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疫苗迷航】绿委“怪力乱神” 台湾与疫苗三次失之交臂 [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疫情延烧迄今,失控的疫情,促使民众日益关注为何疫苗取得会如此缓慢,若是回顾2020年以来的疫苗采购政策,则在众多欧美疫苗当中,台湾与德国BioNTech(BNT)疫苗的爱恨纠葛,相当具代表性地勾勒出台湾疫苗采购的问题。

事实上,一开始台湾的目标是自制疫苗。早在2020年2月17日,高端疫苗公司即宣布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签约共同开发新冠肺炎疫苗,但是台湾研制疫苗的进度严重落后,该年9月中旬以后,陈时中等人几乎不再提到2020年底能够紧急授权使用自产疫苗的说法,外购疫苗显然已成唯一选择,然而,若单论BNT疫苗的采购,台湾却发生了三次“失之交臂”的荒谬现象。

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右)在疫苗采购中扮演关键角色,但他的说法多变、态度也模糊,决策过程当不透盟。(Facebook@周玉蔻)

第一次失之交臂:2020年11月东洋代理破局

2020年10月12日,台湾东洋药厂(董事长为台前行政院长林全)宣布将代理BNT疫苗,却在不久后枯苗不望雨、彻底破局。对此,台湾“中华民国防疫学会”理事长王任贤曾向多维记者表示,卫福部早在7月就已与BNT、辉瑞洽谈疫苗采购,但是BNT疫苗的大中华区销售是由上海复星公司负责,而“陈时中又把话给讲出来了(指不进口中国大陆疫苗),结果就谈不下去”,最后由东洋出面协商。

王任贤说,东洋确实不负使命,把BNT疫苗从上海复星之中拉出来,直接跟BNT签约、回避掉了陆资争议,“我们是打BNT的合同,BNT再跟上海签的”;而冷链问题上,东洋也愿意出资负担,让施打的布局更为全面,“一开始协议是说提供120个点,最后全面要施打的话,可以到800个点”。整体来看,东洋公司争取到的条件并不差,售价上也不错,“早点要买到预售价,那个价格会很好,好像20几块样子,现在再去买40几块”。

但中间的交涉不如外界想像得顺遂。王任贤透露,过程中由于有民进党立委在那之前联系了香港厂商来台与辉瑞接洽,因此在东洋跟卫福部、BNT双方谈好后,另衍生出疫苗市场是否要分散的争论。王任贤认为,“当初会这样搞,就是不要让东洋拿到独家,跟流感疫苗要‘分散’的概念一样”,结果东洋合约原订的3,000万剂降为200万剂,考量包含冷链在内的成本提高,东洋当然不签。

东洋代理案在2020年11月初正式破局后,卫福部与东洋互相指责,前者说后者没有出具正式授权文件及合约草案、后者则说前者不愿保证价与量导致破局,甚至林全还出面痛骂卫福部“是在吃我豆腐”,事件也就不了了之。

第二次失之交臂:2020年12月底陈时中的“口袋名单”

2020年11月22日,陈时中先是以非常神秘的口吻宣告,“口袋有一些疫苗的名单”。迟至2020年12月中下旬,政府却都没有公布自行洽购的疫苗内容,就连病毒学专家施信如也向多维记者表示,“疫苗购买的进度比较让人看不懂”、“是我一直困惑的问题”。

除了王任贤、施信如等专家学者外,台湾前疾病管制局长苏益仁也曾向多维新闻表示,疫苗采购最大的问题就是时间点都不确定,原因在于,迟至2020年7月底政府知道自制疫苗难以完成时,“才急着去采购”。(李虎门/多维新闻)

到了12月30日,陈时中才进一步宣布台湾采购疫苗的信息,但其中尚未公布药厂的500万剂是否由BNT疫苗“复活”?陈时中迟至2021年2月17日接受电台专访时才首度回应,500万剂疫苗确是和BNT洽购,“但在签约走到最后一步时,却遭对方突然喊卡”,陈时中声称,是因为“有人不希望台湾太高兴”,才迟迟未公布后续消息。

然而BNT发言人接受西媒路透社(Reuters)访问时,却回复该公司正在计划向台湾提供疫苗,并强调该公司致力在结束全球疫情的大流行,向台湾提供疫苗,是对全球承诺的一部分。

所以这次的BNT采购计划,最后又在陈时中不明不白的表态中,失之交臂了。

2020年底,民进党政府才比较清楚揭露采购疫苗途径与实际数量,但BNT疫苗仍是谜。(多维新闻)

第三次失之交臂:2021年5月24日“王定宇之梦”?

在东洋事件与500万剂事件后,近期台湾疫情延烧,民众需求孔急,疫苗采购压力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再度降临蔡英文政府身上,此时代理大中华区BNT疫苗的上海复星公司董事长吴以芳再度向台湾表示愿意提供疫苗,但是陈时中仅回应药品输入须经审核程序,“目前只是各界频频放话,卫福部根本没收到任何人前来申请”。言下之意,是卫服部不会主动跟上海复星洽谈,需要“有人来申请”。

其实也不是“无人申请”,只是民进党中央政府态度实在过于模糊,完全没有提到有人申请后会如何审核的问题。例如,金门县与连江县已多次呼吁民进党政府跟中国大陆购买国际核可的疫苗(不限大陆疫苗,也包含BNT疫苗等“代理疫苗”),但是陈时中仅选择性针对大陆自制疫苗回应,称“很难啦,以有限数据与资料分析,大家对中国疫苗都不是那么有信心”。

而台湾大企业鸿海集团也传出曾向卫福部询问、希望能引进上海复星代理的BNT疫苗,但卫福部仍然没有发布相关信息。对此,鸿海集团仅表示,一切依疫情指挥中心公告为主;若能为台湾防疫尽份心力,鸿海愿全力协助。

不过这波呼吁的声浪,到了5月22日民进党立委王定宇却以“定宇做了一个梦”为题、在脸书(Facebook)上暗示上海复星之所以有意提供台湾疫苗,是因为BNT在香港的产品(香港称为复必泰)品质不佳、港人不愿施打,且已经濒临过期、才急着向台湾兜售,王定宇更暗指,近期很多蓝营重量级人士呼吁台湾购买BNT疫苗,背后是中共在动员,要将香港剩余疫苗“报废变暴利”。

民进党立委王定宇的梦,再度掀起BNT疫苗政治争议。(吴逸骅/多维新闻)

但是王定宇意有所指之余,却没有提到,复必泰疫苗与国际通行的BNT疫苗一样,都是在德国生产,只要没到期前,都是有效的,更遑论其“品质”,早已获得国际肯定、在香港施打率也高于另一款科兴疫苗,而不是所谓的“品质不佳、港人不愿施打”。再加上根据《香港01》报道引述港府新闻处资料指出,2021年2至5月共有326.3万剂复必泰疫苗到港(其中两批次涉及包装瑕疵而退回德国药厂),而当局指复必泰的有效期为抵港后3至4个月,因此最新一批抵港疫苗的效期应为今年9月,王定宇所谓“真实有效期只到2021年6月,640万即将报废”的说法缺乏根据,且若要这么说的话,民进党政府欢欣鼓舞引进的AZ疫苗才更是“即期品”。

从2020年至今,民进党反对任何透过上海复星引进BNT疫苗的方法,甚至使出“认知作战”,其实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三次折腾下来,受苦的最终还是台湾人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