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半导体走钢索 “合肥模式”值得台企在陆发展借镜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2018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大陆发动关税战以来,台商对中国大陆的总体投资额就出现了较大的滑坡,2018年尚有约85亿美元,2019年滑落至约42亿美元,2020年则约为59亿美元。美国不断的将对中国大陆的打压,从关税战一路升级至贸易战,至今日成为科技战,并且对中国大陆实施先进芯片的断供,台湾作为世界上芯片产量最大的地区,自然难以置身事外,原有对中国公司供货芯片的台企担心被美国“开刀”,纷纷检视自己的供应链是否符合美国的法规,以避免之前曾出现过的天津飞腾事件降临到自身。

美中贸易两国的贸易冲突,一路从关税战升级到贸易战、科技战,夹在其中的台湾难以置身事外。(VCG)

台企在中国大陆还有什么机会?

与此同时,中国大陆亦在加强自身的芯片供应链,在2020年,除了中芯国际火速过会回A外,各地也冒出不少转行做芯片、搞半导体的,掀起一股“大炼芯”,但是这些企业多半水分不少,例如声称取得了阿斯麦尔(ASML)极紫外线(EUV)光刻机,并且聘请台积电老将蒋尚义担任CEO的“武汉弘芯”,就爆出了将光刻机抵押给银行,空手套白狼割了武汉市政府韭菜的事件,而同一批人还爆出在山东省成立了“济南泉芯”,用类似的套路再来一次空手套白狼,这两起事件无疑对中国大陆的半导体自主大业造成了伤害。

武汉弘芯号称取得阿斯麦尔的EUV光刻机,并聘请了蒋尚义为CEO,一度被看作是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新希望,但最后却是烂尾收场。(武汉弘芯官网)

对于中国大陆来说,在芯片制造这个领域短时间内还是离不开台湾。而对台企来说,尽管在中国大陆法规日益完善的情况下增加了不少投资及营运成本,美中两国的冲突升温也让不少台企对中国大陆采取避险行为,将部份的产业链转移至其他国家。但是总体来说,中国大陆民众的消费能力增加,仍是台企不愿放弃的市场;中国大陆的人力素质提昇,基础设施完善,令台企难以将产业链完全移出中国大陆;并且在大陆的资本实力逐渐强化的情况下,也不少台企谋求在A股挂牌。

富贵险中求 台海两地都挂牌的力晶科技

利字旁有一把刀,当然也有一些台企“艺高人胆大”,在台湾政府逐渐将“红色供应链”视作威胁的情况下,反而反其道而行,主动打入“红色供应链”寻求机会,并且在两岸的股票市场都有挂牌,两岸的钱都赚。此前力晶科技麾下的力晶积成电子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力积电),在台湾苗栗县铜锣乡,举行由蔡英文剪彩的晶圆代工厂动土典礼,预计要在今(2021)年的9月至10月左右在台股市场上市;而在近日,力晶科技在2015年与合肥市政府合资的晶圆代工企业,合肥晶合集成电路公司(晶合集成)向上交所提交了招股申请书,打算在科创板上市。

力晶科技麾下的力积电将在台湾苗栗县铜锣乡建设晶圆代工厂,蔡英文出席了该项目的动土典礼。(台湾总统府提供)

晶合集成此次上市打算募资120亿人民币(折合522亿新台币),用以在合肥新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建设新的12吋晶圆代工厂,该公司目前已具备150奈米至90奈米制程的技术,而这座新的晶圆厂将进行55奈米制程的产品研发,主要用于液晶面板、手机及消费电子产品等领域。

而截至招股书签署日止,晶合集成的前三大股东为合肥建投(31.14%)、力晶科技(27.44%)、合肥芯屏(21.85%),并且也得到了美的集团的投资。而晶合集成是中国大陆次于中芯国际、华虹半导体,第三大的晶圆代工企业。

合肥模式:中国最牛风投机构

中国大陆生产白色家电的一线基地,主要集中在山东省青海市与广东省佛山市,而位于安徽省的合肥市则只是二线的白色家电生产基地,其产品主要以在中国大陆内销为主,但是合肥市政府透过一系列激进但又不失审慎有序的战略投资扭转了局面,被中国大陆网民赞誉为“中国最牛风投机构”。

合肥市政府被网民称作“中国最牛风投机构”。(Wikiwand)

2008年,合肥市引进了京东方的6代面板产线,给当时在一线城市不敌国际企业的京东方打了一针强心剂,京东方的工厂给合肥带来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其面板也不负所望的“为国争光”,广泛运用于合肥的智能制造工厂及医院等,并结合其生产的家电产品中,而其技术完善了合肥的产业链,巩固了合肥市政府下一个赌注的胜算。

2017年,合肥市政府协同兆易创新,合资成立了合肥长鑫,专攻DRAM(动态随机存取储存器)的研发生产,这一项目让合肥市取得了半导体领域投资的成功,也让中国大陆在一定程度上有了自研自制DRAM的能力。

2020年3月,依靠先前的投资而拥有丰富产业链整合经验的合肥市政府,宣布投资蔚来汽车,将其从破产边缘拉回来,吸引其落户合肥,并且之后也成立Neo Park园区(新桥)项目,在蔚来汽车作为主要使用方的情形下,进一步整合其产业链,试图在电动汽车这一领域取得优势地位,以及推动产业升级。(延伸阅读:蔚来汽车能否从“中国的蔚来”蜕变成“世界的蔚来”

合肥市政府看似激进的投资并非无的放矢,而是立基于对自身的产业特性有详细的了解,审慎的吸引能够提昇自家产业链的企业进入,对其扶植壮大,这些企业壮大之后除了给合肥市带来税收及提昇GDP外,也给合肥是的产业规划带来新的机遇,另其拥有足够的胜算继续进行下一个战略投资,并且也整合现有的产业链,带着企业打“总体战”。

晶合集成为中国大陆境内第三大的晶圆代工企业,仅次于中芯国际及华虹半导体。(晶合集成官网)

而力晶科技与合肥市政府合资的晶合集成,恰好能够提供当地企业生产所需的芯片,有助于进一步缓解当前的芯片荒,而晶合集成的晶圆厂落地,对中国大陆打造去美化的半导体产业链亦有所助益,并且也有助于提昇中国产的半导体设备的使用率,其回馈的数据亦能推动半导体设备产业链的发展。

力晶科技的董事长黄崇仁尽管过往有不少争议,其激进的“炒股”功力也让股民又爱又恨,但是也展现了“走钢索”的能耐,在两岸分头押注的同时也积极进行资源整合,晶合集成在中国大陆受到官方注目,而力积电也得到蔡英文政府的重视,而企业在两面风光两头赚的同时,也在双边都带动了产业发展,这种借由将“合肥模式”当作资源条件,来拉动两岸半导体产业合作的精神,不正是一种互利互惠,应当给两岸的政府、企业及民众当作典范的模式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