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疫苗炒股真假与否 蔡英文不宜自己跳出澄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新冠肺炎疫苗风波持续扩大,已经成为蔡英文政府执政以来的最大危机。由于中央力捧“国苗国造”,刻意忽略全球数种经过十数亿人施打的合格疫苗,甚至造假资料来力挺台湾自产疫苗,引起台湾各界相当质疑,甚至认为蔡政府中央与民进党有涉入台产疫苗厂商的炒股与利益输送等事。蔡英文于5月31日傍晚亲自跳上火线,为执政团队背书,认为经由她的调查,执政团队并未涉入炒股,如果外界再有传言,将诉诸司法。此动作之大、言语之荒谬,不但未澄清传闻,还让整个阴谋论越滚越大。

蔡英文于5月31日傍晚,用十分钟的视频来解释其执政团队无人涉入疫苗炒股疑云,效果不佳反而质疑声浪越来越大。(中央社)

前国安会高层、在李登辉时代就与闻国安会运作事务、近期也与蔡英文国安会高层晤面过的资讯专家指出,“谁在挡欧美疫苗已经再清楚不过了,总统如果对政务人员炒股有疑虑,应该移送金管会或检调侦办,而不是自己出来帮自己的执政团队做保。”

他认为,蔡英文执政已将近六年,但是执政手法却如此生嫩,对于社会蔓延的阴谋论,处理手法相当粗糙,宛若毫无经验者,犹如当初台湾政坛在陈水扁时代所谓“误入政治丛林的小白兔”一般的天真,让人相当讶异。他认为,先是台产疫苗二期尚未解盲,蔡英文就以总统身份就跳过专家会议与食药署,自行宣布七月开打,已经相当不智,且引起在恐慌情绪下的负面能量。

蔡英文以总统身份,跳出来澄清执政团队无人涉入炒股和利益输送,此举非但无效而且天真,跳过专业的检调机关,由总统亲自宣布无罪,这在民主体制国家从无见过。(中央社)

如今,蔡英文以总统身份,又跳过金管会与检机关,自行宣布相关政务人员无人炒股。他想请问蔡英文:“是做了什么程度的调查?谁算相关政务人员?真的炒股,相关政务人员谁会用自己的名字下去炒?政务人员自己没有炒,那相关家属呢?相关政务人员自己没有炒,那有没有接受有炒的人的政治献金与其他利益?”

他认为,这些都是彻查政府相关人员是否利益输送的简单ABC,但是蔡英文却以总统身份,第一时间跳出来否认,难怪无法平息社会舆论的疑虑,反而越讲问题越多,这样的政治操作,蔡英文身边的幕僚到底所任何事?为何总统会走上这条路?这都不是一句话就能解除社会大众的疑虑。

前国安高层资讯专家认为,蔡英文自己录影片宣教社会舆论,其效果跟台湾网红录影片一样,没有什么公信力,且拉低了总统一职的格调。(Facebook@阿滴英文)

此外,面对社会舆论认为,“蔡英文中央政府刁难欧美疫苗是因为炒股的质疑”这样的疑虑,蔡英文竟然学习台湾一般网红一样,录个影片丢上网就算了事,连亲自面对记者提问都省了。这样能解除什么疑虑?这是否能够说,蔡英文认为“信者恒信不信者谁理你”?难怪社会舆论的观感差,蔡英文在疫情肆虐的现在,神隐在官邸录影片,却不愿意到抗疫前线与恐惧的社会大众站在一起,最起码的政治秀都不做,行政院长苏贞昌也是如此,坐实了台北市长柯文哲所指责,“坐在冷气房里看报表决策”。

此外,这位资讯专家才刚刚从爱沙尼亚考察相关资讯安全行程回台,他对于蔡政府近期“打击假新闻”的做法,也觉得相当荒谬。他认为,对民主国家而言,这样的手法有待商榷。其一,言论自由应当受到保障;其二,政府不应当出面裁判新闻的真假;其三,政府出面打假新闻,就落得跟传播者水准一样;其四,更何况假新闻永远也打不完。

爱沙尼亚的总统与总理都为女性,却将爱沙尼亚建设成全球资安等级最高的数位治理国家,面对俄罗斯的认知作战毫无畏惧。(Facebook @ ScoopWhoop)

他刚刚拜访完爱沙尼亚总理辖下的战略沟通办公室,他认为爱沙尼亚近年来也受到俄罗斯相当强大的“认知战”攻击,由于该国有三成人口是俄罗斯族,面临来自东部更不稳定的威胁,但是爱沙尼亚的资讯安全战略却是全球前几名,为何如此?总理暇下的战略沟通办公室(SC)有许多“超前部署”的方法,值得台湾学习。

他解释,爱沙尼亚战略沟通办公室,一直在提高社会各方面的“威胁意识”(threat awareness),但是建立所谓的“威胁意识”,并不是成天指着俄罗斯鼻子,认为他们在进行认知攻击。主要的方法,还是培养公众的“媒体识读”(Media Literacy)能力,透过数位手段,要全民认识媒体究竟如何运作?社群网站与程式如何运作,以及社群媒体如何过滤新闻?

台湾政府与其每天用极其凶恶语言痛斥所谓假新闻认知战,不如从基础开始,提升台湾公民的媒体识读能力,而非政府亲自跳下来与假讯息打混仗。(中央社)

建立“媒体识读”能力,才是一举解决所谓“假新闻、假讯息、认知战”的良方,这是一门传播学的专门学问,爱沙尼亚政府规定所有高中生必须在毕业前,完成35个小时的“媒体与操纵”(Media and Manipulation)的课程。

而该国战略沟通办公室,定期举办全国性的“媒体识读”宣导,印制传播小册子,拍摄宣传影片等基础传播学教材,目标就是利用该国的数位优势与素质,网路安全等方式,来武装国民辨识新闻的能力,如此才能真正抵御假新闻、假讯息,政府绝对不介入去评断哪个新闻是真是假,但是接受过完整教育的国民,自己就有能力去针对假讯息、认知战进行辨识和质疑。

前国安高层资讯专家认为,政府不该成为真假新闻的仲裁者,这样的方式并无法有效杜绝真正的假讯息流通,反而会让政府与假讯息传播者沦为同一等级,双方互相打混仗,对社会民心的安定,一点帮助都没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