也不甘示弱,“中国疫苗是对台生化攻击的绝妙途径”等论述遍地开花,眼下依旧共识难寻。

平心而论,上述议题根源皆是台湾内部的治理问题,中国更多是扮演了岛内民粹的替罪羊,如此情绪既发源于困境的短期难解,亦有政府转移内部压力的刻意引导。无独有偶,近期的中欧投资协定“急冻”事件,便也在类似氛围与力道催化下,意外成就了某段台湾的疫下狂欢。

大陆国台办虽有意提供台湾疫苗,却遭台陆委会悍然回呛“对岸不必假好心”。图为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微博@国台办发布)

中欧投资协定受挫之由

5月20日,欧洲议会以599票赞成、30票反对及58票弃权,正式冻结中欧投资协定,并要求北京取消对欧盟政界人士以及机构的相关制裁,否则冻结将持续进行。如此变卦,距离协定通过的2020年12月30日,尚不足半年。

闻此发展,民进党政府自是见猎心喜,毕竟眼下任何能炒作“国际挺台”的元素,都会是拯救2022年与2024年大选的浮木;而正为缺电、疫情躁动的台湾舆论场,亦迅即为中欧投资协定的“急冻”开辟了新战线,不少人直接将冻结议案中的一句“欧盟与台湾的区域伙伴的贸易协定不应受到中欧协定牵制”,渲染为“欧盟即将与台湾签订投资协定”,甚至一厢情愿地诠释:中欧投资协定之所以受挫,是因欧盟“迷途知返”,回到了“挺台”的道路上。

2020年12月30日,中欧领导人共同宣布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新华社)

如此理解,既是“台湾中心主义”的世界观勾勒,更意外暴露台湾社会与政坛中,某些与当今欧盟相“呼应”的倾向与矛盾。

要而论之,中欧关系的受挫并非欧盟心血来潮偶一为之,也非前些时日新疆舆论攻防战直接导致,而是欧盟内部三股深层力道的联合反扑:欧洲中心主义思维、内部治理危机、对拜登(Joe Biden)拉拢的积极响应。

首先,中心主义思维从未淡出欧洲视野,只不过不同时期力道有异:大航海时代,欧洲正是挟此自信与发展优势四处殖民、掠夺;眼下欧洲即便衰弱,却仍自认世界文明的发展先锋,对曾遭受侵略的非欧地区,依旧难戒鄙视与不屑的目光。在此脉络下,其不仅难以务实面对中国崛起,更不易以“平等”姿态与中国合作,中欧投资协定自要受些波折。

2020年5月9日,中国武汉发往贝尔格莱德的中欧防疫物资专列准备启程。(Getty Images)

其二,经历2008年经济危机、2020年新冠疫情冲击,欧洲经济雪上加霜,欲振乏力,多国GDP下滑,青年失业率更是普遍暴增。在此境况下,欧元信用因南欧国家的债务问题而千疮百孔,难民问题更在景气萧条下吸水膨胀,撑裂了社会的左右鸿沟。如今的欧盟除却德法两国外,普遍存在基础建设陈旧、福利政策拖垮国家财政的弊病,极右翼政党更是逐步取得政治声量,挑战了固有的欧盟精英政治传统。在此境况下,“反中”成了不少小国政客转移内部矛盾、弥合社会分裂的下下策,德国虽力保中欧投资协定,无奈双拳难敌四手,只能眼睁睁看着欧洲议会的多数暴力冻结多年谈判。

其三,拜登上任后,美欧关系明显回暖。拜登收起特朗普(Donald Trump)“美国优先”的锐利,开始重替欧洲国家承担防务开支,缓解了各国在维系北约与国内福利支出上的两难。见此发展,不少欧洲国家自要响应美国的反中号召,投桃报李。

2015年9月21日,难民在德国法兰克福火车站外乘坐大巴前往临时难民收容所。(新华社)

台欧的真正“呼应”

上述三大脉络交互共鸣、彼此加成,铸成了眼下中欧投资协定的“急冻”,但如此发展并不意味中欧关系的大幅倒退,一来中国已在2020年取代美国成为欧盟最大贸易伙伴,即便中欧投资协定持续冻结,亦无损双方现下的贸易活动。

二来中欧投资协定的通过背景,乃是中国在抗衡美国压力考虑下,以拉拢欧盟为目的、让步利益而成,眼下的“急冻”举措,将对欧洲造成不小损失与冲击。倘若冻结持续未解,德法等大国恐不排除自行与中国洽签新协定,其余国家则平白错失合作机会。

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曾表示“要为投资协定每个字担保”。(AP)

而回顾上述博弈经过,不论是欧盟内政考虑,抑或对外政策调整,台湾所扮演的角色皆是微乎其微,所谓“台欧投资协定”更是镜花水月、空穴来风。然正因台湾与当今欧盟在中心主义思维、治理问题、响应美国号召上意外“呼应”,故而此般荒谬诠释仍具广大市场。

首先,台湾自李登辉以降,便以“反中”来打造认同主体,换言之,台湾什么都能是,就是不能与中国有任何关连。在此思维下,但凡任何国家出现“反中”迹象,皆极易被台湾宣传为“挺台”善意。久而久之,在台湾自我中心的世界观中,自己俨然成了轿辇上的王子,受各国力捧;然细究自欺欺人的各式“证据”,台湾其实比穿新衣的国王还无人搭理。

其二,台湾历年选举已经证明,经济、能源、交通政策根本不具选票优势,唯有“反中”才是万有引力。而民进党以此意识形态发迹、崛起,自是对于话语的操弄、情绪的调度驾轻就熟,故其能在各式场域中玩弄意识形态大旗,即便凌驾专业判断亦在所不惜。眼下台湾最大经济依赖对象分明是中国大陆,民进党政府却偏要舍近求远,浪费大笔公帑投资“新南向政策”,以根本未见身影的“台欧投资协定”诓骗民众,为的不过就是表演“台湾没有中国也能过活”的负隅顽抗,好在下次选举收获更多选票,同时遮掩内部日趋腐臭的治理弊端。

蔡英文2020年10月8日以视频方式参与台湾智库台湾亚洲交流基金会举行之论坛,并称自己上任以来,秉持着“台湾协助亚洲,亚洲协助台湾”的精神,积极推动“新南向政策”。(屈彦辰/多维新闻)

其三,台湾将中欧投资协定受挫,诠释为美欧对中包围网的成形,实是以己度人的自我投射。欧盟确实在响应美国号召下配合演出,但德法等国并未放弃走上自主路线的可能,否则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便不会在冻结之后,仍频繁奔走发声“要为投资协定每个字担保”。而台湾之所以要如此幻想,乃是因其潜意识深层明了,欧美并未真把自己当作伙伴,故其摇旗吶喊得再亢奋,也不过是求而不得的歇斯底里。毕竟欧盟可是在拜登掏钱负担防务后,才配合在此事上做文章;而台湾长年为欧美反华冲锋陷阵,疫情延烧时,却一剂疫苗也拿不到,待遇之差,天可怜见。

眼下的中欧“急冻”不过是漫长博弈下的一次反扑,中国与欧盟的实质互动仍有无数未来可供开拓;反观台湾满怀期望的“激动”,却注定是越走越窄的死胡同,但沉醉在自欺欺人的春风中,台湾自我掏空的步伐,还是走得那么轻盈、雀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