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被大陆弯道超车 苹果这份名单揭露的残酷现实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在近几年不断宣称要与中国脱钩,并让美企退出中国,但从近期苹果公布的供应商名单来看,美国的雄心可能事与愿违。

根据日媒“日本经济新闻”报道,苹果于5月28日发布的2020年供应商名单中供应商国家与生产地区的构成,并按企业所在地与所有权来看,中国大陆与香港供应商为51家,较2018年名单上的42家有所增长。

苹果新发布的供应商名单中,中国大陆与香港地区的家数超越台湾。图为2020年苹果供应商在各区供应商数量。(黄雅慧/多维新闻)

值得注意的是,以往苹果供应商名列前茅的台湾,这次也被中国大陆追赶,台湾在2020年的名单为48家供应商,虽然较2018年47家有增长,但被已大陆超前,位居第二。

与此同时,许多西方媒体也注意到了这个现象。英媒《卫报》指出,苹果是全球最大科技公司,2020年售出超过3亿件设备,包括iPhones、Apple Watch、iPads以及Mac,营收数千亿美元。但这样的业务规模代表将被大陆的巨大生产基地及技职市场吸引,这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

英媒“路透社”也指出,苹果近年从大陆采购的零组件数量远超过其他地区,而在中国的契约制造工厂据点也增加。例如,富士康从2015年的19间工厂拓展到2019年的29间;另一家代工厂和硕,也从8间拓展到12间。

上述在在显示苹果的制造生产越发依赖中国大陆,甚至成为苹果最主要的供应来源地,这显示了什么现实呢?

根据美国学者研究,每卖出一只iPhone手机,苹果公司便可从中获得约六成的利润。图为iPhone利润分配。(黄雅慧/多维新闻)

首先,从苹果的案例可知,美企要退出中国大陆十分困难。因为制造业外移美国历程已久,一方面当前美国很难像亚洲地区既能生产成本低、品质又好的零组件。假如今天美企要回美国生产制造,首要面临的就是劳工、环保的问题,要重新在美国建立起产线,只会让企业金钱与时间的成本同时增加。

另一方面,成本的增加会否让美企接受?必须认识到的是,虽然亚洲供应商如此多,但其实利润最多的仍是苹果品牌自身。2011年一份由美国加州大学和雪城大学3位教授共同撰写的研究报告《捕捉苹果全球供应网络利润》揭示了iPhone产品的利润分配,该报告指出,每卖出一台iPhone手机,苹果公司就能获得其中利润的58.5%,塑胶与原物料供应国可以获得21.9%;而作为iPhone组装地和大部分零件生产地,中国工人从中能获得的利润只有1.8%,台湾公司利润仅获得0.5%。

大陆的立讯精密逐渐成为苹果代工厂要角。图为2017年12月,苹果CEO库克参观立讯昆山厂AirPods生产线。(立讯精密网站)

也因此,苹果公司的品牌价值加上供应链管理,其获利率便可达六成。今日要尝到甜头的苹果改变这种生产模式,回到美国生产十分困难。所以就算美国商务部要因新疆人权议题制裁大陆企业,苹果也仅终止与被点名的欧菲光一家厂商。所以美国的脱钩中国政策,在实质上十分难产生效果。

再者,这样的名单对台湾来说可能有危机感。因为台厂过往最担心被大陆厂商追赶的恶梦几乎成真。虽然台厂对此趋势不可松懈,但此时思考方向可能参照日本或韩国,在产品上的附加价值努力;又或者能找到同业结盟来更上层楼。比如台厂和硕面对陆厂立讯的来势汹汹,在苹果大策略的运作下,选择与立讯结盟。

事实上,这些仰赖苹果代工的台厂该思考的问题不在于大陆的追赶,而是如何脱离苹果供应链找到转型之路。一来在苹果产品可能逐渐退烧,二来苹果供应商也会出现汰换,以往朗朗上口“一颗苹果救台湾”可能快成为神话,难以撑起台湾电子产业的宏图。

总之,台湾过往以苹果供应商大宗为傲,但今日电子业在前方路未明朗,而后有追兵追赶。在内外夹攻局势下,台湾与台企要注意的,还是回到整体产业前景与企业自身发展,要问在苹果之后,电子产业的出路在哪里?而非让政治意识形态干扰,一味抗中、惧中,只会如美国一般,耽误了整体发展的进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