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兴疫苗】不敢打“祖国疫苗” 台湾怎能入世卫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台湾还在为新冠(COVID-19)疫苗所困时,世界卫生组织(WHO)则替全球再度捎来一则“好消息”。世卫正式宣布,将中国大陆药企科兴新冠肺炎疫苗列入“紧急使用清单”,成为继国药疫苗后第二款获世卫认可的中国大陆疫苗。

针对近来的台产疫苗争议,蔡英文表示,若台湾没有自己的供给能量,就会处处受制于人。(Facebook@蔡英文)

这项“好消息”,对于当前陷入疫情险峻的地区、以及迟迟无法获取新冠疫苗的国家来说,想必又是一剂强心针。不过可惜的是,即便台湾目前求“苗”若渴,但民进党政府事先早已多次帮台湾民众回绝了,甚至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还嘲讽式地称“他们有在打的,我们不敢用。”言下之意,在中国大陆被广泛使用、如今又被世卫组织“认证”的国药、科兴两款疫苗,就在民进党政府的“不敢用”之下,这项“好消息“对台湾民众来说,可谓不痛不痒、与己无关。

平心而论,鲜少有疫情艰困的国家地区,能够与台湾一样有“骨气”,对疫苗如此挑三拣四。基本上,只要任何国家政府一有机会获取获得国际认可的新冠疫苗,二话不说能引进的化就先引进国内储存、或者赶紧下单购买,接着再考虑如何应用。

反观台湾,面对中国大陆研发生产的新冠疫苗,政府先直接“拒绝”;而若是来自大陆代理商贩卖的欧美疫苗,蔡英文政府又强调需与“原厂”洽谈;即使中国大陆自制新冠疫苗通过世卫认证,蔡政府仍推托台湾民众“不敢用”。这也难怪近来因种种因素导致新冠肺炎确诊者死亡人数节节高升的台湾社会,在面对蔡英文政府宁要政治不要“命”的荒谬决策下,频频在媒体与社群平台炮轰蔡政府,更出现企业与民间团体欲自行洽购疫苗捐赠政府等“非正规”现象。

坦白说,积极融入国际团体组织、争取参与世卫大会(WHA)一直是民进党政府长久以来的目标。但实际上他们的作为却又常与之背道而驰。2020年年初疫情爆发后,台湾本土也接出现确诊案例,民进党政府为了缓解民众对疫情的恐慌,不惜一切杠上世卫秘书长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还讥笑世卫组织的英文名该从“WHO”改成“‘C’HO”,以此表示世卫组织是由中共操控的木偶,甚至还以种族歧视之词辱骂谭德塞。不过这一切的恩怨,世卫组织尔后不但放下,甚至还让台湾加入“COVID-19疫苗全球取得機制” (COVAX)平台,成为最早给予台湾新冠疫苗的国际组织。

尽管如此,看似与世卫扞格不入的蔡英文政府,在某些部份却又“愿意”尊从世卫的规范。举例来说,近期在台湾被炒红的本土高端与联亚疫苗,最大争议来自于很有可能不经过三期试验就取得“紧急授权”(EUA),民进党政府的解释是“各国药厂的新冠疫苗在第二期普遍就拿到‘紧急授权’”,尽管事后被多方专家学者“打脸”政府说法是有误的,但其实更早以前台湾官方针对本土疫苗只要二期的说法,称“将随世卫组织正在制定‘免疫相关保护指标(ICP)’作为本土新冠疫苗的上市标准。”

吕秀莲施打AZ疫苗,称无任何不适,并鼓励台湾民众踊跃施打疫苗。(Facebook@吕秀莲)

那么,若反过来问,既然民进党政府在衡量本土疫苗是否能够施打是依据世卫组织颁布的标准,为何不能接受中国大陆的国药与科兴疫苗?也就是说,民进党政府自始自终一直处于“矛盾”的状态,一方面相信世卫的科学指引,但另一方面,看到世卫通过大陆疫苗又选择质疑,之所以“背道而驰”的个中原因,不多猜想也是充满意识形态的“中国因素”。

曾几何时,民进党政府有否认真想过,之所以迟迟无法踏入世卫的原因,除了两岸关系无法处理好之外,有无可能也是来自民进党政府总是见风转舵的“不科学”态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