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派学者号召台人为台产疫苗承担 自已却已在美接种BNT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近来新冠肺炎疫情严峻,医疗、筛检等量能不足,令台湾民众非常担忧,疫苗供给也不乐观,蔡英文政府目前为止仅进口了77.12万剂AZ疫苗及15万剂莫德纳(Moderna)疫苗, 供给第一线的医护人员使用。此外,蔡英文政府把期待放在台产疫苗的意图也非常明显,但是台产疫苗现在的实验进度并不顺利,目前仍处于临床二期实验阶段。

著名台读学者蔡丁贵在脸书发文,表示台湾民众应已行动支持台产疫苗的临床三期实验,但也透露自己已在美国施打BNT疫苗。(蔡丁贵@Facebook)

台湾著名的独派学者蔡丁贵于当地时间6月2日在其脸书(Facebook)发文,呼吁台湾民众参与台产疫苗的临床三期实验。

蔡丁贵此前曾主导太阳花学运,以及核四厂封存等活动,他在脸书上表示,他以前带头在街头参加非暴力抗争,承担法律责任及司法追杀,但这次的公开呼吁不同于以往,因为他无法亲自参与,所以承担很大的心理压力。

蔡丁贵过去曾主导太阳花学运、核四场封存等运动,为著名台独学者。(维基百科)

蔡丁贵表示,台产疫苗最好还是按照既有世界卫生组织(WHO)或美国食药署(FDA)对疫苗授权的审查机制走,这样对社会大众比较有说服力,安全度也比较高。他指出美国疫苗临床三期选择到以色列进行,是一个专业与政治的决策,对疫苗制造商及以色列政府都是。

蔡丁贵也指出,台产疫苗现在要进入临床三期,以当前国际情势来看,不太容易到其他国家进行临床三期实验,因此唯一的选择就是在台湾内部进行。

蔡丁贵呼吁台湾卫福部,要求台产疫苗制造商提出在台湾进行临床三期实验的计划,模仿美国疫苗制造商到以色列进行第三期临床实验的模式,找到一、两万人以上接受实验,如果台产疫苗真的是与美国制造的疫苗水平相当,成功的机会应该很高,因此关键的问题是如何找到这些愿意参与第三期临床实验的民众。

蔡丁贵认为,美国疫苗制造商在以色列的实施方式都可以参考。在台湾还可以加上“自己的国家自己救”的元素,征求参与新冠肺炎防疫战最前线的守卫队队员。他强调台湾的情势连疫苗的选购都离不开中国的压迫,因此台湾人要自力更生,就是在不得已的时候自己要勇敢承担风险,可能会产生牺牲,但若没有尝试就很难突破。

蔡丁贵说道,历史上这样的进退两难的时刻很多,台湾人如果找不到一、两万参与疫苗临床实验的勇士,台湾人的子孙就只能继续沦为国际社会强权的奴隶。

但在如此热血沸腾的发言之后,蔡丁贵表示,因为自己已经在美国打过两剂辉瑞(Pfizer/BNT)的疫苗,不适合参与台产疫苗临床三期实验,所以也没有立场公开提出自己不能参加的想法。但他仍不忘打气,指出现在台湾缺少的是有人出面号召民众参与台产疫苗的临床三期实验,愿意承担可能牺牲自己的风险,当然台产疫苗制造商与台湾统治当局应该提出配套措施。

蔡丁贵最后呼吁“自己的国家自己救”,指出平常许多民众都拍胸脯保证自己多么爱台湾,这个关键时刻是是上防疫战场第一线的时刻,借此测试一下是用嘴巴或行动来“爱台湾”,更表明从某个角度来看,这样的行动计划也是一个公民社会对国际强权体制压迫台湾的非暴力抗争革命计划。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