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魔数师”:台湾消失的确诊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前台湾新冠疫情日趋严峻,自从5月15日本土确诊案例首度破百来到180例以来,台湾每日的本土确诊案例皆破百位,国际媒体把2020年“防疫模范生”的台湾“下调评级”,可谓翻脸不认人,原本赞誉台湾防疫标线优秀者纷纷改口“早已知道会如此”,甚至持有相同“自由民主价值”的友好国家澳大利亚,在墨尔本市再度封城时,也在公告明写是“为了避免跟台湾一样”。

琳瑯满目的统计项目

台湾官方发布的确诊病例数,对比欧美、中南美洲与印度,染疫总数、病例增加数和死亡人数确实远低上述国家地区,当然这样的“轻微”必须创建在两个大前提之下才能够成立:台湾官方的数据确实可靠,以及台湾有能力、有办法获取足够疫苗。在疫苗取得这方面,台湾着实给西方欧美国家吃了豆腐,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处长郦英杰(Brent Christensen)一句“台湾确诊人数相比全世界仍算低”,向台湾人表达“你们自己加油”的意思,让台湾民众寒透心底。台湾的确诊人数低着实是“自找的”,但细思极恐,台湾的确诊人数真的很低吗?

美国在台协会处长郦英杰称“台湾相较其他国家确诊数仍低”,引起台民众不满。(Facebook@美国在台协会 AIT)

为了因应疫情,台湾成立了由台湾卫生福利部带头领衔的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简称指挥中心),由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担任指挥官,每日下午14时召开记者会,向媒体发布工作情形及疫病情况,而其中可以看到一些不明所以的统计数据,例如“敦睦舰队”、“航空器”,近来疫情扩散后,也增加报道了“万华活动史相关”、“茶艺馆相关”、“某社团(指狮子会)相关”的统计数据,并且详细报告死亡案例有哪些慢性疾病等。

这些项目中,“敦睦舰队”指的是台湾在2020年发生了在帕劳执行敦睦外交的“磐石舰”官兵染疫,回台湾后登陆高雄活动,一度造成恐慌,时任高雄市长韩国瑜一度准备进行封城兵推和实施普筛,但被陈时中强行阻止而未果。当时陈时中为了“不让本土出现社区感染”,而划分出了“敦睦舰队”这一分类,这或许注定了日后的统计数据将会为了“政策需要”,而出现更多奇怪的分类。

统计项目的功能:分散焦点

台湾舆论认为,当前的疫情始于今年5月8日,桃园的“诺富特饭店华航机师混居事件”,诺富特饭店未依规定将染疫机师与一般旅客分流,混居造成大规模感染,而民进党籍立委范云,推动了给华航机师大开后门的“3+11日隔离政策”,让华航机师的行踪更加难以掌握,从而引爆了疫情。

诺富特华航桃园机场饭店发生群聚感染,桃园市政府清洁稽查大队及台军进行周边环境消毒。(中央社)

但是台湾从中央到桃园市的地方政府,没有人愿意为这件事情背锅,对于华航及诺富特饭店的惩罚,也只是高举轻放,而“溯本追源”则是导向另一个方向,极力避免让事件在被视作民进党“储君”、桃园市长郑文灿的地盘上继续延烧。不过在今年1月期间,桃园市亦发生“卫福部立桃园医院事件”,彼时陈时中为了压抑信息,故作神秘的将该医院称作“北部某医院”,令想要自主防疫的民众摸不着头绪,而算上这一次,桃园市等于是两度成为疫情破口。

民进党籍立委范云提出“3+11”隔离措施被认为是造成此次台湾疫情的祸首。(多维新闻)

被相中的“背锅”地点则是台北市的万华区,指挥中心有意将疫情的散布归咎于狮子会的成员,在万华区的“阿公店”、“茶艺馆”等声色场所进行“人与人的连结”后,四处移动所致,因而“万华活动史相关”、“茶艺馆相关”、“某社团相关”等项目频繁出现在记者会及新闻稿中。只是陈时中这次试图向郑文灿转移责任踢到了铁板,台北市长柯文哲及新北市长侯友宜迅速展开防疫行动,逼迫此前“盖牌”已久的陈时中“掀牌”,同时此举也让万华区蒙受了“武汉”的待遇,发生对万华区的地区歧视情形。指挥中心大失威信,在舆论上陷入被动。

