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杂学|穿越时空会改变历史吗 ”时光旅行”概念来自这部电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穿越”是近年来很热门的影视戏剧题材,不乏穿越时空至古代改变历史、或者被历史改变的剧情。从科学面而论,在”狭义相对论”中,爱因斯坦更正了我们传统对时间的概念,他认为时间不再是一个不可逆转的直线行进,我们观察两个事物间的时间流动,会因为我们所处的环境不同而对时间有不同的认知。

《多啦A梦》的共同创作者藤子不二雄,曾将这个概念对小朋友作简单的解释:有时候我们觉得很快乐,会觉得”哇!时间过的好快喔…”,如果不开心,则会觉得”真是度日如年啊”。这就是相对论的简单解释。

《李伯大梦》(Rip van Winkle)堪称是理性时代前的时空幻想小说鼻祖之一,至今在纽约依旧有纪念其小说的雕像。(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而提到时光旅行、时光隧道的幻想,日本古老传说”蒲岛太郎”,是大家最耳熟能详的。因为救了公主,龙王邀请蒲岛太郎到龙宫一游,想不到只是玩耍了几天,回到了人世间竟然已经是数十年的时间。中国的民间传说《南轲一梦》也有类似故事设定。

跳脱出传说幻想的浪漫,真正从科学面去虚构时光旅行、时光隧道者,则要从1895年,英国维多利亚时代著名的科幻小说家威尔斯 (Herbert George Wells aka H.G. Wells 1866~1946)的小说《时光机器》(Time Machine)开始谈起。

H.G.威尔斯是所有科幻小说、电影的重要鼻祖

威尔斯是一个科幻小说奇耙,除了提出时光旅行的概念之外,火星人入侵地球的《世界大战》(War of the World, 1898)、《隐形人》(Invisible Man, 1897)和《登月先锋》(First men in the Moon)这几部科幻经典小说,也是他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时光机器》也是文学史上,第一部“科幻小说”(Science Fiction)。

H.G.威尔斯写作了文学史上第一本科幻小说,名叫《时光机器》,于1895年面世,该年也是电影首度出现在世界上的时间。(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在书中,威尔斯塑造一位喜欢颠覆传统的科学家乔治(其实应该也就是指威尔斯本人),秘密的研制完成一部时光机器。小说的开头,就在他秘密进行时光旅行、历劫归来后,向好友娓娓道来他的惊人之旅。内容除了人类未来、地球的希望外,也经由他的体验,对人类文明在19世纪末的败相提出了尖锐批判,并对人类未来充满失望。

短暂的向挚友道别后,他又乘坐时光机回到未来那个未开化种族在地球表面上的时空。小说最有趣的地方,是在结尾。科学家的挚友发现他从书架上带走了5本书回到未来,这5本书到底是哪5本?威尔斯认为要重新开始建立人类文明,究竟哪5本书够资格被带回去?

《时光机器》的小说成为有史以来第一本、也是最受欢迎的科幻小说,人类对时光隧道的幻想开始从科学为基础无限延伸。作为科幻题材最好的演绎舞台,电影世界中,当然不能让时光旅行的题材缺席。从威尔斯的小说到电影,那真的是一段短时间也讲不完的故事。

设计时光机

威尔斯的《时光机器》,由于牵涉到的电影技术太过复杂,等到1960年才有人将它搬上电影银幕。 早年在好莱坞担任摄影与编剧的乔治巴尔(George Pal, 1908~1980),1953年推出改编自威尔斯小说《世界大战》的同名电影后,1960年亲自担任导演,将一直以来没有人敢碰的《时光机器》搬上银幕。

《时光机器》中的科学家回到了土崩瓦解的未来世界,想要重建人类社会,他带走了五本书,究竟是那五本书能够重建文明?科幻史有太多人都提出自己的看法。(imdb)

