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已登陆火星 台湾的“太空战略”仍在襁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就在台湾社会陷入新冠肺炎荼毒之际,当地时间5月31日,立法院三读通过《太空发展法》,成为台湾首部与太空发展相关的法律,堪称是台湾太空事业发展的新开端。其实,台湾过去在“台美合作”时期,就曾提供美国许多优秀的太空领域人才,90年代初政府也成立了“太空中心”,但对社会大众来说,不论是政府或民间,30年过去了,似乎一直未能看到台湾整体的太空领域规划与突出表现。

台湾民众党籍立委高虹安,于脸书上恭贺台湾立法院通过《太空发展法》。(Facebook@高虹安)

甫通过的《太空发展法》立法宗旨即说明,台湾为全世界第32个拥有卫星的国家与地区,为因应近年来商业应用性太空活动逐渐普及,台湾虽然已具备初步太空产业链,但太空事务为全新领域,因此亟需完善法制基础。显见台湾官方虽欲抢食太空产业这块大饼,却也深知台湾的种种缺失与不足。

该法除规定科技部主管外,科技部也应设置公有发射场域,供各中央目的事业主管机关及民间使用,且太空发展相关讯息在符合国安及利益原则下得公开。其实,2019年底与2020年初,台湾民间公司“晋升太空科技公司”就曾想在台东县发射自制火箭“飞鼠一号”,却因为被爆出试射地一来属于原住民保留地、再者“鱼塭变火箭基地”违反《区域计划法》,遭台东县政府依法开罚 新台币40 万元,且有权拆除违法设施,后来是科技部介入后,才于2020年2月试射,没想到却又因故中止。

反观中国大陆,先是2020年12月,其“嫦娥五号”飞船携带月球表面土石样本成功返回地球。今(2021)年2月10日,天问一号又成功进入环火轨道,成为大陆第一颗人造火星卫星;到了5月15日,天问一号携带祝融号火星车成功着陆于火星的“乌托邦平原”,使中国大陆成为继美国后第二个完全成功着陆火星的国家。

甚至,中国大陆永久性的太空站,也在近期有突破性的发展。4月底,天和号核心舱成功发射后,近日,还将为天和舱送去三名航天员,开始三个月的驻点工作。预计到2022年,会再发射“问天”实验舱和“梦天”实验舱两舱段,组成天宫号太空站,待2024年国际太空站退役后,天宫号太空站将成为近地轨道上唯一的太空站。

可以说,当世界各强国大多仍因疫情只能在内政上继续焦头烂额时,中国大陆反而仍按其既有规划、2030年前成为太空大国稳步前进。虽然有评论称其是借此与美国抗衡、欲独霸世界,但不可否认的,中国大陆以国家领头,确实在航天太空产业投入相当多的心力,也才会有目前的成就。

而台湾迄今在太空发展上,未曾有太过突出的表现,日前的私人火箭试射一波三折就是明证。其实,台湾早已有卫星研制能力,福尔摩沙系列卫星就是最好的例证,但几乎都委由美国发射,自主性薄弱,要真正向太空投石问路,火箭能否顺利升空就是关键。然而,虽有部分台厂已打入国际太空产业的供应链,例如中华电信旗下的中华精测,是马斯克(Elon Musk)创办的太空公司SpaceX的供应链伙伴,但这多属于企业的单打独斗,台湾整体的发展仍停滞不前。

台湾已有部份企业与马斯克创办的SpaceX进行合作。(Reuters)

太空科技之所以在近年来受到各国的重视,主要是其商业化带来的巨大发展潜力,卫星产业与火箭发射领域更是个中关键。对台湾来说,太空产业绝对是可以好好发展的领域,晚近也有中央大学新设立了太空系,与原有的成功大学航太系一南一北若能更有效地配合,对台湾的太空事业发展绝对具有正面意义。然而,若政府只会耗费精力于内斗、喊喊口号、汲汲营营于反中意识形态的巩固,而不依据台湾具体能力提出有意义的规划,那么,就算有舆论称希望让太空产业成为台湾新的“护国群山”,一切仍只不过是沦为纸上谈兵,永远都无法看到台湾真正进入太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