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论:北京要统战台湾 需向台独“借道”日本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的台湾舆情正因疫苗问题而沸腾。

针对猛烈疫势,不少地方政府与企业团体皆自寻门路,盼能及早开始疫苗施打,却受限法律与行政规范,困于文书与官僚的协商间;而台产疫苗虽是成效未定,却备受民进党政府的呵护加持,不仅大规模发动网络侧翼称其为“莫德纳(Moderna)疫苗的挛生兄弟”,更在二期试验结果尚未出炉前,便已签约订购1,000万至2,000万剂,“利益输送”、“炒股”等阴谋论由此甚嚣尘上。

为给台产疫苗护航,绿营网军制作指称“三大国际药厂皆在临床二期即EUA”讯息的图卡,在脸书上广为散布。(范纲皓@Facebook)

此外“中国”相关的疫苗争议更是持续延烧。疫情爆发之初,民进党政府便以“中共打压”为借口,遮掩台湾需“苗”孔急的现实;当大陆国台办表示有意援助台湾疫苗时,台湾陆委会更是强硬回呛“不必假好心”;被问及日本或将捐助台湾阿斯利康(AZ)疫苗时,大陆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一席“台湾获取大陆疫苗的管道是畅通的,台湾当局借疫苗谋独不会得逞”的回复,亦被台湾媒体移花接木为“日本捐助台湾AZ疫苗不会得逞”,意外“证实”了民进党政府此前的一系列指控,可谓是一言激起千呎浪。

而后台湾退役将领于北辰的一席发言,更让疫苗议题突破党争与炒股层次,上升到了中日台之间的历史矛盾。

赵立坚的回复,被台湾媒体移花接木为“日本捐助台湾AZ疫苗不会得逞”。(Twitter@Lijian Zhao 赵立坚)

身为“台独原乡”的日本

5月31日,于北辰参加台湾政论节目,谈及赵立坚所谓“不会得逞”时,先是指责中国在日本要送疫苗时“大讲风凉话”,接着“感叹”赵立坚应重新学习“统战”,方能展现“民族大爱”。

于北辰建议道,中国应把疫苗送至日本,再由日本偷偷转运台湾,理由是“台湾需要疫苗,但中国也需考虑台湾人的心情”,如果台湾人不知道自己注射的是“来自中国的疫苗”,便不会有任何成见。而待至台湾疫情结束,中国再“揭密”疫苗真实身世,便能让台湾人“感谢祖国”。

于北辰参加台湾政论节目,建议中国应把疫苗送至日本,再由日本偷偷转运台湾。待至台湾疫情结束,中国再“揭密”疫苗真实身世,便能让台湾人“感谢祖国”。(Youtube截图)

如此“借道日本统战台湾”的作法听来荒谬,却在某种程度上揭露了现实的诡异:多数台湾人“逢中必反”,但同样情节或物品只要平移日本,立刻就从邪恶五星红,化为了来自东洋的芬芳樱香。而会有如此现象,关键原因便是殖民过往与冷战对立的共同挤压,让日本成了台独的精神原乡,即便美国于日后接手了多数台独海外平台,日本的存在依旧强烈,只是各代台湾人之间,出现了浓淡不等的行为差异。

以李登辉为例,其可谓日本情结最是深浓的经典,既对兄长被供奉在靖国神社中感到光荣,更将坂本龙马等日本近代史人物视作精神导师。

李登辉奉安礼拜在台湾五指山举行,蔡英文至李登辉灵前献花致敬。(中央社)

时至蔡英文、谢长廷、吴钊燮这代,则有各式外交政策上的亲日表现。例如2019年日本台湾交流协会代表沼田干夫即将离任时,吴钊燮特颁纪念牌表达谢意,并以“我最敬爱的大哥哥”称呼沼田,引发了“自我矮化”的争议;恰似2021年4月日本公布排放核污水计划时,台湾外交部那句暗带缓颊的“日本政府有向我们通报”般。

而迭至当今的“太阳花世代”,亦有不少类似表现。例如在2014年至2016年的教科书课纲微调争议中,有不少台湾学生大声表示“慰安妇并非全是被迫的”、“光复台湾的说法否定了《马关条约》的合法契约精神”、“不是对日抗战胜利而是终战”,种种辩驳尽是对日本侵略的冷血维护,却语出自然、宛如吃饭饮水。

2019年台湾外交部给沼田干夫的纪念奖牌。 (台外交部供图)

失根的“媚日”仍会持续

然而上述三代看似皆在“媚日”,实则情状有别。

李登辉因于日本殖民时代成长,故思维与认同完全是日本的风土,且与当今日本青年有所不同的是,李登辉的日本世界观脱胎自二战时的军国主义,吸纳了大东亚共荣圈的右翼基因,可谓是以“皇民”之身指导台独。不少台湾人虽封其为“台湾民主之父”,但竖立在其信仰核心的,恐怕还是遥在京都的天皇。

而对蔡英文一代台湾新生政治人物来说,其虽受李登辉扶植、培育,却已脱离日本殖民脉络许久,无法共情对“天皇的崇拜”,加上美式“自由民主”明显更有市场吸引力,故其顶多是在外显行动上“媚日”,在各式政策中消费“台日友好”,宛如当代日式政客般诈欺选票,正如其也以自己并不信仰的“民主自由”催化选民自我高潮般。种种假装入戏、自欺欺人,为的都是长期执政的最终目的,掠夺一切资源、败坏所有治理空间,造就自己超越法律之上的优越与尊荣。

蔡英文等一代台独新生政治人物,继承了李登辉的政治遗产。(AP)

而到“太阳花青年”这一代,更是完全脱离了皇民脉络的精神世界。其虽在言词间对日本种种维护,实则全然不了解过往时代,不论是历史真相抑或前人心绪,真正潜伏在其示威喧嚣后的,是伊底帕斯情结发作下,一股名为“台湾民族主义”的愤怒驱动。换言之,这代台湾青年或许不懂日本殖民台湾的血泪历史,也不认为有研读必要,但其潜意识中相当明了,如何以“维护日本”来刺激中国、彻底否定自己的“中国身分”,同时激怒在其想象中“亲中卖台”的一代长辈。

要而论之,三代台独的“媚日”变迁,大抵是:皇民、消费、叛逆。纵使日本右翼政客与李登辉曾有意重现皇民化的台湾,一个精神沦丧、只剩权钱游戏的岛屿,恐怕也撑不起此等幻梦。当今日本政坛对台湾,更多是由地缘政治视角出发,操作一个在亲美与友中下的表态选项,正如蔡英文等人消费台日友好般,日本政客亦在消费台海议题,双方于政治上各取所需,全无真情。

2021年4月16日,在日本白宫玫瑰花园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与日本首相菅义伟在美日联合声明中提及台海问题。(AP)

于北辰所谓“借道日本统战台湾”,不过就是上述“失根媚日”脉络下的产物,其潜意识亦知此举不可行,毕竟中国不可能为台如此低三下四,日本也不会为两岸“统战”配合演出,民进党更不可能放过这般“暗中投毒”的炒作机会。其之所以能口出此言,其实是与民进党同样逻辑,要消费台日友好,藉此剧本打造自我人设、争取更多曝光机会。

而正因台湾社会容许这般诡异演出,故即便全岛上下都在模仿一股“失根媚日”,以此获益者仍会前仆后继、乐此不疲,在可见的未来持续“借道”日本。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