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疫情实时更新|Rt值从15降至1.02 台官方宣布疫情趋缓可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当地时间5月31日宣布,台湾再增274例本土案例,并校正回归73例,总计共新增347例本土案例。同时,死亡案例新增15例,总计此波社区感染疫情已累计有112例死亡。截至5月31日,台湾累计本土案例数为7,321例,确诊个案中124例死亡。

目前台湾仅剩离岛金门未有疫情。

确诊病患持刀攻击医护

新北市双和医院的负压隔离病房当地时间5月31日上午发生确诊病患持水果刀攻击护理人员的流血事件。根据台媒中央社报道,持刀伤人者为62岁确诊男性,收治于双和医院负压隔离病房。男子疑似因情绪不稳,31日上午7时左右在病房持水果刀砍伤三名护理师,导致三名护理师手部、腹部受伤。

警方获报后身着隔离衣抵达现场,并将持刀伤人男子制伏上铐。受伤的三名护理师,一人腹部刀伤开刀治疗,一人胸部、右手刀伤,一人腹部刀伤,送急诊治疗。

在医疗量能吃紧之际,新北市有医院竟发生确诊病患疑似因情绪不稳而攻击护理人员事件。(陈郑为/多维新闻)

驳医疗量能不足在户外救治病患

网传一段影片指出,位于新北市的台湾卫福部部立台北医院(部立台北医院)于急诊室外架设简易棚架,棚架内设有病床收治多名病患。该影像引发网民热议。有网民质疑,不是说医疗量能、床位充足?更有人形容情景有如“人间炼狱”。对此,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上午紧急召开记者会澄清,强调绝非因为医疗量能不足,才将病患放在户外治疗,该区仅是病患等待采检结果的等候区,而非治疗场所。

台湾防疫副指挥官陈宗彦指出,急诊室外的临时处所,是在进行病患入院前的分舱分流作业,这不只是部立台北医院如此,而是所有医院因应疫情,为保全医疗量能的措施。

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医疗应变组副组长王必胜指出,影片有误导之嫌,必须澄清。他指出,急诊外的临时处所是病患等候采检结果的区域,因为病人在进入急诊室前必须先通过快筛阴性;住院前要通过核酸检测阴性,目前全台湾医院都适用此规范,目的是为了保护院内的病人、医护人员和医疗资源。

针对部立台北医院急诊室外的临时棚架,王必胜进一步做出四点澄清,首先,该区是“在院区里面”,并非如报道指称是“在路边”;第二,病患非在户外进行治疗,而是在等待检测结果;第三,躺卧的病人是因为身体不适,所以才提供一个好的环境让病患休息,期间也会有医护看顾;第四,部立台北医院医疗量能充足,而非因医疗量能不足,才把病患放在户外治疗。

对于台媒提问指出,该临时棚架是搭建于救护车车道,确属“路边”,且临时棚架虽有屋檐可避雨,但无法遮风。王必胜表示,虽然该区原本是车道,但“围墙内都是属于院区”,临时搭建的棚架没有那么美观,防风的部分若需加强,会再加强。

王必胜重申,没有在外进行“治疗”,基本上那是个等待区。至于户外棚架内设有医疗器材,是为因应病患等待过程中有可能会发生问题,需要马上处理。

台湾疫情已趋缓、可控

台湾防疫指挥官陈时中5月31日下午于台湾防疫记者会中指出,根据整体专业的报告,截至5月30日止,台湾的Rt值为1.02,最高峰为5月13日至15日,Rt值高达15,但经过双北市和全台湾的三级警戒管制后,Rt值已降至1左右,“可以说目前疫情已朝向可控范围前进”。(延伸阅读:台北软封城防疫奏效 柯文哲:再撑三个月饿死比病死多

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发言人庄人祥补充道,R0值的中文翻译为“基本再生数”,也就是当一个病毒从外面进入到一个没有抵抗力的人口族群时,平均可以传染给多少人的估计值。这是一开始的数值,但后来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是没有抵抗力的族群,所以会用Rt值(有效传染数)来评估疫情。

庄人祥表示,该数值代表一个人感染之后可以传染给多少人,现在最新的数值为1.02,就是指“现在平均每个病人可以传染给1.02人”,通常这个数值低于1以下,疫情就会开始反转。

陈时中表示,这显示过去这段时间台湾民众的牺牲和努力是有效果的,希望未来两周能维持住这样的管制措施,把Rt值降至1以下。

高龄者重症率达27.5%

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医疗应变组副组长罗一钧指出,自4月20日起,7,080例确诊人数中,有1,055人属于重症有严重肺炎或呼吸窘迫。不分年龄层重症比例为14.9%,60岁以上的重症比例为27.5%。与先前高龄者重症比例偏高的观察一致,之所以重症比例有慢慢增加的趋势,是因为这波本土疫情罹病者多是年长、有慢性病的族群。

死亡案例“盖牌”?