乔治巴尔的导演技巧平平,但是出神入化的特效化妆与停格摄影,将《时光机器》(台湾译为《时空大挪移》)一片,变成影史讲述时光旅行原理与过程的经典。

利用精巧的单格摄影技术(Stop-Motion Animation),巴尔将电影主角透过时光机器运转,看到时间在眼前”快转”的景象,表现的相当奇幻。而那个由巴尔一手设计的时光机器外型,融合维多利亚时代特有的古典风格,加上藉由神秘能量推动运转的时光机转轴动力系统,这个影像已经成为影史上牢不可破的经典画面。

多年以来,影史上出现过太多向《时光机器》模仿与致敬的时光旅行电影,不论是广受欢迎的《回到未来》三部曲,或者是2002年重拍乔治巴尔版《时光机器》 的新版同名电影,都对原始小说牢不可破的时光旅行逻辑进行维护,并且探讨”历史是否会因为时光旅行而改变”的有趣问题。

1979年的《两世奇人》是对H.G.威尔斯原始小说和他在科幻领域成就的致敬电影,片中的时光机器融合开膛手杰克奇案于一炉,奇想开阔又具有科学悖论上之趣味。(imdb)

1979年,著名编剧尼可拉斯梅尔(Nicholas Meyer)推出一部与《时光机器》似乎”有点关系又没有关系”的Cult风格时光旅行电影《两世奇人》(Time After Time)。剧中的主角指明就是小说作者威尔斯本人,他幻想威尔斯真的自己发明了一部时光机器,当时正好也是伦敦发生了著名的”开膛手杰克”(Jack the Ripper)事件,搞得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人心惶惶。

电影中,开膛手杰克原是威尔斯的外科医生好友,一次作案之后,面临警察追捕,开膛手遂潜进威尔斯的家里,自己驾着时光机逃到1979 年的未来伦敦。威尔斯为了追捕挚友,也进入时光机,来到了未来时代,经由一连串冒险生涯,威尔斯终于在1979年的伦敦将开膛手杰克就地正法!开膛手杰克逃到未来,也顺便解释了这件历史悬案发生100多年至今依旧无法破案的原因!

这部电影的奇想,相当受到当时影坛的欢迎。电影结尾还解释,就是因为威尔斯有了这趟奇异未来之旅,所以他回到维多利亚时代后,开始写作一连串可准确预测未来的科幻小说,成为19世纪末最权威的”未来学大师”。

如何改变历史

如果时光旅行真的实现了,它是否可以改变历史?当然,有的人认为可以改变,有的人却不赞成。可被改变的历史,象征着我们有可能寻求更美好的未来,而无法改变的历史,则象征着宿命悲剧,人类会活在无可脱离的情境中。在电影世界中,这个有趣的问题也常常引人探讨。

如热门的好莱坞电影《蝴蝶效应》(Butterfly Effect),就用物理学中著名的《混沌理论》,去论述一点点小改变,会在时光倒转中造成历史大变化。《黑洞频率》(Frequency, 2000)片中的”蝴蝶效应”带来了乐观结局,借着太阳黑子的神秘变动,跨越年代障碍的父亲与儿子能够透过无线电交谈,挽救遗憾改变人生。同样的创意,如今被南韩电视剧《信号》(Signal)以及一连串穿越剧用到溢出萤幕。

1980年的《碧血长天》电影中,尼米兹号核动力航空母舰,挟着庞大火力穿越到了珍珠港事件发生前一日,到底要不要与日军开战,成为电影情节最引人入胜的部份。(imdb)

另一派的看法,认为历史无法逆转,即使如何利用时光旅行处心积虑地改变,所带来的只是不断循环的宿命,甚至是灾难。最耐人寻味想要改变历史却不得的电影,则是1980年的《碧血长天》(The Final Countdown),误闯时空禁区的美国核子动力航空母舰尼米兹号(U.S.S Nimitz CVN-68),带着1980年代的先进武器,竟然来到了1941年12月6日傍晚时分的夏威夷海域。明天日本就要偷袭珍珠港了,舰长面对了历史抉择,究竟要不要用未来武器帮美国重打这场战争?当然,问题最后无解,因为准备进攻日本联合舰队的尼米兹战斗机群,在攻击前一刻又突然地回家了!

