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掐住了台湾人的命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疫情失控以来,地方政府与民间团体、企业纷纷提出要自行采购疫苗,而民进党政府的态度除了对“中国疫苗”相当感冒外,仍然强调一切采购都要由中央统筹,直到5月28日才迫于压力,宣布开放民间跟地方政府“按中央规定”申请递件。

然而,看似向下放权的民进党政府,实际上设下了重重关卡给有意采购、捐赠疫苗的单位,从卫服部公布的八项文件来看,许多捐赠方或采购方都直呼,最难的就是“原厂授权书”一项。

截至6月3日中午,台湾地方政府跟民间采购疫苗统计。(廖士锋/多维新闻)

对此,台湾云林科技大学科技法律所教授杨智杰投书台媒《联合报》,他表示按照《药事法》第三项的授权,台卫福部于2016年9月8日制订了“特定药物专案核准制造及输入办法”,明订在紧急公共卫生情事之需要而申请核准制造或输入之药物,所需缴交的文件包含“完整预防或诊治计划书及相关文献依据”、“所需药品数量及计算依据”、“药品之说明书”以及“国外上市证明或各国医药品集收载影本”,这个办法所规定的,其实只有四项文件。

而此次台卫服部对于民间、地方政府采购新冠肺炎疫苗却有八项文件的要求,杨智杰特别提到,其中四项文件:“供货时程”、“有效期限”、“冷链及仓储设备”以及“原厂授权书”均为原法条所无。他更指出,《传染病防治法》有规定:“无法办理前项作业程序,又无其它药品可替代者,中央主管机关得例外开放之,并向民众说明相关风险”,他称进口疫苗议题实务上都是“事在人为”。

而为何原厂授权书如此紧要呢?根据其中一个捐赠团体、国际佛光会中华总会长赵怡受访时表示,原厂授权书之所以有很大难度,因为必须先得到政府核发“药品许可证”,才能向药厂申请原厂授权书;而此前台湾疫情指挥中心发言人庄人祥针对BNT疫苗争议时曾表示,若要引进疫苗来台就要先取得药证,“如果真的有心要采购疫苗,就应该先透过药商前来申请药证”。

台湾卫生福利部部长陈时中在开放地方政府跟民间采购疫苗上,态度几经变化,最后提出需要备齐八项文件方可申请,其中许多是法条所无。(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

这是一个迴圈、问题症结也显然在此。不只是佛光山说原厂授权书最难办,连“文件最完备”的郭台铭捐赠案,卫福部长陈时中也指称他缺了原厂授权书。其实,不仅地方跟民间外购疫苗难以取得药品许可证,就连民进党政府购买与进口的az疫苗及莫德纳疫苗,都没有取得药品许可证,而是由“食药署/CDE审查及召开专家会议讨论后,核准由疾管署专案输入”。

从台湾卫福部对官方进口疫苗的解释、以及民间采购的难题,两相对比之下即可看出,官方进口疫苗使用的是紧急模式,而地方跟民间若要进口疫苗,官方的规范则回复常态(缓慢)模式。

换句话说,这段时间以来关于地方政府跟民间采购疫苗的风风雨雨,从不允许到开放,再到申请方感到困难重重,绕了一大圈,最关键的钥匙(即药品许可证)其实自始至终都是掌控在民进党中央政府手上,陈时中几度改口、甚至对申请文件“嫌东嫌西”,一度还称确诊趋势下降、疫情趋缓,就是没让人看到,仅仅要求别人递交唯有自己才发得出去的文件一项,他根本就是“稳赢的”。

悲哀的是,民间采购方不少都带着极为卑微的态度,佛光山甚至已经退让到“我们只出钱、给政府处理”的角色,而科学园区科学工业同业公会更高分贝强调自行购买疫苗是产业自力救济、“不是找麻烦”。

对于疫苗进口,民进党政府握住这把钥匙,再搭配绿营侧翼跟绿媒对BNT疫苗抹红(指其为“中国疫苗”)、抹烂(指其为品质不佳的B1型),以及不断鼓吹台湾自产的疫苗即将成功、强调国际疫苗药厂只会跟中央政府签约(事实上多国都已开放民间跟地方政府购买疫苗)和宣称6月底前即将有200万剂疫苗到货等信息,近期这场疫苗乌贼战,民进党已经成功在望。

从5月中旬疫情爆发以来,整个社会花费无数心力在打疫苗口水战与认知战,但同时全台确诊殒命人数达破百,疫情始终无法好转,代价是何其惨重,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就算民进党赢了,惨败的仍免不了是台湾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