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祸加温台湾疫情 蔡政府骄矜自满造就台湾庶民的凄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升温,台北市民大幅减少外出活动。台北市宛如空城。原先热闹的“台北中山地下街”,受疫情影响,冷清无人。 (吴逸骅/多维新闻)

台湾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升温“惊呆”国际,台湾从“防疫模范生”沦落成了“防疫留级生”,外界对蔡政府的指责与质疑,也随着日益严峻的疫情升温。但一如往常的,民进党及蔡政府不会因此深自检讨,而是指谪批评声浪配合北京散播假讯息,以“认知作战”混淆台湾团结防疫,以巩固台湾内部对于蔡政府防疫的信心。

拜台湾疫情升温所赐,台湾民生经济活动趋缓降温,人们低限度的活动让热闹的台北市宛如“空城”。

有台湾网友上传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地点为观光客喜爱的台湾夜市之一——饶河夜市,热闹的街坊冷清黯淡,近暑闷热也抵不过庶民的心中凄凉。偌大的夜市观光区一片无光,只有一摊贩卖手机用品的小贩,亮起摊贩上的一盏灯,象征一个庶民对于生活的迫切需求,向那无人行经的地方招揽生意。

台湾网友流传一张照片。台北市观光热区“饶河夜市”因疫情缘故,摊贩未如往常出外摆摊,仅有一小贩依旧如常摆摊。一盏灯,象征一个台湾庶民生活的无奈。 (facebook @ 路上观察学院)

针对台湾疫情的“逆袭”,国际媒体早已剖析根本原因:自满、决策错误、缺疫苗、少筛检和红灯区,让台湾落难。蔡政府当局的骄矜自满,后果却是由台湾庶民承受。

疫情逆袭,人祸使然。

西媒:自满让病毒攻破台湾抗疫防线

西媒彭博社(Bloomberg)刊出报道,指出“自满让台湾未能跟上全球防疫步调”。台湾在短短一周爆出逾千例本土确诊案例,已逼近过去一年半以来的确诊总数。因为“过去防疫太成功”,导致台湾除了靠“围堵”防疫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防线”, 很少进行新冠筛检、没有积极监测未被发现的感染病例,“疫苗接种数量趋近于零”。也由于台湾全体上下沉醉在“全球最成功”的成就里,台湾的社会和政府单位都“高度自满”,“新冠肺炎似乎只是外头世界的事情”。

彭博社甚至分析,台湾的本土病例在短短几天内从零急速增加为4位数,“这显示未被发现的感染已经存在好几个月”。台湾与其他几乎没有本土病例的国家一样,疫苗接种的进度远远落后欧美,这是台湾现阶段防疫最主要的缺口,甚至可能让台湾陷入与新加坡、香港等地区的“开了又封,封了又开”的恶性循环。

疫情当中,蔡英文政府的治理能力面临严酷考验。(中央社)

国际防疫专家因此建言,台湾不应该再限制大规模检测,并且要积极引进、施打疫苗。

英媒BBC认为,“蔡英文的治理能力正受到严厉考验,台湾政府对新冠疫苗的采购效率与速度也受到质疑”。

图为台积电标志。西方媒体“彭博社”认为,台湾疫情恐让全球半导体供应陷入危机。(Reuters)

台湾疫情恐演变成“世界芯片危机”

彭博社5月24日刊出报道“除非台湾获得疫苗,否则世界的'芯片'(chips)供应正处于危险之中”(World's Supply of Chips Is in Danger Unless Taiwan Gets Vaccines),指出台湾因缺乏疫苗而付出了代价,确诊病例激增,“有可能引发封锁”。在台湾成功避开新冠肺炎的第一波疫情之后,台湾政府现在面临着医疗紧急状况,迄今为止,台湾只有大约1%的人口接种疫苗,这具有破坏主导台湾经济的半导体产业之“潜在危险” ,也严重影响本就相当吃紧的半导体全球供应。

