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舆论场突围 中国外宣扭转“挨骂”之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习近平5月31日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针对外宣和媒体系统发表了讲话,指示外宣和媒体系统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该次会议还邀请了复旦大学教授张维为就此讲解、提出工作建议。

习近平曾在福建官场任职达17年之久。图为3月25日,习近平考察福州闽江学院。(新华社)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中共以往谈“外宣”的方式,这次习近平的讲话中很少直接提及“外宣”一词,反而大量使用“国际传播”一语来表述中国的对外宣传工作。这样的思路,隐隐约约反映中国官方在外宣上的认知变得更加灵活,尝试摆脱以往用内宣口径处理外宣的毛病。

多维新闻过去曾多次撰文指出,中国外宣往往沿袭国内僵化、八股、乏味的宣传方式,令国外阅听众难以理解或接受;当西方舆论针对特定议题围剿中国时,中国外宣系统也常常陷入无力还击或被动挨骂的窘境,总体而言成效不彰。

现在习近平提出要“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方法上“要采用贴近不同区域、不同国家、不同群体受众的精准传播方式”,来讲好“中国故事”,“增强国际传播的亲和力和实效性”,其实也就是注意到以往外宣的短板,企图用更因地制宜的方式,来争夺中国声音的国际话语权。

其实,从去(2020)年新冠疫情延烧全球以来,中国在外宣工作上是有进展的,这反映在西方对中国媒体影响力增强的担忧上。今(2021)年5月时,国际记者联盟(IFJ)发布了一份名为“COVID-19故事:揭开中国全球策略”的报告,其针对全球50个国家的54个记者工会发出问卷调查,借此评估疫情爆发后,中国在全球媒体中的影响力,结果有56%的受访国家认为疫情爆发以来对中国的报道朝向正面,24%的国家表示变得负面,另20%的国家受访者觉得态度未变。

报告忧心地指出,中国在疫情期间利用其环球媒体基建,“持续对外输出文化产品,配合散播虚假信息等硬实力工具来影响世界舆论格局”。若先不论该报告对中国的立场,这份报告从侧面证实了中国的外宣使中国形象趋于正面,令西方感到忌惮。

其实不论西方特定机构和中国官方怎么想,从一个世界性的角度来看,中国作为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在国际上却欠缺有力的媒体声音,本身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长年以来,国际的舆论都由英国广播公司(BBC)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西方媒体主宰,导致西方的观点成为世界主流的观点,但这并不能代表世界各国人民多元的声音。

近年除了西方媒体之外,卡塔尔的“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俄国的“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相继兴起,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分别发出了阿拉伯世界和俄国的声音,打破了西方的话语垄断,让我们看到更多元的世界。随着美国霸权的衰落和中国的崛起,中国无疑有能力也有资格发出自己的声音,让世界了解中国人的观点,这也是多边主义和多极世界的一个具体展现。

以卡塔尔多哈为基地的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在全球部分地区设有分部,可见其国际性的地位。(Getty Images)

不过,从中国大陆以外的地方来看,中国目前的国际传播能力还是显得比较单调和孱弱,例如前阵子西方国家和媒体指控新疆存在“种族灭绝”和“强迫劳动”时,中国的媒体就难以有效地提供其他国家和地区民众不同的视角。尽管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播出了新疆反恐系列纪录片,但是其传播影响力远逊于半岛电视台和RT,反而大陆直播主以前到新疆采棉花的Youtube影片,更加广泛地被外地人拿来反驳“强迫劳动”的说法。

陆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曾称赞RT“直言不讳,非常有战斗力”,虽然硬体装备并不是很先进,但是影响很大,做到了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媒体做不到的事。这无疑很值得具备充沛硬体资源的中国外宣和媒体系统反思借镜,而官方能否打破官僚思维、放松言论管制,也是中国媒体能否在世界舞台引领风骚、争取国际话语权的关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