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看好了 文在寅只示范一次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编按】台湾官方在5月30日宣布向两间台厂高端与联亚采购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各500万剂,随即引发台湾社会质疑政府“卡关”国际疫苗以“护航”本土疫苗的争议。特别是近日台湾部分媒体与互联网舆论,通过“政府高层”放话的方式,指称“美国早就给了台湾莫德纳孪生疫苗”,更让争议背后疑云重重。面对台湾内部对政府采购自制疫苗的批评,台湾疫情指挥中心以“预先采购战略物资”作为消毒,蔡英文也亲上火线强调“拥有自己可以供应的疫苗,是国家战略优先项目”。本文作者徐和谦系在京台湾人,以韩国文在寅政府通过疫苗合作、代工、进口与施打的完整布局,将疫苗推动为“战略物资”的“担当”,对照台湾部分人宣称在美国“传授”下的疫苗自制策略。原文发表于作者脸书(Facebook),多维新闻经授权转载。

针对近来的台产疫苗争议,蔡英文表示,以现在国际疫苗的供给情况,若台湾没有自己的供给能量,就会处处受制于人,“拥有自己可以供应的疫苗,是我们国家战略的优先目标”。(Facebook@蔡英文)

这两天,台湾有一则不具名的“政府高层”向媒体爆料/放话的话语开始流传,称其中一支台产疫苗技术的背后,其实来自于美国政府的战略支撑,和莫德纳(Moderna)疫苗是“孪生疫苗”关系,一母两胎。

当然,很快也有生医领域的台湾专家指出,使用mRNA技术的莫德纳和使用蛋白质次单元的这支台产疫苗,再怎么“孪生”也孪不到哪去,就像你很难说一只鸡和一头象是孪生关系一样。

我希望台湾尽可能多的人,都尽快打到充分、大量、有效可靠的疫苗,不管是哪一个地方、哪一个厂牌生产的,只要是有效可靠安全的,都是好疫苗。面对病毒的威胁,我们希望每一支疫苗都成功,且都以最快的速度成功。(延伸阅读:买不买BNT疫苗吵翻天 在京台人献策:台湾应“全都要”

但是“美国政府为了体现对台湾的政治支持,要求作为一家私营企业的莫德纳”把“孪生技术给了台湾”的这种话语,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是站得住脚的?不管是带话给公众的该媒体,或是在新闻稿件幕后的台湾“高层”,都应该拿出更可检视的事证。

抗疫者,死生大事也。

面对追问,不要随便再用一句“涉及国安”、“涉及高度机敏性”、“这是战略考量”就带过,然后再用这种“孪生话术”制造的信任感,轻视(diss)民间要求开放多元化疫苗进口的合理性,还有急迫性。

到底莫德纳作为一家美国私营企业,能够跟外国怎么合作?最近可稽的公开案例,就是台湾隔壁的韩国。

两周前,韩国总统文在寅访美,作为拜登(Joe Biden)政府上台后第二个在白宫亲自接待的外国领导人。这个面子够大了,仅排在菅义伟之后。在韩美元首峰会拿来剪彩的“韩美友好合作”大礼包之中,就有一项,是莫德纳和三星与韩国政府,签订三方合作备忘录,从今(2021)年第三季度开始,就要在韩国本土生产新冠疫苗一事。

2021年5月21日,美国总统拜登(右)和韩国总统文在寅(左)于白宫出席记者会。(美联社)

然而,合作的备忘录摊开后,一部分韩国公众却对合作的“含金量”不满意了。为什么?因为即便是在美韩元首公开、当面见面剪彩的背景下,莫德纳也只同意把“疫苗原液”给三星,让三星以配制“疫苗成品”(DP)的方式生产疫苗。而没有通过技术转让,把“疫苗原液”的生产工序也交给韩国三星。这就让一部分韩国人觉得,搞了半天你只是让我来做代工而已嘛,在产业链的价值相对低。