“校正回归”粉墨登场

台北及新北(双北地区)开始实施大规模筛检,两市的筛检病例数亦不断增加,民众更倾向听从柯文哲及侯友宜的指示,更关注其记者会发布的防疫资讯,指挥中心一度沦为仅剩“报数据”功能,遭地方架空的空壳。

随着双北地区的筛检病例数量不断增加,另方面也传出有立法委员质疑指挥中心公布数据不实,要跟台湾卫福部疾病管制署调资料对数据,假若让立委先拿到数据发动质疑,指挥中心将落于被动,因故不了了之。

更令人起政治疑窦的一点,则涉及疫情爆发期间恰逢蔡英文任职五周年的5月20日前夕,不乏评论认为或有因应“庆祝行情”的减码额度。最受质疑的例子莫如5月22日的记者会,指挥中心公布新增321例本土案例,但是却与各县市的总体数据加总不相符,而仔细一看竟是新增了400例所谓的“校正回归”病例,令各界跌破眼镜,这400例被往前归入了从5月16日到21日的病例中。

“校正回归”的争议之处

“校正回归”惹人争议颇多,首先是单日出现总共721例的本土病例,这与前一日的312例相较之下简直是“大跃进”,尽管有400例是“校正回归”,但是还是让人质疑,究竟是5月22日单日就确诊721例,还是觉得单日出现这样的数据太吓人,赶快用个方式把这些病例往前摊回去?有意思的是,台湾卫福部疾病管制署官网中,不管是中、英文版统计数据,皆是直接显示本土病例总数,并没有将“校正回归”这一项目独立出来。

随着本土病例数飙升,台湾卫福部为防止单日病例数过高,开始大玩“校正回归”。(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提供)

其次,这也被讥讽是“统计方法”的创举,指挥中心声称会出现“校正回归”,是因为地方政府的行政作业流程塞车,造成数据无法即时的确切呈现。平心而论,双北地区的医疗体系承受非常大的筛检作业压力,从筛检一始到数据公布,存在时间差异是必然的,因而在统计理论方法上,确实会出现零星数据要重新校正的情况,并且也多少会针对个别项目进行注记。但是指挥中心无预警一口气“校正回归”了400例,回归数量就占了5月16至21日本土病例总数的24.3%,如此长的时间出现这等比例的误差数,其合理性存在疑问。此后每日都会出现破百数的“校正回归”,5月25日甚至出现回归至5月14日的案例。

台北市长柯文哲及新北市长侯友宜近日防疫作为积极,让民进党产生“地方包围中央”的恐惧。(台北市政府)

第三点,陈时中指称是双北地区的行政作业程序造成塞车,然而实际的作业程序是,地方政府先以快筛进行筛检,将检体送交医院或检验所,再由其回报给指挥中心,之后再将确诊资讯回传地方政府以及用在记者会发布,而地方政府最终再依据确诊名单进行疫调和后续处理。可以见得,地方政府仅只负责将检体送给检验单位,以及最后配合指挥中心进行后续处理,何来地方政府卡程序之有?陈时中在“校正回归”公布一始,也让媒体配合“爆料”,陈时中向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给双北的两位市长“说好话”的报道,表现出“体恤”柯文哲和侯友宜的姿态,但实质作为则是“甩锅”给两位市长。

最后一点也同时是最令人担忧的一点,指挥中心在将“校正回归”的案例计入之后,台湾每日本土确诊病例数量的趋势,从看起来陡然上升变成了看似趋于平稳,但这很明显并不是疫情得到控制而趋于平缓,而是指挥中心的筛检量能遇到瓶颈,病例无法在较短的时间内得到确认,而必须采取“校正回归”的方式来修正数据。陈时中在5月28日的记者会上坦言“趋势维持平缓,并没有往下掉,这不是个好现象”,相当语带保留,但是没说破的是,不好的现象是筛检量能不足造成趋势平缓。

在筛检量能不足造成数据必须不断修正的情况下,每日在记者会公布的病例数据实际上已然失去参考价值,指挥中心就连“报数”的功能都几乎丧失殆尽。民进党政府有一年多的时间“抄作业”,但是现下台湾却出现“相对轻微”的病例数都能压垮医疗体系,筛检量能无法呈现实情,疫苗更是难以企求,着实让人怀疑先前喊得震天价响的“超前部署”上哪去了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