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抚民进党 是一代台湾人的政治圣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从缺水缺电引发的舆情围剿,到疫情蔓延触动的民意反噬,眼下的民进党正在经历从未有过的慌乱低谷。而回首此前类似失足,应当是2006年至2008年间,陈水扁弊案连环爆时,民进党遭到贪腐热铁烙身,留下了不堪印记,结果既输了大选,又失去政权。

但也正因这般低迷,让本非党内脊梁的蔡英文有了崛起契机,于2008年成功击败蔡同荣、辜宽敏,成了民进党史上首位女性党主席。后其虽在2012年总统大选中铩羽,却又因现身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而声势大涨,并趁胜追击参加了2016年大选,成功击败国民党候选人朱立伦,成了台湾首位女总统,开始其执政生涯。

总统蔡英文(左)2016年5月20日宣誓就职上任,晚间在台北万豪酒店举行晚宴,蔡总统与副总统陈建仁(右)在晚宴上相视而笑。(中央社)

由历史角度观之,蔡英文与民进党的命运相互缠绕,前者的崛起侧写了后者的再临,而推动一切进行的,便是李登辉时期成长的一代台湾青年。其经历了“台湾人的悲情”氛围渲染、教科书修订下的史观移转、政权轮替后的“转型正义”当道,并在高中与大学时期,遭遇“太阳花学运”事件冲击,形成了某种特殊的一代世界观。

在此世界观中,支持民进党便是理所当然的政治正确,青年们或许未必觉察,却已在潜意识中习惯这般思维。而正因有此等“痴情执念”,使其明知政策空洞荒谬,仍能照单全收;目睹官员贪赃枉法,亦能转头无视。即便残酷现实摆在眼前,其仍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姿态,用一双“台湾人的悲情之手”,固执地爱抚眼前佯装弱势的民进党。

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不满服贸协议处置程序的抗议青年,高举标语表达诉求。(Reuters)

“觉醒”的青年们

以近期的疫苗争议为例,疫下的各方捐赠与洽售,在拆穿了“中共阻挠台湾取得疫苗”的荒唐借口,且不论民进党政府真实用意为何,其为台产疫苗保留市场的动作十分明显,却仍有不少青年“不悔初心”,执意相信“扶植台产疫苗是重要战略”、“中共打压导致台湾无苗可用”等话术,并认为一切与自己想法不同的论述,皆是中共“有意分化台湾”的认知战,故眼下正是捍卫“台湾自主”的关键时刻,蔡英文与民进党“需要支持”。

然与现实发展相对照,民进党并非所谓“被针对的弱势”,而是自2014年“太阳花学运”起,便横扫台湾政坛与舆论的终极政治正确。其懂得推销议题、包装政策,从能源、女权、劳权、环保到司法改革,将自己扮成了“进步价值”代言人,披上“左派”皮囊,举起“反霸”旗帜,完全迎合多数年轻选民的胃口,并以此站上某种“道德高地”,掌握了话语权柄,可以将异见者打成“亲中卖台”的“中共同路人”,施以千刀万剐的舆论凌迟。

2015年3月17日,时任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在台北应邀出席“这不是太阳花学运:318运动全记录”新书发表会。(中央社)

此外,这些青年所谓“与自己想法不同的论述”,其实在更大程度上,是与“民进党”炮制氛围有异的观点。长年以来,民进党之所以能在青年间无往不利、甚至掠夺各大领域话语权,除了国民党在此方面太过笨拙外,网军与各界侧翼的助阵堪为关键。

而两者身分看似不同,目的却是殊途同归:为民进党护航。网军擅以传销手段制造新闻、散播精美示意图,召唤受众最原始的情绪反应,使其还来不及详加思考查证,便已先被意识形态议程宰制,近期甚至演化出了“自导自演”的角色扮演认知战;侧翼则以专业术语包装护航话术,并打出看似显赫的镀金学历与经历,以遮掩自己全无知识与专业尊严的动机,用“相对高级”的方式,成了“觉醒青年”的心灵领袖。

国民党文传会5月25日召开“绿色认知作战,枪口正对台湾人民!”记者会,民进党网路社群中心副主任杨敏的丈夫林玮丰,长期在台湾网站PTT造谣。 (国民党文传会供图)

集体爱抚造就圣战

然无论是邪教般的传销手段,抑或沙龙风的造势护航,其背后象征的,都是一代人的良知与道德沦丧。两者之中,又以侧翼的涌现最为具象。

侧翼虽与被台人戏称“1450”的网军类似,皆为拿钱办事,但网军往往无具体身分与脸孔,且专擅围殴、顾忌单挑,若非如蝗虫过境般出没,就是尚在集体休憩,等待下次的群攻召唤;但侧翼往往拥有跨界的光环加持,从医界、出版界、金融界、法律界到学术界,全都戴着一张精英、有个性的面孔,但凡政府遭遇质疑,不管是否涉及己身专业,先出动再说。

《经济学人》发布最新封面的同一天,台湾有侧翼在脸书(Facebook)上将此封面与带有弹孔的靶纸并列,写道“只要这个岛上有一万人都能在七公尺以外用手枪打中敌人胸口,我欢迎你来台湾当特首看看,来一个我们打爆一个”。(Facebook@ Emmy追剧时间)

以自欺欺人的“校正回归”为例,当疫情指挥中心首创此举时,立刻有不少医学与非医学专业的侧翼出来担保护航,表示“国外早就有很多类似案例”。如此信誓旦旦虽很快就被“校正回归”的日常化打脸,但其并不在乎,更无意反省检讨,而是迅速迁往另一战线。其余则尚有“G7史无前例挺台”、“各国疫苗皆只进行二期试验便申请紧急授权”等,案例多不胜数。

在这些侧翼眼中,专业不过是让自己进入民进党麾下的垫脚石,被反复践踏实属正常,正如名声亦不过是其吸引“觉醒青年”的诱饵,腐烂发臭后再以香粉遮掩即可。其言行举止虽无任何专业道德操守,却让自诩独立思考的“觉醒青年”欲罢不能,只因这些论述扮演了催化政治高潮的媒介,烘托了一种民进党受委屈的奇诡氛围,宛若失落的耶路撒冷,诱使“觉醒青年”纷纷出手爱抚民进党伪装的鞭痕,集体踏上了拯救台湾的“圣战”之路:只有敌我,没有对错;只有信仰,没有现实。

为给台产疫苗护航,绿营侧翼制作指称“三大国际药厂皆在临床二期即EUA”讯息的图卡,在脸书上广为散布。(Facebook@范纲皓)

在此脉络下,网军、侧翼与“觉醒青年”唇齿相依,一个提供高潮飨宴,一个反哺表演舞台。可悲的是,在不少“觉醒青年”看来,父执辈一代受“国民党威权遗毒”侵害,已失去自我思考能力,而自己作为“新生一代”,正在重塑台湾宿命,要自“中国霸权”中“觉醒”,并在艰困环境中勇敢逆行。然而到头来,其不过是自陷想象魔障,并逐步成为曾经厌憎的对象。

疫情肆虐下,“觉醒青年”的爱抚格外刺眼,却也相当显眼,昭示了这场“圣战”将不因民进党的暂时受挫而停歇。眼下舆论围剿虽烈,只要“觉醒青年”的“思想火种”未灭,民进党便永远会有下次的燎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