台北市有医师质疑,根据目前台湾的疫情,死亡案例减少并不合理。因为就他所知,像是他所服务的医院就还有死亡案例尚未公布。对此,陈时中表示,相关能掌握到的数据都会详实、即时公布。他说,死亡案例不能任意的讲,所以会就已知、已确定的案例逐一对外报告。(延伸阅读:质疑死亡数 第一线医生曝:不少通报死亡个案未公布

台湾防疫指挥官陈时中不再坚持疫苗采购一定要由台湾政府出面与原厂签约。(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松口疫苗采购非一定要与台湾政府签约

有台媒询问,孙文学校校长张亚中表示已通过台商和大陆友人的捐赠,取得1,000剂新冠疫苗,其中500万剂为BNT辉瑞疫苗,500万剂为大陆国药疫苗,若疫苗委托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统筹,是否会接受?另外,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也表示要申请采购500万剂BNT辉瑞疫苗,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是否有给予协助?(延伸阅读:蒋经国侄外孙赠大陆疫苗 张亚中乐当桥梁

陈时中表示,任何民间团体要采购或捐赠疫苗的行为都相当热心。指挥中心一再强调的是,如果有相关文件就要尽早提出来,台湾政府才能介入,“大家一起来让事情更顺利。”

对于日前表明要捐赠50万剂强生(Johnson & Johnson)疫苗的宗教团体佛光山,陈宗彦说,5月31日上午已与佛光山会谈交换意见。佛光山也非常感谢指挥中心在申请流程上的全力协助。佛光山方面也非常清楚也支持,台湾政府对于疫苗采购所坚持的几个原则,包括安全性、有效性和合法性等。指挥中心会阅览佛光山与疫苗原厂之间联系所取得的文件,并提供相关咨询。

对于民间团体、企业和地方政府要自行采购、捐赠疫苗,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日前强调,疫苗采购事宜仍须由台湾“中央”政府与疫苗原厂签约。有台媒询问,为何疫苗进口的签约事宜一定要由台湾“中央”政府执行?(延伸阅读:陆批“以疫苗谋独不会得逞” 台陆委会:令人齿冷

陈时中表示,因为签约的事情很繁琐,既然有疫苗厂商愿意卖给台湾疫苗,让台湾政府服务帮忙签约,也可以让契约在法律上更有保障。不过,他表示,“如果一定要自己签约,若是符合法规,也是可以讨论的。”

陈时中补充说,只是按照目前国际惯例,国际疫苗厂原则上是不跟非政府单位签约,有些疫苗厂甚至只跟新冠疫苗实施计划(COVAX)谈。他只是想让人们知道有这样原则,基本上是站在政府负责任的角度,希望办理签约事宜,但如果有更方便的管道可拿到疫苗,可以在法规面上想办法解决。

喊话捐赠单位“赶快拿资料过来”

关于目前台湾有多少单位提出申请要捐赠疫苗?陈时中指出,目前向台湾食药署行文的有四个单位、向台湾疾管署行文的两个单位,而媒体有报导,却未正式行文的有十个单位。而这些有行文的单位,目前都还没有提出相关审查文件。至于是哪些单位提出申请?指挥中心未进一步说明。(延伸阅读:日本把自己不用的疫苗给台湾 是否真实现“美日台同盟”

对于外界指责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刁难疫苗捐赠和采购的质疑,陈时中表示,疫苗要进口台湾总是要申请紧急授权,要申请紧急授权就要确认货源,需要审查相关技术性资料。他说,“我们很乐于大家有这样的兴趣,也知道这很困难”,所以希望尽快帮各单位审视资料,以避免走冤枉路。他喊话,有意捐赠、采购疫苗的单位“赶快把资料拿过来”,有什么疑义也能即时解决。

台湾防疫部门指出台产疫苗第二期试验的人数和规模大于国际主要疫苗,台产疫苗的安全性没有问题。(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护航台产疫苗?

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日前宣布已与台湾高端、联亚两家台湾疫苗厂完成合约签署,各采购500万剂疫苗。若含“开口合约”最多将采购2,000万剂台产疫苗。由于台产疫苗第二期临床试验尚未解盲,台湾政府先行采购的行为,引发外界议论。(延伸阅读:蔡英文正在成为下一个朴槿惠

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疫情监测组组长周志浩指出,“预采购”有两个好处,一是让厂商有足够研发动机,二是能即时取得疫苗。他表示,这是世界各国通用的做法,台湾采购其他国家疫苗时也是如此。

陈时中表示,台湾对国际疫苗的采购,也是在疫苗第一期试验后开始,以“预采购”的模式与国际疫苗厂签订契约,这些疫苗直到现在才进来台湾。他说,由此可知,疫苗采购牵涉的时间很长。

陈时中强调,疫苗是战略物资,一定要有自制的能力。2020年就已订定台产疫苗的奖励措施,而政府也一定要投资台产疫苗,让厂商减轻研发压力,台湾也才能尽快掌握自制疫苗。(延伸阅读:驳斥炒股图利 蔡英文:台湾自产疫苗是战略优先目标

台湾防疫部门指出,台产疫苗若要完整通过三期试验才能使用将缓不济急。(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国际疫苗均未通过三期试验

对于外界质疑台产疫苗不会进行第三期试验就将获紧急授权使用一事,陈时中表示,台产疫苗在一、二试验阶段的受试人数与规模,较国际疫苗厂大很多,属于扩大型的第二期试验,基本上可以视为二、三期的延续计划。他说,第二期试验讲求的是安全性,以台产疫苗的试验规模,安全性不会有问题。(延伸阅读:从“国舰国造”到“国苗国造” 民进党疫苗政策失心疯玩弄人命

陈时中指出,第三期试验的时间通常很长,如果要等到第三期试验结束才可使用,恐怕缓不济急。他举例,像是BNT辉瑞疫苗完整第三期试验的结果预计是要2023年4月才会出来,但世卫组织(WHO)、美国、加拿大、英国都在2020年12月就通过对于BNT辉瑞疫苗的紧急授权。其余像莫德纳(Moderna)、强生(Johnson & Johnson)、阿斯利康(AstraZeneca)等主要疫苗都是在尚未完成三期试验,就获多国紧急授权核准使用。

至于台产疫苗的研发速度是否较慢,以致于无法赶上疫情变化。陈时中说,台产疫苗属于“次单位疫苗”,本来制造上就比较繁复、制程较长,相较国际的次单位疫苗发展,时间上不能算是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