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民进党护驾台产疫苗七大疑点 反中认知战还能打多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卫福部在当地时间5月30日宣布,与台湾疫苗厂商高端疫苗、联亚生技签订了疫苗采购合同,采购总数高达1,000万剂,此一消息震惊台湾朝野,因为这两家厂商都尚未完成临床二期实验,高端疫苗的临床二期实验主持人谢思民甚至在脸书上表示困惑,为何在临床二期都还没解盲就签订采购合同,万一解盲失败怎么办?

高端疫苗临床二期主持人谢思民在脸书粉专上,表达了对台湾卫福部与高端疫苗签约的疑虑。(感染症医学会发炎人-黑捷克医师@Facebook)

各界对于台湾卫福部此一举措感到不解也是情有可原,毕竟高端疫苗的母公司基亚生技,在台股市场有过不太光彩的历史,2014年基亚生技的肝癌药物临床三期解盲失败,迎来了连续19天的跌停板,被视作台股生技史上的核弹级事件。

正常来说,企业获得大笔的订单,应当都会被当作是利多消息,尤其对一间开发新药的生技公司来说更是如此,不过因为这笔订单的争议性实在是过大,并且存在过多“反人类”的因素,5月31日台股开盘后,高端疫苗的股价不仅没有迎来井喷,反而是开低跌停。(延伸阅读:【台湾“苗乱”】尊爵高端的台产疫苗 台湾人等得起吗

5月31日高端疫苗跌停后,蔡英文紧急出面加开线上记者会,反遭台湾网民戏称“高端疫苗路演”。(梗图资收所@Facebook)

眼见资本市场对台产疫苗如此“不领情”,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赶忙在5月31日的记者会上帮忙台产疫苗说好话,蔡英文也在当晚也加开线上记者会,强调指涉政府炒股的说法是空穴来风,然而台湾舆论和资本市场依旧视作马耳东风,台湾网民讥讽这两场记者会是高端疫苗的路演,资本市场更是在后续的两个交易日送了两根跌停板,而且还是开盘即锁死,而台北市长柯文哲更是大表无奈“到现在为止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超过100人,没看过总统蔡英文出来开记者会,可是5月31日高端疫苗股票一跌停,刚好蔡英文就赶快出来开记者会了”。

故技重施 给老对手国民党泼脏水

眼见资本市场和民众对台产疫苗如此没有信任感,政府亦深陷炒股疑云难以脱身,民进党政府仍旧不忘出动政府部会、医学权威、网军侧翼来帮忙“洗白”。

民进党最惯用的技俩就是对民众搧动“国民党更烂”,侧翼网军更是遭讽,在互联网上进行辩论处于劣势时就开大绝“不然你要投国民党吗”。脸书(Facebook)粉专“Gtokevin小商人靠北干古股份有限公司”在5月31日夜间发文,指称前高雄市长韩国瑜时期担任高雄市青年局局长的林鼎超,持有9万6千股的高端疫苗股票,立场激进绿营小党基进党以及民进党籍诸多立委仿佛如获至宝,纷纷开酸林鼎超是“少年股神”,并把炒股脏水泼向国民党,指称国民党“作多高端疫苗后转放空”来牟利。

脸书粉专Gtokevin小商人靠北干古股份有限公司指出,国民党籍前高雄市青年局局长林鼎超持有96张高端疫苗股票。(Gtokevin小商人靠北干古股份有限公司@Facebook)

该粉专爆料资讯是透过林鼎超公开申报的资料找到的,该项资料显示股份是2020年1月份移转到林鼎超帐下,彼时高端疫苗还尚未挂牌,而林鼎超事后也出面澄清自己是在2018年就购买该公司股票,并且一直持有没卖出,称得上是“正常投资”。且持股9万6千股看起来持分不少,但实际换算下来其实就是96张。

而民进党指称国民党“作多后放空”,但是高端疫苗在股票市场上并没有开放融资及融券,换句话说它只能买进现股,且并没有券可以放空。民进党这个脏水泼得可谓软弱无力,反遭台湾网民质疑“如果没有政府机构现职的国民党员都可以有96张高端疫苗,那么执政的绿营大佬们究竟持有多少倍呢”、“国民党员财产一查就有,民进党的却查不到”,只能悻悻然放弃在此议题上作文章。

“权威”出面 漏洞百出反遭打脸

兼任台湾卫福部咨询委员的“疫苗权威”,台大医院小儿部主治医师李秉颖成为民进党哏图的主角,出面“释疑”七大疑点,但是这份充满槽点、漏洞百出的“释疑”不但没有厘清任何疑点,反而成了提油救火的“猪队友”,甚至还得罪了连蔡英文都不敢轻慢的郭台铭,惨遭台湾网民屠戮成为“国际笑秉”。

李秉颍释出哏图,试图给针对台产疫苗的疑问释疑,但是内容漏洞百出反遭台湾网民打爆。(诸葛村夫你他妈@Facebook)