《碧血长天》的故事恐怕是参考自日本著名奇幻小说家半村良的名著《战国自卫队》,半村良虚拟了一支拥有陆海空重型装备的自卫队员,阴错阳差来到了战国时代,遇见了年轻的长尾景虎(也就是日后的上杉谦信),自卫队领导者伊藤三尉与景虎惺惺相惜,遂决定用先进武器帮景虎打天下,在川中岛合战中大败武田信玄的铁骑大军,伊藤甚至一刀砍掉了信玄的脑袋!这些来自未来的自卫队员认为,只要强烈改变历史,或许历史”自我疗愈”功能可以震动超空间而让他们回家?但是事实证明,试图改变历史的这些未来人,到结尾只能被历史宿命所淹没毁灭,反而变成历史的一部分。

日本科幻小说大师半村良的小说《战国自卫队》所影响的层面遍及全球影视,其现代人拥有武器回到过去试图改变历史的情节,被全球的影视创意不断衍生故事。(imdb)

《战国自卫队》的小说,以及后续的一系列电视电影,影响了亚洲地区无数的相关穿越剧创作。例如香港的《寻秦记》、韩国的《天军》等等,都是现代武装的特种部队,回到历史关键时刻、试图挽救或是改变历史的故事,看来扣人心弦又相当吸睛,《寻秦记》的热潮甚至从2001年延烧至今,还要继续推出电影版抢市,可见其热卖。

另外,陆剧《步步惊心》也是类似的设计,引来了用穿越来改变宫闱斗争的另类剧码,南韩电视也有颇多相似设计。而日剧《仁医》(Jin)带来的影响,从穿越剧的角度、重写日本影视界最拿手的医疗剧类,也创下收视风潮。

似曾相识

理查马西森(Richard Matheson)是个很多产的奇幻小说家,他最著名的作品,应该是当年那部没有片商愿意上映、却在不久后成为影史不世出经典的时光旅行爱情电影《似曾相识》(Somewhere in Time)。而《似曾相识》在1979年面世,让以往的时光旅行电影,从硬梆梆的科学理论描写、改变历史的伟大目的,转变成为令人挨痛得浪漫剧,至今依旧是时空旅行电影的经典。

马西森匆忙写就的小说《Bid Time Return》,改编为电影后,树立了时光旅行电影不见得一定要走硬派科学与历史悖论的老路,也可从中获取浪漫元素。(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马西森写的小说《Bid Time Return》当年在一上市不久就偶然被环球片场制片 史蒂分赛门(Stephen Simon)买下来,但片厂对此题材毫无兴趣,搁置许久。等到终于有机会开拍,但是片场觉得用Bid这种莎士比亚时代常用的古典英字来当成电影片名,可能会有点对大众疏离感。故编剧马西森和法国导演Jeanot Szwarc与赛门一起绞尽脑汁,最后是想到了《Somewhere in Time》这个旷世片名....

《似曾相识》刚推出时不受重视,但是随着重播、VHS影带的贩卖和原声带的热卖,如今已然成为不可超越的穿越时空爱情经典电影。(imdb)

写这本小说时,其实是马西森跟家人在圣地牙哥渡假的时候,在一家旅馆里面,他看到了典藏于内的美国20世纪初话剧女明星毛德亚当斯(Maud Adams)的照片,深深迷上了她,遂以自己当男主角,匆匆忙忙把这个念头写成小说。

由于后来电影翻红,使得拉赫曼尼诺夫(Sergei Vasilievihc Rachmaninoff)的《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第十八段降D大调如歌的行板(Rhapsody on a Theme of Paganini)成为疯狂流行的迷因,此为配乐大师约翰巴瑞(John Barry)的点子。巴瑞不仅用友谊价为该片写了旷世流传的配乐,还帮小说中男主角所迷恋的曲子,改成现状。不仅此片配乐至今隽永,连带地也让拉赫曼尼诺夫从古典音乐的殿堂走上通俗文化的宝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