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苗乱”】尊爵高端的台产疫苗 台湾人等得起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的新冠疫情近期突然爆发,“防疫模范生”的外衣突然间被掀开,扯得几乎连兜档裤都不剩,而让民进党政府感到棘手的恐怕还是疫苗问题,无论再怎么戴口罩、限制外出,要对付疫情最有效的终极解方还是注射疫苗,当群体也足够数量接种疫苗后,产生群体免疫的效果,疫情的抗战才称得上是告一段落。

民进党政府引进疫苗速度牛步,被质疑是在给台湾本土药厂“护航”。图为蔡英文访视台厂高端疫苗。(台湾总统府提供)

不过这一年多以来,民进党政府的疫苗取得进展牛步,原本订下台产、进口疫苗“双管齐下”的策略,两线接遭遇阻碍:在进口疫苗方面,民进党政府数次因“反中”心理,离奇的与因上海复星公司代理的BNT疫苗擦身而过,至今仅有共77.12万剂AZ疫苗到货,以及近期莫德纳(Moderna)发货的15万剂疫苗,取得总数尚不足100万剂,仅够第一线的一部分医疗人员施打,距离台湾约2,300万人口60%所需简直连塞牙缝都不够,实在不像是有进行“超前部署”的先进政府应当取得的成绩。

买不如造 水深不见底的台产疫苗

尽管民进党政府矢口声称,疫苗采购受阻是因为中国政府施压影响所至,但究其原因,恐怕还是因为“内鬼”在作祟,除了台湾公家机关的采购法固有“防弊重于兴利”的倾向,导致疫苗采购预算不断“打折扣”外,也始终有消息评论称是民进党籍的立委私下施压,造成BNT疫苗的谈判破局。不过更大的原因,或许还是出在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所规划的“2,000万剂台产疫苗”的采购计划。

高端疫苗仍在其官网招募65岁以上的临床二期受试者,显见其临床二期实验进度仍属落后状态。(截图自高端疫苗公司官网)

台湾卫福部在当地时间5月30日,与台湾疫苗厂商高端疫苗签署了采购合约,合计购买500万剂疫苗,并且附带500万剂的后续扩充合约,换句话说合计起来总采购数量达1,000万剂。此消息一出震惊全台湾,因为高端疫苗还正在进行临床二期实验,该公司在5月12日甚至还在其官网持续招募65岁以上的临床二期受试者,显见其实验进展并不顺利,却在最近一次的台湾国安会议上,被蔡英文指定要在7月底供应第一批疫苗。(延伸阅读:台湾力拼疫苗自产 孤注一掷“高端疫苗”难救世

高端疫苗临床二期主持人谢思民在脸书粉专上,表达了对台湾卫福部与高端疫苗签约的疑虑。(感染症医学会发炎人-黑捷克医师@Facebook)

而对此消息,高端疫苗临床二期的计划主持人,台大医院感染科医师谢思民亦表示不解,在其脸书(Facebook)粉专页面《感染症医学会发炎人-黑杰克医师》表示,还不知道解盲结果是否成功,政府就下了500万剂的订单,不知假如解盲结果失败,那这纸合约究竟该如何?该信息一出,台湾网民纷纷奉劝“记得签署不自杀声明”,而过不久后该粉专就关闭了。

此前国民党籍前立委陈宜民就公开质疑,民进党政府为了帮高端疫苗拔得头筹,特地打压国光及联亚生技这两家台疫苗厂,并指控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持有高端疫苗的股票。尽管台湾行政院火速出面澄清此指控为假消息,但是依照过往绿营内部人员对投资生技公司的历史来看,显然无法消除民众对该指控的疑虑,而民进党籍立委高嘉瑜也表示,政府应当清查高端疫苗的股东名册,并且简化及放宽民间自够疫苗的程序,如此才能够“自清”。

台湾生技产业崩盘史

蔡英文在执政前便对生技产业有浓厚兴趣,此前便曾透过其胞兄蔡瀛阳的富钛投资公司,分别投资宇昌生技及浩鼎生技,前者研发爱滋病治疗药物,后者研制乳癌新药,两家公司分别在2012年及2016年出现台湾生技史著名的“宇昌事件”及“浩鼎事件”。

