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周年|接不了“爱国”火炬 台湾早有自己的“六四故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六四事件32周年,香港六四维园烛光晚会连续第二年,被警方以疫情为由发反对通知书而无法举办。台湾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升温与防疫压力,同样将原本每年于台北自由广场的集会取消,改为设置“微型悼念庭”供民众献花,并于网络举办“人权照亮民主 同行抵抗极权”的在线晚会。尽管台港今年都无法纪念六四,但显而易见的,六四对两地已具备截然不同的意涵。

由于香港无法举办纪念活动,台湾的六四主办单位大有接过火炬,在台湾延续“六四纪念精神”之意,也邀请了流亡学者吴仁华、吾尔开希等老面孔共同参与悼念。然而,若组织香港维园集会的支联会全名为“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那台湾是否足以接过“爱国民主运动”这个不可承受之重?

六四事件32年,蔡英文表示,相信所有以自由民主为傲的台湾人,永远不会忘记历史上的这一天,会更紧紧坚守信念,不因风雨而动摇。(Facebook@蔡英文)

台港都曾是“六四事件”的“参与者”,港人在当时曾热切投入学运、营救民运人士;台湾则于六四当晚聚集在彼时的中正纪念堂(现已改为自由广场),屏气凝息听着广播,为海峡彼端同胞的命运感到心急,为血浓于水的联结而悲愤落泪。而32年过去了,香港支联会对大陆的认识或许还停留在1989年,对爱国的认知也与北京有所差异,但其依然是基于“中国人”的立场上对历史发出反省与批判。

至于台湾,近年对六四的悼念其实早已逐渐冷清,唯有在两岸变得更加对立时,才会“突然”受到关注。而从主办单位对“六四事件”的论述,例如着重于教导台湾民众如何“反驳六四洗白言论”,强调“抗中”成为国际社会的鲜明主流,台湾不仅要纪念六四,更要联合各地共同对抗北京便能得知,这并非基于民族的内省,而是类似于新疆“血棉花”、香港反修例等事件的一种“对外表态”。

在台湾的语境下,六四仅仅是一场“民主与人权”的纪念活动,牺牲者被定义为“推翻暴政”的义士,而忽略了当初学生“反贪腐、反官倒”等爱国元素。若更现实的说,甚至连“民主与人权”都沦为一层包装,在民族认同的割裂下,“六四事件”与发生在任何专制政权的政治事件无异,都属于“他国事务”。它更像是灰姑娘的童话故事,12点过后钟声一响,大陆有没有民主与人权,都将与台湾无关。

今年6月4日,台湾恰巧还遇上另外一件“大事”。由于疫情大爆发,日本因此决定捐赠124万剂AZ疫苗,并于6月4日下午抵达台湾。这对严重缺乏疫苗、政府态度又显得不急不徐的台湾人而言,无疑是场及时雨。在“台日友好”的欢呼声中,台湾也将疫苗与“六四事件”做出连结,绿营学者范世平便表示,日本人做事非常细腻,故意挑在6月4日赠与台湾疫苗,“对中国而言恐怕是非常不愿意面对的问题”,不少人不少人也语带嘲讽的表示,“日本疫苗”与“六四事件”给了北京“双重打击”。

日本AZ赠送的124万剂AZ疫苗于6月4日抵台,台湾因此与“六四事件”做出连结,认为这两件事能同时使北京颜面无光。(Facebook@谢长廷)

不可讳言的,香港支联会所举办的维园纪念活动,虽然也会随着每年的政治事件与社会氛围,而被外界冠上不同的“标签”与“意义”,甚或有时遭特定政治目的所“利用”,但与台湾单纯变质为“令大陆不悦”的工具与素材,其意义仍天差地别。台湾的主办团体表示,近期由于香港与澳门的六四集会申请均遭驳回与禁止,台湾举办六四集会的重要性与意义大幅提升。但台湾接不了这份传承的火炬,因为台湾早已有了自己的“六四故事”,六四事件还是“重要”,但意义早已不同往昔,如果香港纪念六四是希望中国在记取教训中有更好的发展,那台湾恐怕更希望大陆因六四而驻足不前。

对北京而言,六四有其复杂性与必然性,但不愿翻过的这一页中就让外界铺垫了道德高地,不论台湾以何种方式诠释、纪念六四,北京也只能沉默以对,但当六四事件对台湾的意涵已截然不同时,北京对六四的态度或平反与否,似乎也不再那么重要。马英九建议北京真诚面对六四的历史创伤,两岸才能大幅拉近距离,但当台湾已将日本疫苗及“六四事件”结合为“普天同庆”,得以激怒大陆的工具时,马英九的说法恐怕也过于理想和天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