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变种有“新名字” 台湾还在叫“武汉肺炎”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COVID-19)肆虐全球近一年半来,绝大多数国家与地区仍在学习如何与病毒“共处”,除了广泛施打疫苗外,像是台湾开发的口服中药“清冠一号”等,据称也有减缓症状与重症发生的机会。然而,新冠病毒十分狡猾,如今已衍生出多种“变种病毒”,疫苗的功效因此或多或少打了折扣。过往,世人对这些变种病毒多以“发源地”冠名之;如今,就像新冠肺炎一样,世界卫生组织(WHO)对这些病毒重新“正名”,希望减少“歧视性”用语、避免“污名化”。

世卫组织宣布将新冠变种病毒重新取名,以避免污名化与歧视。(新华社)

5月31日,世卫宣布将英国、南非、巴西、印度等新冠变种病毒的名字分别依出现顺序以Alpha(α)、Beta(β)、Gamma(γ)、Delta(δ)等希腊字母代称,未来假如还有其他变种病毒出现,就会依序按希腊字母命名。此举除了简化称呼,更重要的目的就是避免发生污名化与歧视。WHO的流行病学家范科霍芙(Maria Van Kerkhove)强调,没有国家应该为了侦测到或通报变种病毒而招致名誉受损。

事实上,当新冠肺炎刚“面世”之初,不要说西方国家,就连大陆自己的许多媒体也都称其为“武汉肺炎”,直到2020年2月,WHO才将其正式命名为新冠肺炎,当时WHO秘书长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就曾明白表示,之所以取名为COVID-19,是要避免外界使用表述不准确或带有污名化的名字,且能设立出一个标准命名模式。

正当全球绝大部分国家与地区都愿意遵循WHO的建议时,只有两个地方依旧“我行我素”,一个是美国,另一个就是台湾。由于这两地的“反中”气焰都十分高涨,特朗普(Donald Trump)任内开启中美全面博弈又适逢连任压力、蔡英文政府则是没有什么内政政绩可言只能一直打反中牌,因此任何可以“贬低”中国大陆的方式,台美都不会轻易放过。

但当拜登(Joe Biden)取代特朗普后,事情也有了变化,再加上因“武汉肺炎”、“中国病毒”等说法反而造成美国国内歧视亚裔人士的攻击事件频传,因此拜登特别下令不得再使用相关具有歧视性的言论,除了让特朗普时代的种族歧视风潮降温,也要修补美国社会的裂痕。

反观台湾,官方迄今仍未通令改名,“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等说法都出现在政府官员的说词上,虽然表面上说是言论自由,但暗地里就是负面表列武汉与大陆。行政院长苏贞昌说,只有防疫没有政治,称“武汉肺炎”是遵照多年来哪里发生疫情,就从哪里称呼的通例,“没有歧视也没有侮辱”。疫情中心指挥官陈时中虽坦承确实有歧视疑虑,但总要有辨识的名字,总不能称“那个那个、这个这个”。副总统赖清德则是新冠肺炎、“武汉肺炎”混杂使用。就连具备台湾官媒身份的中央社,迄今都还是大喇喇地使用“武汉肺炎”。

其实,台湾社会部份舆论不仅对武汉或中国大陆有歧视,甚至也表现在此次台湾的疫情之上。许多偏激者直称这次台湾疫情再现,必须归咎于“万华肺炎”,由此可见台湾社会不只上层政府,许多民众也存在着根深蒂固的“歧视”。“上行下效”,政府带头对外歧视,民众有样学样对内歧视,这么一来除了增添仇恨,对于解决问题一点实质帮助都没有。

苏贞昌不仅说武汉肺炎没有歧视意味,还说这展现了言论自由。(吴逸骅/多维新闻)

当各国都希望能够不要使用歧视性用语时,蔡英文政府却还依然故我,“跟不上时代”;再加上绿营无视WHO已经紧急授权给大陆国药疫苗与科兴疫苗,处处打击与污名化大陆疫苗,这正赤裸裸地打了自许最会“滚动式调整”的蔡政府一巴掌,也明白显露蔡政府只会处处以意识形态操弄台湾社会,不只得罪北京,长此以往,也不会见容于国际社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