那莫德纳之前有没有把“疫苗原液”的环节交给别人过?有,之前莫德纳和瑞士龙沙集团(Lonza Group)的合作,就是把原液生产的环节给交过去。而且人家生产的也很好,保障安全的义务合约条款都明定着。别国要买的时候,别国的中央政府有没有跟莫德纳“原厂”签约,似乎也从来没有被别国政坛当作一个问题过。

但是跟韩国,只有韩企SK和AZ、跟Novavax,还有Huons跟俄罗斯的卫星V(Sputnik V)疫苗签署了从原液到成品的技术转让协议,莫德纳很保守,即便未来打算靠三星制药代工年产上亿计的mRNA疫苗,产能摊子铺得很大,但是产业链的链接深度没有很深。

而且,这个MOU还是在韩国政府已经和莫德纳签购2,000万剂疫苗的背景下,才谈下来的。

那么回过头看台湾。据陈时中称,已经和莫德纳买505万剂,那么台湾这支自产疫苗,从订单规模论或从韩台地位的战略考量论,台湾的面子会不会有韩国文在寅亲访白宫事件的面子大?如果对韩国三星,莫德纳连给原液生产都没有要给,那对台湾的这一厂商,为什么要给“孪生疫苗”的技术本身?

台湾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表示,已向美国莫德纳药厂采购505万剂新冠疫苗,第一批15万剂莫德纳疫苗已于5月28日运抵台湾。(中央社)

美国政府在疫苗问题上,愿不愿,或会不会,还有能不能,针对私营企业因着政府的地缘战略目的来施压?莫德纳的公关窗口是披露的,大家感兴趣都可以去问一下,美国政府下指导棋的空间有多大?

台湾这两天还有一个新的话术再流行起来,说疫苗是“战略物资”,意思就是不要只看商业考量,还有很多政治算计需要政府一起参详(指挥)。

疫苗当然是战略物资。白白是战略物资,韩国怎么做的?韩国人口大约5,170万。韩国政府的计算是,上下半年度,进口的疫苗总量要达到7,900万人的可使用量。

于是,上半年进口了2,080万剂。其中主要是AZ,占51%;然后是辉瑞-BNT,占34%;再下来才是莫德纳、Novavax和娇生。预计11月的目标,是完成韩国国民70%接种,当然现在这个目标看起来有点拼。其中,世界卫生组织(WHO)等机构主导的COVAX给韩国分的是1,000万剂。

现在上半年差不多快要过完了,在韩国,到6月底应完成第一剂疫苗接种者,目标数1,300万,差不多是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截至5月30日晚间,实际完成第一针的则有540万,完成两针的214万。

当然,从疫苗进口这件事情来说,韩国政府也是做得比较晚的。一开始,由于“韩式抗疫”做得不错,煞住了由新天地教会群聚感染所引爆的第一轮,再加上和台湾类似,在韩国国内也还有SK等国内企业在做针对新冠已感染者的治疗治剂。所以对于要不要向外采购疫苗?要买多少?韩国也是有迟疑的。韩国政府也一度觉得我们不靠大规模打疫苗,靠全民戴口罩、靠乖乖听政府话,靠生活自肃,加上支持一下国产治剂,韩国也能挺过来。

这个想法一直矜到去(2020)年6月至7月,放弃了。决定从国家安保室开始统筹,全政府动员起来开始想办法,去年7月启动韩国政府的“疫苗特别工作组”,而当时韩国的现存确诊病例只有100例,所以其实一开始对应该要买多少量,心里也没有谱。

至于跟制药公司的谈判艰不艰难、辛不辛苦?在一个卖方市场的当口,没有不辛苦的。包括在去年夏天,欧美等国的疫情已经大幅度炸开,欧美国家政府纷纷先向疫苗厂支付了开发费,所以有疫苗生产出来也都是先供应欧美国家。

而且辉瑞(Pfizer)、莫德纳的姿态也很硬,根据韩国媒体后来披露:药厂们给各国政府开出的条件是,即使疫苗研发失败,或疫苗出现副作用,厂商也不承担责任。而且若想预购,就要硬着头皮签订大额合同。