“宇昌事件”为蔡英文仍担任台湾行政院副院长期间,令台湾行政院国安基金以非正规手段对该公司进行投资,蔡英文卸任副院长后转任该公司董事长,然而在2012年蔡英文参与总统选举,遭寻求连任的国民党籍总统马英九阵营以“未遵守旋转门条款”为由打压,最后蔡英文败选,而公司高层亦遭司法侦办。“浩鼎事件”则是临床三期数据解盲失败,随即引发股价崩跌,不过在完成解盲前,并没有任何情保显示,当时作为第五大股东的富钛投资公司是否仍持有该公司股份。

2014年的基亚生技肝癌新药解盲失败,带动该公司股价连续20日跌停,被视作台湾生技产业的“核弹级事件”。(一百五@Facebook)

而高端疫苗的历史也难说“清白”,其母公司基亚生技在2014年研制肝癌药物,并且声称技术授权源来自于澳大利亚药厂普基(Porgen),该项消息让公司股价一时暴涨,但是在完成临床三期实验后,解盲数据未见成效,随后迎来的是连续20日的跌停,甚至出现追高散户承受不住自杀的案例,而该事件亦属台湾生技史上的“核弹级事件”。基亚生技麾下子公司基亚疫苗于2017年更名为高端疫苗,并且在2020年2月挂牌。

2012年的“宇昌事件”虽然成为蔡英文在该年败选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是往后却成为蔡英文的“社会资本”,因该事件的打压让马英九及国民党政府背上了“不支持生技产业”的锅,也让蔡英文顺势成为生技产业的支持者,令其在新创产业圈搏得一定程度的正面名声,而蔡英文在2016年及2020年当选后,也将发展生技产业纳入其国策中,试图打造生技产业为“台湾的下一座护国神山”。

强度关山 为台产疫苗“超前部署”

在台湾疫情严峻的当下,台湾南投县长林明溱与上海复星取得联系,希望动用预算购进30万剂BNT疫苗,遭到民进党政府的强力阻挠,而高雄著名的宗教团体佛光山,向美国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购买50万剂疫苗,亦遭受卡关而不知所措。另外虽还有鸿海精密创办人郭台铭买500万剂的BNT疫苗、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分别购买BNT疫苗及中国大陆的国药疫苗各500万剂,分别递交了申请书,给蔡英文政府施加了极大的压力,但是或许可以预期,民进党政府会继续铁了心进行拦阻。

蔡政府为了给台产疫苗挪腾市场空间,仅仅在必要的程度上放行少量外国疫苗进入,且多为安全疑虑颇高的AZ疫苗,而在修法程序上,亦悄悄的进行“超前部署”,台湾卫福部在今年2月便修法了《预防接种受害救济基金征收及审议办法》的部份条文,规定接种疫苗若出现不良反应,受害民众必须自负举证责任,这对于缺乏医学专业的民众来说可谓极其不友善;今年4月,又公布疫苗施打办法,规定民众接种时不得自行挑选疫苗厂牌。

为给台产疫苗护航,绿营网军制作指称“三大国际药厂皆在临床二期即EUA”信息的图卡,在脸书上广为散布。(范纲皓@Facebook)

除了在法规上“强迫”民众施打台产疫苗,并且在行政流程上卡关民间团体引进疫苗外,蔡政府也让其网军大量散布莫德纳、阿斯利康(Astra Zeneca)及辉瑞(Pfizer)的疫苗,也是仅在通过临床二期实验后取得EUA(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紧急使用授权)的信息,试图为高端疫苗洗白。然而实际上,这三间药厂都是临床三期已有期中报告后才取得EUA的,跟连临床二期都还尚未完成的高端疫苗岂有可比性?

蔡英文感谢陈时中,这一年多来,带领台湾疫情指挥中心的伙伴们辛苦打拚,无论挑战有多幺大,总是一肩扛了下来,没有抱怨,更不曾退缩。(蔡英文@Facebook)

虽然常说“造不如买”,若将疫苗作为“国安议题”,不愿受制于人而自研自产,逻辑上来说并无不妥,不过新药研发是个高成本、高投入、高耗时、低成功率的行业,若非有足够的财力长期支持,是难以成功的,而台湾的新药研发厂商显然并不具备得以跟国际大型药厂抗衡的资本,才促成研制进展远落后主要国家的情况。在当前疫情已迫在眉睫,且国际有现成药物的情况下,赶紧取得疫苗现货供给民众施打,才应当是当务之急。民进党政府此次作为不啻是将台湾民众当成白老鼠,进行大型的“临床三期实验”,且还不过问是否有受试意愿,另方面还在股票市场上赚得盆满玻满,割得一把好韭菜。如此明目张胆的赌电、赌水还赌命,为了“抗中保台”,台湾人民是否已付出过多的代价了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