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的命也是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文/廖元豪(台湾政治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当新冠(COVID-19)病毒疫情爆发,台湾确诊人数攀升,医疗院所挤爆,确诊及死亡人数均超过越南,我们最需要的是有效疫苗来保命。而一直在说“有政府请安心”的政府,作了什么?

针对近来的台产疫苗争议,蔡英文表示,以现在国际疫苗的供给情况,若台湾没有自己的供给能量,就会处处受制于人,“拥有自己可以供应的疫苗,是我们国家战略的优先目标”。(Facebook@蔡英文)

政府不把疫苗当成优先项目

在全台进入三级警戒,停课停业停止聚会,经济大受打击,教育和休闲娱乐也被大幅限制,人们生活苦闷又不知能不能撑下去的时候,大量施打疫苗以形成群体免疫,也是唯一的解方。这时,我们的民选政府,有把购买疫苗当作第一要务吗?

没有!BBC的报道就指出,台湾政府在采购疫苗的行动非常慢,完全没有超前部署,所以只拿到极少数量的疫苗。可见,自命防疫模范生的政府,一开始就没有如同多数先进国家一样,把采购疫苗当成优先事项。

可是,如果我们整理一下这一年来的政府宣传、媒体报道,这个政府却一直“宣称”疫苗没问题。去(2020)年7月宣称2021年一季度就有1,000万剂可用;9月时表示疫苗国际采购已签约,台湾1,358万民众可望接种;10月又说东洋BNT疫苗可在明年(2021年)首季到货1,000万剂;11月兴冲冲地宣布2021年中前有1,500万剂国际疫苗;到了12月,更是自信满满说疫苗采购超出预期3,000万剂……结果呢?至5月28日仅有88万剂到位,距离政府自己宣称的数量,或是台湾需要的疫苗,都差得太远。

第一批15万剂莫德纳疫苗于5月28日运抵台湾,至于为何只有15万剂,民进党发言人颜若芳(图)指出,因为一次来太多很难一次消化完。(多维新闻)

蔡英文总统虽然再度重申,我们已经采购3,000万剂,而且预计8月底前就可到货千万剂。但民进党发言人颜若芳随后又在回答“莫德纳(Moderna)疫苗为何仅来15万剂”的问题时,说“因为一次来太多很难一次消化完”。天啊,这是什么疯话?如果15万剂都要努力“消化”,那蔡总统所说的“3,000万剂”是要打个十年八年吗?“民无信不立”,对于跳票这么多次,出尔反尔,毫无信用的政府,人民实在难以信任。

没有疫苗就没有正常生活

在台湾看来没有什么疫情的时候,政府吹吹牛,民众听着爽,小确幸一下也无所谓。然而现在局势完全不同。不管台湾人民多么自律自重,“正常”的生活已经消失了。在没有大规模施打有效疫苗之前,各种活动受到严重限制,餐旅、营队、学习、商务要嘛停机,要嘛如履薄冰,小心谨慎。

最近各校的毕业典礼都改成线上,那哪是什么毕业“典礼”?毕业生根本没有机会在校园跟朋友老师合影道别,回味自己在校的时光。您要想再热情地参加演唱会?想要和亲朋好友逛街吃大餐?想要邀请名人演讲并且现场亲炙风采?想要继续在健身房挥汗如雨锻炼体能?……这些让我们生命充满欢笑的美好活动,都要暂停或是限制。更别说长辈与慢性病患者这些高风险群体的健康、生命,受到多少威胁!

本文作者廖元豪在脸书贴出今年台湾政大毕业典礼的照片,因疫情而无法举办,并指这是特别的一日,因为这届毕业生“生于 921,毕业于COVID”。(Facebook@Bruce Yuan-Hao Liao)

“疫苗”对大多数台湾人民来说,已经不是一个抽象名词,而是救命之所需,也是台湾重新开机的条件。所以,人民对政府的态度,已经从极度宽容放纵,变成高度要求且愤怒之至──急迫情况下,没空等你们吹牛说梦。

政府不救人 也不许人民自救

偏偏在这个时刻,这个政府还是没搞清楚状况。说起疫苗,仍旧有气无力,顾左右而言他。一下说地方政府可以自己去弄疫苗,等到南投县等地方政府真的为民众而去奔走,蔡总统又跳出来说这只能由中央统筹规划(奇怪,这是总统职权吗?),然后政策就来个发夹大弯,限定由中央政府与原厂签约才可以。还把辉瑞(Pfizer)疫苗无法签约的原因,都用空空洞洞无法求证的理由甩锅给中国大陆。甚至还拿超没常识的“找原厂才有保障”这种鬼话来搪塞(谁不知道“水货”才没担保呢),难怪蔡总统脸书(Facebook)被灌爆!

