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民进党拿命豪赌 一场联合美日合演的庞氏骗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民进党“独性”坚强,众所皆知。事实上,“独性”坚强本身,即带有相当可观的“赌性”于其中,两者难舍难分。台湾如今疫情维谷,内部疫况控制不如预期,无能欢庆言之凿凿“两周内解除第三级警戒”的示范惊奇,只可谓“民主防疫”无限好,奈何“台湾奇迹”近黄昏。

此前民进党政府先是发明了一套卓越超群的疫情统计方法,以致全台舆情哗然,台湾疫况的真实程度,在彷若修片PS功能的“校正回归”之后,也跟着“网美”起来,不为别的,只为在滤镜视觉下的台湾疫情,得以控制在台湾价值的光辉与反中气节中,继续为民进党的执政持盈保泰——尽管伴随谋财之虞的炒股疑云,以及害命的确诊数与疫亡人数攀升,致蔡英文施政满意度直坠,却依旧未伤民进党的“独性”与“赌性”分毫。

6月4日下午,蔡英文针对防疫工作与疫苗进度发表谈话,对日本和美国援助疫苗表示感谢,并肯定外交团队的努力。(Facebook@蔡英文)

后功抵前过的宁静作战

最现实的一场赌局,莫过于新近的美日疫苗大军援台,在民进党政府的妆点下,“美日共同协防台湾”宛如一场国际直播的实况表演,从透过日媒《产经新闻》放出风声,营造台日互联网“情欲流动”,最后再到日航翩然降落桃园机场,台官方顺势制作“台日友好”图卡大范围放送,台日疫苗外交于焉迎接久违的一波高潮。(延伸阅读:北京要统战台湾 需向台独“借道”日本吗

两天后,美国空军国民兵的运输机载着美国3名跨党派国会议员抵台宣布援台75万剂疫苗,台湾官民好似终于证明了自己这回不再是美国的棋子,宛若此身从此分明一般,含泪谢恩——明明源头是台湾政府好整以暇了一年多的时间,从自信自满到自傲,未能在防疫政策汲取过去一年国际各国惨烈的各种示范,无能实现后发先至,方有今日台湾必须渴求美日疫苗,以解疫情燎原之火。民进党本末倒置在先,却将幸得美日疫苗援台一事行销成“十日的宁静作战”、“美日共同协防台湾”、“民主的台湾不会孤单”等话语,“理念相近的疫苗”在临门前补上一脚,当真能算得上是蔡英文的辛劳吗?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蔡英文政府以为“后功能补前过”,无疑是“事主变公亲”,“丧事喜办”。(延伸阅读:一周两岸︱台湾重回“美援”时代 往事并不如烟

外联美日 内锁网军

根据台媒美丽岛电子报6月4日公布的民调,就“哪一个党经常利用政府预算去培养网军,而且会联合支持者去攻击对手或抹黑不同意见的人”的问题,结果显示有36.9%的台湾民众认为是民进党、19.4%受访者认为是国民党、0.8%的人认为是民众党。蔡英文尽管在同一份民调中创下2019年11月以来执政满意度首度低于五成的纪录,其代表的民进党幸在操作网军的议题上,扳回一城。(延伸阅读:爱抚民进党 是一代台湾人的政治圣战

用“上下交相贼”来形容民进党近月以来与其侧翼网军操行疫情政治,有着过度文学气息的美化,更真实的样貌或为一场由绿色撑起的庞氏骗局,正在行骗全台湾。庞氏骗局的聪明之处,也是可怕之处在于,它巧妙地让所有获得阶段性回报的参与者变成了这个骗局的合谋。君不见一张张诡辩、卸责的图卡流散在绿色互联网空间,那里的讨论比刑场更颤栗,生命如烟可以承受之轻,而保绿政权才是不可承受之重。哪怕是绿营网军与绿营在操作网军时,本质上本身就是脱离价值、非道德的。

可以说,联外(美日与中国大陆)制内(台湾社会与网军)的策略是民进党这套戏码的核心精神,同时也反映出民进党于价值与非价值取向的两面性。面向美日友台与中共打压时,民进党从来以价值诉求向台湾内部社会推导,而非基于国际现实;反观民进党在内部的政治动员方面,则清晰地去价值,显得更具有商业市场性:民进党对于政治市场的供需嗅觉敏锐,网军就像广告行销,走的始终是快打部队,追求的是短期收获;除了快打部队,绿营的网军队伍,结构上更像被用价值链绑死利益的老鼠会,下线满布,上线收益,庞氏骗局的精髓之一便是大到不能倒,一倒一众被捆绑的猢狲即散——这反映在台湾政治,即是台派依托着民进党的价值养分而生,一旦母体耗弱、甚至价值失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因此只能拼了命为民进党助阵冲锋,哪怕是为其洗地也在所不辞。

国际地缘政治既现实也多变,美国欲借由台湾维护其核心利益,而台湾则本身就是北京的核心利益,这使得台湾承受了极大的安全风险。(多维新闻)

是以,就民进党于政治市场的行销与操作,政治上的传道不是本业,如今台湾价值之类的传道只为了推销购买,形而上的理想不再,传道成为一种交易,而不再是具有道德与精神性的传播。民进党用赌徒杠杆的心态,预卖着来自美日的未来希望,兜售给内部满怀台湾价值、视民主唯一的信徒,这一套营政治利益的模式,堪称绝活,也难怪国民党众只能徒呼负负。

看清民进党的政治人设

在人人都是公众人物的时代,要如何经营“人设”成为商业市场的一类显学,所谓的人设营造说白了,并非“一个人真正的样子”,而是“一个人想给人的印象”,这两者在初始点先天就存在了主客观的距离。政治在很多面向的表现,实际上与商业无异,政党与政治人物从来也致力于经营“人设”,甚至递延至他们的支持者更是如此,共享同一种“人设”与“颜色”,彼此为着同一种“人设”目标而努力,相辅相成,现实的结果却时常是相腐相败。(延伸阅读:“共匪竟是我自己” 那一个假冒中共的同路人

蔡英文最为人知的文青语言以及自豪的社会沟通术,让小清新的台湾觉青们感觉舒适,觉得自己有被沟通到,不再像自己父执辈般活在党国,活成徒有肉体却成为党国余孽的幽灵。以台派觉青骨干的绿营网军舍不得其精神粮食般的台湾价值遭遇败坏,所以必须要有一个载体将他冰存着,在他们的眼里,这个载体放眼只能是民进党,或更具体而微的是蔡英文。小粉绿们用了太多的空间去承载太多已经或即将败坏的台湾价值,其实也是政治受害者,并不是这些价值出了什么问题,而是民进党渗和了太多杂质,将价值与利益捆绑成一块,让以为的清新成了墨黑。

民进党在5月24日谴责《亚洲周刊》报道为“认知战”,要求台湾民众“共同谴责中共大外宣刊物”,《亚洲周刊》遂发文反击。(Facebook@亚洲周刊)

“台湾价值”的广泛使用,让台湾近年于政策思辨的力量被削弱了,因为人们事事退让于精神粮食,所以从价值当中去检讨反而变成很困难的事。就台派的语言来说,先标榜好台湾价值在前,就好像拥有了某种的豁免权,相当于对舆论风向的一剂预防针,但预防针终究是要扎进肉里,所以也是会痛,反而是真要扎进肉里的疫苗,民进党政府拿命豪赌、东拼西凑的结果却也不足以用,台湾人被政治行骗的代价,大约就是还得痛上这未来的好一段日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