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力拼疫苗自产 孤注一掷“高端疫苗”难救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的疫情形势益发严峻,尽管相较如欧美、印度、中南美洲等国来说,其染疫数据看来相当轻微,但是眼见此前作为“模范生”的心理防线日渐瓦解,还是造成了人心浮动,另方面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在每日记者会上大搞染疫数据的“校正回归”,也暴露了当前的数据之所以轻微,是因为筛检量能不足遇到瓶颈的状况,因而民众对于施打疫苗的呼吁也愈发猛烈,但是疫苗的处理上却是民进党政府一直不敢直面的环节。

不敢面对,正是因为采购疫苗数量极其稀少,与民进党政府此前吹嘘的“超前部署”差距甚大,尽管近日陆续有40万剂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到货,15万剂的莫德纳(Moderna)疫苗也已在途中,但要让台湾约略2,300万人口中的60%能够完成接种达到群体免疫效果,实属杯水车薪。

民进党政府引进疫苗速度牛步,被质疑是在给台湾本土药厂“护航”。图为蔡英文访视台厂高端疫苗。(台湾总统府提供)

另一方面,各界也有声浪质疑民进党政府想要给台湾自产疫苗挪腾市场空间,以让参与早期投资的绿营大老得以从中牟利,日前国民党籍的前立法委员陈宜民就公开质疑,民进党想要给台产疫苗厂商之一的高端疫苗护航,助其拔得头筹,因而不惜拖下联亚生技、国光等台湾疫苗厂的后腿,并指控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持有大量该公司的股票。

至于高端疫苗最终是否真能产出疫苗,帮助台湾渡过此次疫情威胁,台媒《经济日报》提出分析,指出了三大担忧:一、台产疫苗目前仅在临床二期阶段,能否在6月份通过不无疑问;二、目前观之至多仅能做完临床二期实验,之后难以取得国际“疫苗护照”;三、台湾境内的财务、人力难以负担临床三期所需的条件。

蔡英文“信心喊话”给疫苗实验成功“挂保证”?

《经济日报》首先指出,蔡英文在5月13日的国安高层会议后宣示,台产疫苗已进入临床二期的收尾阶段,预计7月底可以供应第一批疫苗,但各界普遍认为此为信心喊话,台湾医界更是对此出现反弹声浪,认为这样的宣示只是为台产疫苗的实验结果“挂保证”。

蔡英文日前在国安会议上进行“信心喊话”,给高端疫苗订下了7月底的期限。图为蔡英文访视台厂高端疫苗。(台湾总统府提供)

医界的反弹质疑不无道理,新药研发极其困难,即便以数百位研发人员及数亿新台币的资本投入,临床实验解盲结果公布之前,没有任何人敢保证实验一定成功。美国的默克药厂(Merck KGaA)和法国的巴斯德研究院(Institut Pasteur),在今年1月26日宣布共同研发新冠疫苗,但是临床结果却不如预期而终止计划,美国的礼来药厂(Eli Lilly and Company)则在去年(2020)宣布停止新冠药物的临床三期实验。要知道,默克和礼来都是在国际上掷地有声的新药研发大厂,巴斯德更是世界级权威的疫苗研究机构。

台产疫苗只完成加强版临床二期 难走出国际

此外,陈宜民亦提出质疑,称台产疫苗仅完成临床二期实验就可申请EUA(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紧急使用授权),但在其他国家即便拿到EUA,也仍需完成临床三期实验,倘若未来其他国家推行疫苗护照,是否承认台湾只有做到临床二期的疫苗,不无疑问。

高端疫苗当前仍在进行加强版临床二期实验,但是未来能否有足够的能力及资源进行临床三期,以及未来疫苗能否取得国际疫苗护照认证,不无疑问。(美联社)

高端疫苗的临床二期主持人,台大医院感染科医师谢思民表示,一般的临床二期受试人数为300至800人,高端疫苗则收到了4,000人,但他也强调这个疫苗的目的是为了即时控制台湾疫情,目前没有足够的资源能做到临床三期,拿到国际疫苗护照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台大医院临床试验中心主任陈建炜也在3月份投书,表示反对让台湾民众接种只做完临床二期实验的疫苗,他强调台湾的临床二期实验,是在接种后观测免疫系统产生的中和抗体及细胞反应,以这项“替代疗效指标”来检验实验结果是否合格,与欧美先进国家以“是否确实改善症状”大相迳庭。

对比去年俄罗斯完成“卫星五号”(Sputnik-V),并宣布上市该疫苗时,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冷言到该疫苗仅完成临床二期,安全性有疑虑,此次陈时中对于难以完成临床三期的高端疫苗的产品,是否也会如此担心“安全疑虑”呢?

资源及财务负担不起 难以完成临床三期

《经济日报》也观察到一些现象,近来台湾染疫人数迅速上升,有部份媒体人表示台湾病人数量已足够,应可进行临床三期实验了,但是谢思民对此则持保留态度。临床三期实验需要上万人进行实验,但是这上万人中有一半是施打并无疗效的安慰剂,这些受试者通通都不能在实验期间去接种其他疫苗,而且也必须在解盲之后才能得知自己是不是被接种安慰剂,在这一前提下,要在台湾境内募集到足够的受试者,难度极高。

另方面财务也是大问题,海外国家的人体临床实验的执行,美国是每位受试者3万美元,其他地区也保守估计是每位1万美元,而临床三期最少需要1万名受试者来执行,因而最保守的估计就是最少需要1亿美元执行,以台湾的药厂的规模来看,要在海外进行临床实验,没有当地国的政府补助,是难以进行的。

而台湾政府在2020年编列的疫苗预算,亦难见到乐观的曙光,其“纾困3.0”方案第二次追加预算仅新台币2,100亿元(1美元折合约28元新台币),其中台湾卫福部的防疫经费仅有新台币383亿元,疫苗只有136亿元,其中20亿用于台产疫苗研发。而对比美国政府对疫苗厂的投资及预先采购,截至2020年12月中旬就达到了124亿美元的规模。

当前辉瑞、莫德纳等新药研发大厂皆已开发出新冠疫苗,其他的中小型疫苗厂是否还可能有机会,在国际上进行3万至4万人的跨国临床实验,是个大问题,而台湾的疫苗厂能否比照这些国际大厂开发出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也蒙上大量的不确定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