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战争”中新加坡给台湾的启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连日来,由于新冠疫情在台湾持续蔓延,台湾迄今也仅有约87万剂疫苗,数量远远不够,因此各界希望能尽快购得疫苗。例如鸿海、佛光山、南投县等企业、民间组织与地方政府,都欲“自食其力”购买疫苗。然而,蔡英文政府对此一开始的态度是不置可否,直到外界压力越来越大后,疫情指挥中心才在当地时间5月28日公布地方、企业引进疫苗的8大流程。但旋即又称疫苗输入应由中央与原厂签约采购,5月30日则再次松口,表示欢迎民间协助引进疫苗,蔡英文本人也称乐意与民间一起努力,也强调“没有阻挡问题”。

蔡英文政府的疫苗政策,令外界雾里看花。 (Facebook @ 蔡英文)

由蔡英文政府态度的转折可以看出,台湾在疫苗的获得上的确遇到瓶颈,虽然表面上已签约的数量有3,000万剂,但若扣掉“前途未卜”的台湾自产疫苗,向国外厂商与经由Covax平台分配到的疫苗也才2,000万剂左右,更不用说目前全台施打率才1%上下,比许多落后地区还不如,不用说65%或70%的群体免疫门坎,就连一半民众施打疫苗都仍“遥遥无期”。

事实上,蔡英文政府长期以来始终以法规“半要挟式”地告诫有意自行引进疫苗者,有台湾舆论认为,其倾力押注在台湾自产疫苗之上,的确会带给台湾民众与相关研发厂商信心,毕竟若台湾能够自产自打、假以时日甚至外销,对台湾生技产业发展与民众的便利性来说都是好事。

然而,新冠疫苗的突飞猛爆,绝非过往一般流行疾病可堪比拟;且蔡英文政府补助企业的研发经费相较他国政府可谓杯水车薪,研发起步时间又晚,要全部倚赖自产疫苗风险十分巨大。也因此,近日来才被迫进行蔡政府最擅长的“滚动式调整”,以引进更多疫苗。

相较于蔡英文政府扭捏的态度,新加坡就不是如此。从疫苗研发角度检视新加坡的做法,早在2020年初疫情刚蔓延时,辉瑞与BNT宣布将以最先进的、但此前几乎没有疫苗使用过的mRNA技术进行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新加坡没有因此带有疑虑,反而因其一来愿意“冒险”,二来确实也较高瞻远瞩,立即启动其国家主权基金“淡马锡”投资BNT疫苗。当BNT疫苗成功后,新加坡就能以股东身分优先采购疫苗供新加坡民众施打,也就水到渠成。

此外,新加坡官方近期也宣布,允许私人医疗业者申请引进获世界卫生组织批准使用的疫苗,当中也包含由中国国药集团(Sinopharm)研发的疫苗。其实,新加坡的接种覆盖率已逼近全体国民的六成,但为了让更多人施打疫苗、扩大覆盖率、尽速达到群体免疫的目标,新加坡官方也宣布要拉长接种两剂疫苗的时间间隔,并开放12-15岁青少年施打。

对台湾来说,虽然蔡英文政府态度有所软化,但仍施加重重限制给有意引进疫苗的企业与地方政府。或许,台湾更该借镜新加坡的“特别采用程序”(Special Access Route,SAR),简化疫苗的相关进口手续,让民众有更多的选择。近日,台湾前卫生署副署长赖进祥、前疾管署长张鸿仁等专家,都给蔡英文政府提出忠告,他们都表示,有私人要引进疫苗,完全可以用《药事法》或《传染病防治法》项目核准进口疫苗,甚至还有特别规定不用药商申请药品许可证,只需要向民众说明风险即可,认为蔡英文政府的禁令都是推托之词。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近日特别举台湾作为反例,强调施打疫苗对于抗疫的重要性。(Getty)

就算新加坡政府强调以特殊途径进口的疫苗价格将由进口方与医疗业者决定,且不会获得新加坡政府的津贴、接种这些疫苗的人也不能向新国的“疫苗致伤经济援助计划”索赔,但绝大多数的民众基于理性思考,绝对也都张开双手欢迎。至于前文所述及,新加坡在疫情之初即极具远见投入协助BNT疫苗研发工作,与蔡英文政府保守、故步自封、处处慢半拍的心态有天壤之别。经过新冠肺炎的肆虐与经验,希望台湾从上到下都必须扭转过去的守旧心态,才有机会在下次的危机到来前像新加坡一样抢得先机。

不可讳言,各国政府面对新冠肺炎,都是处在“滚动调整”政策的阶段,但如何往好的方向滚动,不要被其他国家诸如新加坡、澳洲拿来当反面教材,或许是蔡英文政府、乃至整个台湾社会需要深思之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