由于台湾政府持续回避是否接受大陆疫苗的议题,若无法在其他地方采购到足够的疫苗,将会出现更多的芯片短缺,可能长期侵蚀台湾在半导体领域的竞争优势。

据报载,台湾的困境说明了在中美紧张关系交汇的情况下台湾的战略性却也脆弱的地位。疫情大流行之际,“干旱引发停电”(The pandemic comes just as a drought triggers power outages),加剧了台湾经济的不确定性,被认为全球表现最佳的台湾股市暴跌。而美国被认为是“台北民主政府”( Taipei’s democratic government)的盟友,也是台湾出口的大买家,台导电生产的芯片占主导地位。并提醒小心大陆的迎头赶上。

台湾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升温,台北市民大幅减少外出活动。台北市宛如空城。从台北市交通枢纽“台北车站”往观光热区“中山地下街”的路上,一名街友落寞的坐在木头造型的长椅上。 (吴逸骅/多维新闻)

分析:抗中是虚的 防疫是实的 庶民活不下去是真的

除了台湾疫情导致的“半导体危机”外,西方媒体看不见的是:台湾庶民的凄凉。

蔡英文政府浪费了整整一年,台湾防疫未能超前部署,素质优良的医护人员,以及团体意识强烈的民众所守住的疫情,成为蔡政府自吹自擂的“大内宣”,也向国际宣传台湾防疫如何做到滴水不漏。疫情卷土重来之际,蔡政府先是责怪民众“太过松懈”,随后又将责任甩给中国大陆,声称北京趁机对台展开“认知作战”,散播虚假讯息,动摇台湾防疫团结。似乎蔡政府的防疫措施依然如宣传的那般完美无瑕,无奈外力因素太多,防不胜防。

台湾化学兵捷运站消毒作业。(吴逸骅/多维新闻)

于此同时,台湾网路的“特定人士”亦展开“情绪勒索”作战,纷纷要求台湾在野党及有关专家、人士等,停止批评台湾防疫指挥官陈时中,并辅以“如果陈时中是你的父亲,你忍心看他受到批评吗”等语,要求全面配合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的指示防疫,甚至有人理直气壮的表示,蔡政府能让台湾延迟一年爆发已是德政,似乎让民众安居乐业并非政府的职责,而是应该感恩的施舍。此类既理盲、虚幻且滥情的言论从不绝于网路。

然而,依照华人社会集体主义的习性,疫情爆发后大部分台湾人多会自动自发的戴上口罩,配合疫情指挥中心的指示,减少外出活动。关于“体谅陈时中”等言论所暗示的“不服防疫指示”、“扯后腿”等情况虽会偶发,但并不常见,充其量也不过是绿营用来推诿卸责、博取同情之词。

蔡英文、陈时中乃至台行政院长苏贞昌,再到整个蔡英文政府,之所以被人批评,是因为其防疫的骄矜自满。 “台湾不需要疫苗”的荒唐言论曾多次在绿营政客中脱口而出,从5月中旬台湾疫情再起至今的各种情况观之,蔡英文政府似乎未曾假设过“万一台湾又现疫情”的可能性,彭博社所称的“疫情已于台湾存在好几个月”,正是对蔡英文政府防疫松懈的最佳叩问。

而最该被关注的是:台湾疫情之后的“百废”,“待兴”还不见踪影。蔡英文政府的防疫松懈了,然而松懈的苦果,是由台湾庶民们承担。

台北市跟新北市的疫情重灾区恰好属于高租金地段。疫情期间,商家难以营业,或必须换个方式营业,都直接影响了收入,开始有“断头撤租”的呼声。疫情持续时间犹未可知,时间倘若拉长,商家陆续撤出商圈,届时又可能会是一股“疫情失业潮”。

此外,台湾的小贩亦深受疫情影响,这群做生意的小贩被认为是蓬勃的“地下经济”一环,台湾官方长年未能掌握全貌,统计技术上也很难掌握完全情况,饶河夜市的孤单小贩仅为冰山一角。

在光芒照进不了的地方,其他“逐夜市而居”的流动摊贩面对疫情肆虐,正勒紧裤带过日子,盼望疫情风暴过去的黎明再临。

只不过,疫情并没有让蔡政府变得谦卑,疫情已然发生也不觉理应“罪己”,疫苗抵台之日遥遥无期,台湾真正的完全解封之日也在未定之天。

生活艰难的台湾庶民们不懂何谓“抗中保台”,也不懂什么是认知作战,跟生活拼搏的他们做不了生意、赚不了钱,才是他们最能实际感受到政府失能的“冷风凄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