郭台铭(右)欲采购500万剂BNT疫苗进口台湾,6月1日委由妻子曾馨莹(左)出面,赴台湾食品药物管理署递件。(郭台铭办公室供图)

想想,这一阵子公安事故、停水、停电、疫情大爆炸导致停课停业,接着还冒出民进党满口“认知战”却被发现是反串的乌龙事件。请问,满心郁闷的台湾人,谁还要听妳说这些没营养的话?别说地方政府,民间捐赠疫苗在扁政府及马政府时期,均有台塑企业捐赠肺炎链球菌疫苗的先例。结果今日佛光山慈悲为怀,愿意购买并捐赠疫苗,政府也要卡!奇怪了,妳政府不救人,却也不许人民要自救?

卡关的政府令人愤怒

人们生气,为什么?因为妳政府没有一点“爱民如子”的样子。作爸妈的一定都知道,如果自己的孩子有这么大的危险,我们会抱着他,用尽一切方法来急切照顾他,绝对不会像这个政府这样东推西拖讲干话。真的爱护台湾人的生命,不管跟外国公司、国际组织,或是对岸代理商接触,都不会计较什么细节小事,抢到疫苗最重要。

以台湾多年来参与国际社会以及两岸交流的经验,政府若“想要谈成”,有无数方法可以作。我们参加奥运,签订各种协议,白手套、公司、交易……千千万万种方法;但若就是不想作,或只想用“不成”作为政治吵闹筹码,那当然不会成。

人命关天的时候,这个政府在那边计较原厂代理、中央地方,摆姿态作样子。这不是尊严,而是冷血。是一种不把选出妳,供养妳,爱护妳的台湾人命当命看的态度!这就是人们愤怒的原因。当前的民进党政府简直是“政府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护航未经三期试验的国产疫苗

外国疫苗弄不到,就想拿未能进行三期临床试验的“国产疫苗”来撑,拿人民来当实验品。这在许多人看来,又是另一个“不把台湾人的命当命”、“以百姓为刍狗”的事。法律学者刘宏恩早已严词批评,国产疫苗不该跳过第三期临床试验,台大医学院教授陈建炜也呼吁国产疫苗不该匆匆上路。

台湾政府抢先采购尚未完成二期试验的本土疫苗,引起外界质疑。台湾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图)表示,台产疫苗二期试验若通过,安全性不会有问题。(台湾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如果我们无从选择,只有国产疫苗,那或许无可奈何。可是明明有机会取得国际认证且有上千万施打案例的疫苗可用,却要拿这种未经完整程序的疫苗给人民。甚至还由执政党社群部主任范纲皓在网路上散布“其他国家的疫苗也未经三期临床实验”的不实消息,让人怀疑这都是要为“未完成程序”的国产疫苗护航。甚至前端一直卡关国际疫苗,是否也在偏袒国产疫苗?有药可用却叫人吃香灰,妳真的珍惜爱惜台湾人民吗?

一年前的美国,在5月26日发起了为黑人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而抗议的大串连运动,让“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BLM)之在美国全国与世界响彻云霄。终于在今(2021)年的4月21日,不当执法的警员被判决谋杀罪成立。

眼看着新冠病毒死亡人数已经超过SARS,而政府仍满口推托,台湾人是否也要发起“台湾人的命也是命”(Taiwanese Lives Matter, TLM)的运动,让国际社会看到听到台湾人被自己政府呼咙(唬弄)的悲哀,这个政府才会真正来拼疫苗,护台湾人?

(本文经《奔腾思潮》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廖元豪观点】政府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