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伙伴”的绿色通道 台湾寸步难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正当台湾新冠疫情仍在不断延烧、疫苗施打率仍十分低落之际,欧盟、美国已开启“疫苗护照”(美国不使用“疫苗护照”这个说法,但入境规定具有疫苗护照的实质意涵),日本也马上要在夏天跟上脚步,显然,台湾的“理念相近”伙伴不仅全面解封在即、对于后疫时代的人员流动管理也已有了新的政策思维。

帕劳总统惠恕仁(Surangel Whipps Jr.)日前访台,3月30日惠恕仁(左2)与赖清德(左3)、台外交部部长吴钊燮(右2)一同剪彩推动台帕旅游泡泡。(吴逸骅/多维新闻)。

“旅游泡泡”破灭 边境管制“倒退噜”

事实上,不仅仅是“民主伙伴”们开启了疫苗护照的政策,根据台外交部当地时间6月4日发布的“世界各国因应 COVID-19 疫情相关措施一览表”,诸多台湾发布为“红色警戒”的国家,疫苗施打率都大幅领先台湾、并推出疫苗护照等政策,反而是台湾在5月17日发布规定,宣告自5月19日至6月18日暂缓未持有台湾有效居留证的外籍人士入境,外交部将暂停受理各类签证申请,唯一的例外,是“紧急或人道考量等经专案许可者”,连疫苗接种者皆未能豁免。

之所以台湾会跟各国有如此大的差异,表面上看起来是由于本土疫情爆发使得出入境管制趋严,但这种说法实际上只是表象,真正的原因在于,蔡英文政府根本没有远见布局“后疫时代”的人员往来,以至于整套边境管制措施都还是停留在2020年广为宣扬但早已过时的“台湾模式”之中。

其实,不久前台湾才在力推与新加坡、越南、帕劳等国的“旅游泡泡”,试图让疫情相对不严峻的几个地方能开办观光振兴经济,2021年4月1日的帕劳首发团,还被台媒誉为“全球第一个旅游泡泡”,结果一方面是团费过高导致报名状况不理想、许多业者陆续关团,另一方面则是遇到5月中旬台湾本土疫情的大爆发,导致旅游泡泡急速破灭。

此“疫苗护照”非彼“疫苗护照”

另外一个台湾4月推出的政策,则是研议要在5月初试办“疫苗护照”,但是这与国际有极大差异,因为台湾拟定的规范除了要求施打两剂疫苗满1个月、搭机前持PCR检验阴性证明外,尚需要在入境台湾后居家检疫七天,七天期满采检后,若为阴性才算过关。这样的规范跟美国、欧盟相较,其实非常严厉,以比利时为例,该国疫苗护照政策规定,欧盟境外旅客必须在抵达14天前完成接种欧盟核准的疫苗,且在入境当天接受筛检,若为阴性则无须隔离检疫,欧洲各国也都推出手机app,由欧盟将数据进行整合与通用;美国的部分,则是入境旅客若完成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已核准之疫苗,入境后便不须进行隔离措施。

台湾“疫苗护照”的内容相较欧美不仅太过保守,甚至还比疑似造成此波台湾疫情破口的机组员“3+11”计划(3天居家检疫和11天自主健康管理)更加严苛。直到5月31日,蔡英文政府才针对机组员检疫发布调整规定,要求6月12日后未接种新冠疫苗的机组员,返台检疫措施将调严为“5+9”(5天居家检疫+9天加强版自主健康管理)。

民进党立委范云协调的航空公司机组员“3+11”政策,几已被公认为台湾疫情破口的来源,然而台湾曾研拟的疫苗护照制度乃是“5+9”,远比“3+11”政策要严苛得多,也与国际疫苗护照南辕北辙。(吴逸骅/多维新闻)

而5月这波本土疫情大爆发之后,台外交部竟然一刀切的“暂缓未持有我国有效居留证的非本国籍人士入境”,完全没有针对已经接种疫苗者来台予以实施配套规范,等于不管旅客有没有打疫苗,只要没有居留证就不准入境台湾,这与各国作法差异甚多,同时也再次佐证台湾一直自豪的边境管制,其思维完全无法跟上“后疫时代”的世界主流。

边境管制思维僵化的原动力:疫苗政策延宕

蔡英文政府完全没有注意到疫苗的重要性吗?其实不是,包含AZ、莫德纳两款疫苗入台,台卫福部都已经予以许可“专案输入”,目前在台施打剂次也已近70万人次,但是整个入境管制布局,迄今都还没有针对疫苗施打推出政策,只在4月底研拟时曾提到“不限疫苗厂牌和国别”,然而随着疫情爆发这些方案都无疾而终。

归根结柢,对于后疫时代全球的人员流动,蔡英文政府思维会如此落后,很大程度上在于疫苗取得延宕,虽然蔡英文宣称已购得3,000万剂疫苗,但是2021年已过了快一半,目前实际到货量仅有87.66万剂,再加上199万剂日本与美国近日捐赠的疫苗,台湾可用的疫苗,仅足够彰化县(130万人)加上澎湖县(10万人)全部人口施打两剂,而什么时候能够有“大批疫苗”抵台?蔡英文虽允诺8月底千万疫苗到货,但一切仍充满未知数。

2020年底前台湾仍没有重视疫苗采购与研发,图为台卫福部长陈时中(左)在9月12日以神秘嘉宾的身份,意外现身在台湾知名闽南语女歌手詹雅雯(右)的万人演唱会上,当时由于陈时中缺席瘦肉精美猪公听会,却意外现身演唱会高歌,曾引发高度争议。(中央社)

至于颇受官方寄予厚望的“本土疫苗”,则出现官方过度力捧,人民信心却存疑的窘况,尤其是近期即将解盲数据的高端与联亚两家厂商,也只针对数千人进行二期试验,根本难以取得国际认可,换句话说,不但无助于台版“疫苗护照”的创建、更可能无助于台人于后疫时代进行国际流动。

真的有“超前部署”吗?

2020年的台湾,一来防疫政策奏效,再加上厂商极早开始研制疫苗,其实是当时最有机会针对后疫时代的国际人员流动进行“超前部署”,然而蔡英文政府直到该年7月底才发布“补(捐)助民间团体办理研发COVID-19疫苗计划”、到了10月方核准补助经费,此时距离各疫苗厂开始研制疫苗已过了半年有余,其中获得最高补助的厂商,也只不过是拿到4.7亿新台币,若与美国曲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补助13家药厂共124亿美元相较,简直杯水车薪。更糟糕的是,台卫服部食药署直到2020年8月中下旬才有条件核准最主要的三家疫苗厂进行新冠疫苗第一期人体临床试验,等到二期临床前,国际上已有好几个品牌研发成功。

总的来说,围堵境外移入,只是解决当下之急,并不是真正的超前部署,从蔡英文政府在这波疫情前后的作为来看,最大的问题是其根本没有仔细思考过“后疫世界”会是什么样,一味围堵不仅无助于让台湾走向世界、更损害了台湾的后疫契机。台湾曾是欧美各国眼中的防疫资优生,然而现在却沦落到“Taiwan needs vaccines”,其中政策思维的落后,可说是台湾防疫最悲哀的注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