李秉颍厘清的第一个疑点“近来台产疫苗被污蔑的看法”,称这是有心人士“看不得台湾好,不以台湾利益为优先”,但是平心而论,质疑台产疫苗的声音皆是因为它还没通过临床二期,尚未解盲就与台湾卫福部签约,因而对其安全性产生疑虑,并非执意唱衰台产疫苗,李秉颍在第一项“释疑”就给所有的质疑者扣上了“政治异议者”的帽子。

第二个疑点“分析台产疫苗跟他国疫苗优劣”,李秉颍直接说道“台产疫苗使用的是蛋白疫苗,比较可靠”,BNT、莫德纳使用的核酸疫苗在技术上确实是存在较多不稳定因素,这也促使台湾厂商多选择蛋白疫苗、大陆厂商选择灭活疫苗的原因,但说穿了其实就是“没有能力研发核酸疫苗”,而且台产疫苗皆尚未通过临床二期实验,在临床三期都还没一撇的情况下,“比较可靠”是从何比较而来的?

第三个疑点先前民进党侧翼网军广为散布,指称国外大厂疫苗皆是尚未完成临床三期就获得EUA(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紧急使用授权),试图为临床三期没一脚的高端疫苗开后门的意图可谓司马昭之心,不过蔡政府始终不敢讲的是,国外大厂都是在临床三期已取得期中报告的数据才申请EUA的,且即便取得EUA也还是持续进行临床三期,而并非民进党侧翼网军所言“仅完成临床二期就取得EUA”。

实际上仅完成临床二期实验便上阵的疫苗是存在的,分别是中国大陆的康希诺和俄罗斯的卫星五号(Sputnik-V),前者仅供解放军、中国大陆的外交人员和公务人员施打,后者在俄罗斯境内亦不受民众信任。嘴上喊着“反中”的蔡英文政府挑选如此参照对象,真是可谓“口嫌体正直”。

第四个疑点指出“挺台产疫苗是否为炒股”,李秉颍指出“台产疫苗投入几亿元(新台币)不一定成功,但失败便血本无归,说是炒股没有依据”,但新药研发的投入岂是区区新台币数亿元便可成功的?美国政府对疫苗厂的投资及预先采购,截至2020年12月中旬就达到了124亿美元的规模,才有了辉瑞(Pfizer)和娇生(Johnson & Johnson)两支疫苗,对比之下区区数亿元新台币押注在少数1至2间药厂简直与肉包子打狗无异。

李秉颍第五点指出以色列在疫苗厂仅临床二期阶段便下单购买,不过却忽略了在2020年期间,包括以色列的各国政府都是在“赌”,试图抢在疫苗完成研发前先行圈存产能,以便在疫苗研发完成后优先取得疫苗。而现今国际上已有多种事证有效的疫苗现货可供购买,在台湾需“苗”孔急的情况下,还向临床二期尚未完成解盲的台厂下单,显然并不合理。

第六个疑点聚焦在是否有企业捐助疫苗的情况,李秉颍直接指出王永庆有“捐钱”让中央政府统筹购买,试图防堵地方政府、民间机构购买疫苗的意味相当浓厚,不过李秉颍举了王永庆的例子恐怕又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台塑企业麾下的“王詹样基金会”曾在2007年捐赠肺炎链球菌的疫苗给台湾卫生署(现台湾疾管署),且后续直至2018年都由持续进行捐赠。更讽刺的是,彼时的台湾卫生署副署长还是现任的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

而最后一点则剑指郭台铭近期捐赠的BNT疫苗,李秉颍表示疑问“听说那一批快到期,如果购买后到台湾,再算上封缄检测的时间,是否能确保在效期内使用,除此之外无意见”,相同的说法也在资深媒体人周玉蔻的节目上表述,但事后却又改口说“误会一场”,表示并不知道郭台铭何时购买疫苗,也不知是否快到期,只是提醒要注意。平心而论,作为要“厘清事实”的文宣,并且是台湾医界颇有声望的人物,还在政府机构担任咨询委员,竟使用未经查证的“听说”来进行宣传,文宣如此品质简直以卵击石。

李秉颍虽表示“听说郭台铭购买的疫苗快过期”为误会,但作为专业人员却仅用“听说”的信息就发布资讯,令人感到不解。(台湾卫福部疾管署@Youtube)

更令人细思极恐的是,这份文宣还几乎是同步让脸书上侧翼网军的粉专进行发放,民进党政府若是能将“大内宣”的精力用在防疫措施的部署,台湾当今恐怕不会是这种景况。(延伸阅读:李森科主义再现:前苏联幽灵正垄罩台湾

总结来说,台制疫苗在蔡英文出台时间表,出面“挂保证”的前提下,临床二期“解盲成功”的概率应是相当高的,但是解盲数据对比国际大厂的疫苗如何,可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了,而在政治力施压促成解盲成功的疑虑下,也势必会让各界对台产疫苗效力的信用打折扣,如此作法可谓揠苗助长,杀鸡取卵。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