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疫情︱当“拆篮框”也成了台湾的防疫措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进入新冠疫情“第三级警戒”,郑文灿“拆篮框”当成桃园市减少群聚的防疫措施,引发负面批评。(facebook@郑文灿)

台湾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没有缓和迹象,最能缓解疫情的疫苗至今仍无具体下文,最能找出隐形感染源的“普筛”至今仍在“研究中”,疫情热区的大量快筛,曝出检测能量不足短板并衍生出“校正回归”新问题,种种让人感到烦躁的新闻报道中,“拆篮框”成为民进党籍桃园市长郑文灿宣布最新的防疫措施,为近期低迷的他创造不少声量。

简述下“拆篮框”变成“防疫措施”的前因与后果。

台湾的疫情自5月15日出现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80例后,新北市、台北市率先进入“第三级警戒”状态(主要措施为户外应全程带口罩,避免不必要移动,停止室内超过5人、室外超过10人聚会与社交活动,自我健康检测)等,后因疫情持续升温,5月19日疫情指挥中心宣布“第三级警戒”范围扩至全台至5月28日,5月25日宣布“第三级警戒”实施日期延长至6月14日。

在指挥中心宣布全台进入“第三级警戒”后的5月21日,郑文灿即宣布要拆除桃园市内所有室内、室外球场球框、网具,并大张旗鼓的亲自带领媒体、工作人员“拆篮框”,果然因此攻上主流新闻频道,并在网络上引发讨论,不幸的是,负面声量远大于正面。

对于郑文灿的批评主要在于批评他“秀过头了”,或是指他“拆篮框是为避免群聚,带记者拍拆篮框已造成群聚”的标准不一。对他高调宣布“拆篮框”的分析,则指向侯友宜、柯文哲,因为两人许多防疫措施都早中央一步宣布,包括不准容易有不特定人群聚的有女陪侍店、游艺场等八大行业营业;建议中央应尽早宣布新北市、台北市为“第三级警戒”区域等,因此博得不少声量与正面肯定,曾是“后蔡英文时代”声望最高的民进党人,郑文灿必须有所作为,但他选错了战场。

台湾疫情升温,金门县长杨镇浯争取在机场设置快筛站,要求返金民众提供核酸检测阴性证明,都被 疫情指挥中心判定违法。(中央社)

必须帮郑文灿稍稍平反一下,在台湾疫情险峻情况下,把握机会宣布“因地制宜”防疫措施的地方首长,郑文灿并非特例,再者,“凡事皆可秀”本来就是民选政治人物的常态。

例如离岛金门要求旅客搭机入境前应提供3日内新冠肺炎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台中市规定无论有无群聚,包括饮食在内「户外」一律不准拿下口罩;台南市则严令所有餐饮店不准内用,无论其是否符合“室内不准超过5人”规定;金门、南投更扬言将自寻管道采购疫苗供县民施打,挑动蔡英文以降所有民进党政治人物的最敏感神经。

总之,各项“因地制宜”的标准都比疫情指挥中心规定更为严格,以彰显“父母官”为县民着想的用心,就算是金门的规定形同将台湾当成“境外”而被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认定违法而取消,但金门县长杨镇浯仍坚称那是因为金门仅有4间负压隔离病房,医疗能量明显不足的不得不为,理直而气壮,县民对他的支持想必易高难低。

因此,郑文灿宣布新的防疫措施争取民心、网络声量本来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他“选错战场”。一则“拆篮框”对“防疫”并无直接帮助,至多只能“减少传播”“金刚手段”用错地方,自然无法彰显其“菩萨心肠”;其二,郑文灿被期待是蔡英文之后的可能接班人选,却只能宣布“拆篮框”当成新防疫措施,蔡英文政府在采购疫苗、建置筛检能量、集中检疫场所及医护、支持能量有所不足的短板反而更加被凸显。

郑文灿桃园市长任期也将届满,下一步会坐上什么位置备受关注。(中央社)

试想,如果不是种种防疫措施、整备能量不到位,以郑文灿将桃园市从蓝天变绿地的战功、多次获“五星首长”荣誉、支持度长久居于高档的成绩,能沦落到将“拆篮框”这种枝微末节小事当成“防疫措施”?

郑文灿应该要想一想,从政的初心是否是为民喉舌、解决民瘼,台湾疫情升温是事实,台湾疫苗采购量不足以让疫情降温,且美国“支持台湾取得疫苗”目前为止只是口惠也是事实,上海复星公司“代理”的BNT疫苗是“德国血统”更是事实。

以郑文灿过往累积的人望及相对“中性”看待北京的立场,若能在台湾疫情最严峻时刻,将所有“事实”说清楚并使之成为台湾的“防疫措施”,将蔡英文因为“人为障碍”造成的破口补上,相信“拆篮框”的负面声量,很快就会被“敢说实话”的正面声量掩盖成为过往云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