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的“瘟神”与民进党政府的“门神”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本援台的阿斯利康(AZ)疫苗已在当地时间6月4日下午降落台湾,为台湾抗疫注入强心针,此举受到民进党政府极大的欢迎与感谢。但与此同时,台湾民间跟地方政府自行购买疫苗的需求与申请,仍在与官方和时间赛跑,纷纷折戟于“原厂授权书”上。

在众多申请案中,即使是被民进党政府誉为“资料最完备”的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之提案,仍被认定缺乏“原厂授权书”。直到6月4日记者会上,台疫情中心副指挥官陈宗彦仍称还未收到郭台铭提供的原厂授权书,他表示“如果原厂有要提供货物,通常就会给买主相关文件证明书,包含是由哪间工厂制造、数量等”,“如果郭先生有任何需要,指挥中心也一定会协助”。

郭台铭委由妻子曾馨莹(右)完成申请采购疫苗的递件,被官方赞许最积极最完备,然而官方仍然紧紧抓住原厂授权书,指郭台铭文件不齐全。(郭台铭办公室提供)

不妨还原一下,指挥中心目前所给予的“协助”。6月2日台卫福部长陈时中说,“截至目前,没有人拿到疫苗货品证明”。他不忘强调,据他了解,目前国际间各大疫苗厂仅供货给中央政府或COVAX、欧盟等超国家政府组织,并没有打算卖给地方政府等非中央政府单位,因此才会要求提供原厂证明书,“证实原厂有这些货且保证出货,若真能拿到原厂证明书,中央一定会全力协助购买疫苗”。

这番说法,搭配6月3日陈时中再表示,“我几乎敢这样讲,现在大家非常热心,但买不到”、“为什么说要授权书?就是指挥中心可以跟原厂讨论真的有货,让大家不用走冤枉路”。他甚至意有所指,称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拿不出原厂授权书,有“掮客”嫌疑。

显然,之所以要原厂授权书,不是法律规定、更不是依法行政,而是民进党政府自行订定出的行政规则,而这样的规则并无法律授权。陈时中的说法,前前后后串起来,就是:因为“据我了解”疫苗大厂都是跟各国中央政府签约,所以怕台湾民间跟地方政府“走冤枉路”,才要它们提出原厂授权书,来“由中央政府与原厂讨论”;不过要取得原厂授权书的前提,是要药厂“赶快主动来向台湾申请药证”。换句话说,所有路径的终点与起点,都控制在民进党手上。

台湾防疫指挥官陈时中先是开放地方政府与民间采购疫苗,然而在申请环节时又表示一切要由中央统筹,并祭出八项档的要求。(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所以问题来了,之所以台湾地方政府与民间强力呼吁开放申请,就是因为民进党政府买不到货(买不到的原因最主要是2020年的懈怠、以及不愿跟BNT疫苗大中华区代理商洽谈),而现在民间买得到货,反而被民进党政府打包票质疑“都没货”。

绕来绕去,最后重点不是“有没有货”,而是“有没有证”。而表面上开放的采购申请,旋即附加了“中央政府跟原厂谈”、“中央统筹分配”两条但书,就连愿意交由政府处理的佛光山都感叹游戏规则的多变。

对于日本援台AZ疫苗,民进党政府毫无设防,从洽谈到抵台仅花11天,蔡英文甚至在社交平台上,发布日本援台AZ疫苗航班的直播动态。(Instagram@蔡英文)

另一方面,根据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的说法,5月24日他与日本前安倍首相辅佐官薗浦健太郎谈到疫情时,首度敲定日本捐赠台湾AZ疫苗。而6月4日下午,载运124万剂疫苗的日航班机降落台湾,短短11天内能达成疫苗抵台的“创举”,恰恰是证明了,台湾并不是与AZ疫苗英国原厂谈、也根本没有取得药证(台湾此前自行购买的少量AZ疫苗都是未取得药证的“专案输入”)或者是“原厂授权书”。

台日友好的外交成就,显示疫苗迅速进入台湾根本不成问题,同时揭开的谎言就是民进党政府用“原厂授权书”,“卡关”民间跟地方政府采购疫苗达20余天之久,根本是没必要的。这20余天台湾人饱受瘟神之苦,民进党政府却是用“门神”不断挡住疫苗。日本赠送的这些124万剂AZ疫苗,当然是台湾防疫的及时雨,但讽刺的是,原来不是老天不下雨,而是政客撑了一把大伞在挡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