据《韩民族日报》的说法,韩国媒体和官员事后回忆称,韩国现行法律依据和预算制度中,没有空间支持忍受这种不确定性。最后执政党人士说,既然没有法律和预算,结构上只能由青瓦台最终敲定。

2021年3月23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左)与妻子金正淑(右)在首尔接种新冠疫苗。(Reuters)

敲定之后,要买就大买。原本是按照人口六成施打算,打算引进3,400万人份的疫苗。但后来考虑到接种有可能会出现部分无效的案例,又把目标值拉升到4,400万人份。其中1,000万剂次从COVAX来,其他3,400万人份(总共6,400万剂次,因为娇生的接种单剂就行),几家厂商分下来是AZ疫苗2,000万剂次,辉瑞2,000万剂次,娇生400万剂次,莫德纳2,000万剂次。大概到去年年底才陆续签约,搞了半年,谈判很艰难。

亡羊补牢之后,今(2021)年年初,开始陆陆续续交货。韩国从2月起,先向医护人员──大概5万人──开始施打。再接下来,是疗养院的长者、患者和从业者,大概78万人,打起来。

3月中旬开始,重症患者较多的高阶综合医院、区域综合医院,以及高风险的119急救队、疫调及检疫人员、病毒筛查及送件人员,共44万人作为第三梯队接种。

5月开始,专业人员之外的一般民众开始施打。最早打的是弱势和长者,包括65岁以上的老人、肢体障碍人士、街友、高风险设施入住者及从业人员等等,二季度度的目标值原本是要打850万人。

然后,预计第三季度开始向50岁至64岁的成年人、成年慢性病患者、军人、警察、幼稚园安亲班等从业人员,再下来是18岁至49岁的成年人一步步推开。

韩国全国怎么打?政府设立了250个疫苗接种中心,负责打辉瑞的和莫德纳的;然后另外还有1万个委托给民间的医疗机构设施,负责打AZ的和娇生的。

在手上已经有辉瑞、AZ、娇生、莫德纳等疫苗后,还有政治人物觉得不够,还想再加保险。

台产疫苗尚未通过二期试验,但卫福部已宣布向两家厂商签约采购各500万剂,台北市长柯文哲对此批评,“要保护本岛生技产业,还是保护本国人民生命?”(台北市政府供图)

这几天,和文在寅同党的下届总统潜在候选人之一、韩国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就说,应该公开讨论要不要引进俄罗斯的卫星V新冠疫苗的可能性。这支疫苗目前还没有通过WHO紧急授权认证。但是已经在俄罗斯、东欧等地广泛使用。李在明说,如果安全无虞,甚至先在京畿道打起来。

回过头来看,韩国的抗疫成绩上半场不能说毫无瑕疵,只能说相对还行,然后比日本好得多。面对扶植国产和引进进口,面对要不要承担风险预付大额订金的纠结历程,韩国也都走过。

去年10月,文在寅还特别去了一趟SK生物科学,给韩国国产治剂鼓励加油,那个时候赛特瑞恩(Celltrion)在开发抗体治疗剂,GC绿十字在开发血浆治疗剂,但后来由于治疗剂只能针对已确诊者使用,不能用在对未感染人群中创建免疫围墙之用,所以韩国对外买疫苗的速度、规模,也没有因为本土厂商前期已经有投入而停下来、慢下来,或抱有侥幸心态。

回过头来看,我觉得这正是一个政府在面对何谓“战略物资”,真正把疫苗当作一种战略性品项,为整体安全和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目标服务,而不只拘泥于一两家厂商之得失的担当。

至于开头说到的那家引用不具名高层说法的台湾媒体,是我整个年少时代最喜欢看的刊物之一。这本刊物过去还出纸本的时候,每一期封面都会印上一行中心思想:“不鸟官僚政客,祇问百姓苍生”。

我愿他们继续记得这份刊物的初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