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军机给台湾捎来了“马歇尔计划”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空军C-17运输机载了三名美国参议员,于6月6日从韩国乌山空军基地起飞抵达台北松山机场,宣布美国将援赠75万剂新冠(COVID-19)疫苗给台湾。在《台湾旅行法》生效后,访台的美国卸任或现在官员,大多乘坐行政专机,这次美国议员直接乘坐军机,不只在舆论上造成很大的反响,对台海关系也带来了一定的影响。大陆外交部在6月7日做出回应,表示坚决反对,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

美国国会议员于6月6日首次搭乘美国空军C-17战略战术运输机飞抵台北松山机场,一行三人直接安排在机场内与蔡英文见面。(AP)

许多人将焦点放在了军机身上,反而忽略了75万剂美国疫苗代表的意义。台湾当前疫情严重、缺乏疫苗,导致民怨沸腾,不少人呼喊“我要疫苗”;日本和美国先后驰援台湾199万剂疫苗,为蔡英文政府设了一道防火墙,民意之火暂时不会往上烧。但显然日本与美国先后伸出援手,不仅仅只是为了“挽救”蔡英文。

日本的援手不只伸给台湾,同时已将越南列为第二波无偿提供对象,预计在7月上旬援赠越南约200万剂的阿斯特捷利康(AZ)疫苗。而美国议员在台湾宣布援赠75万剂疫苗之前,拜登(Joe Biden)才宣布了将在六个星期内,向国外提供8,000万剂疫苗,包括2,000万剂辉瑞(BNT)、莫德纳(Moderna)和娇生(Johnson & Johnson)疫苗,以及6,000万剂AZ疫苗。

包括英媒BBC在内,都认为这场全球疫苗供应赛,美国正式“入局”。在西方媒体眼中,是中国先吹响了“疫苗外交”集结号。习近平此前倡议要摒弃“疫苗民族主义”、加强支援国际抗疫,并支持疫苗技术转让给发展中国家,不只向COVAX提供了1,000万剂疫苗,同时也以捐赠和出售两种方式双管齐下向海外输出疫苗,其中以亚太地区和拉丁美洲收到的中国疫苗数量最多,其次是欧洲和非洲。

台湾政大学者吴崇涵接受媒体访问时分析,美国在疫苗输出明显落后,接下来可能会把援助的力道放在亚洲的日本、韩国、印度等盟国。事实上,日本在疫苗采购上“超前部署”,从而有余裕捐赠出去,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曾说过:“即使在疫苗领域,日本都希望能确实发挥领导力”。美国参议员达克沃斯(Tammy Duckworth)也在台湾发表简短演说,称为台湾提供疫苗,“这也是民主国家合作互助的范例”。

美国总统拜登于5月17日宣布,美国将在六个星期内,向国外供应8,000万剂疫苗,被视为疫苗外交“入局”。(Reuters)

台湾方面更是直接将美日的“善意”,解读为“印太国家”的战略框架。例如台外交部长吴钊燮便称,美国的支持“关乎极权侵略时,如何保卫台湾的自由民主,台湾处在共享价值的最前线必须战胜”,“台湾与美国将在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成为绝佳伙伴”。

众所周知,拜登(Joe Biden)政府上台之后便积极在修复与盟友之间的关系,疫苗外交也将是这项工程的一个着力点。对台湾来说,疫苗原来是政府与药厂之间的一个商业行为,如今在美国及其盟友以“及时雨”形式的现身之下,也必然卷入了新一轮的大国博弈之中。

局势确实瞬息万变,不过也才是5月底左右的事情,当时美国在台协会(AIT)处长郦英杰(William Brent Christensen)在卸任记者会上,被问及美国是否会捐助疫苗给台湾,他的回答是:“台湾确诊数仍低”,暗示台湾在华府的优先顺序上并非名列前茅,还引来台北市长柯文哲的怒火。不到半个月的时间,美国参议员坐着美国军机,把75万剂的消息特意捎来台湾,显然由于一些关键要素的触发,从而致使台湾在华府心中的排序被往前提。

尽管以台湾的政治结构,以及蔡英文政府的底色,不太可能会接受北京援助的疫苗,但中国大陆官方与民间率先且多次的表态,有可能让华府意识到,民进党政府在无能且无力取得更多疫苗的情况下,台湾不只会成为疫情破口,民意也可能成为第一岛链的破口。那么75万剂“来自美国的爱心”(Love from America),便是堵上缺口的一块砖,而且数量不需要太多,更能掌握住台湾这块筹码的动向,略施小惠而得民心,台湾反而更死心塌地的一面倒向美国。

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于6月7日再次喊话蔡英文政府,呼吁早一天开放大陆疫苗,早一天让台湾民众生命健康安全得到保障,不要再把政治私利凌驾于民众生命之上。(新华社)

美国民主党众议员奥金克洛斯(Jake Auchincloss)于今(2021)年3月29日就曾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网站上发表《美国需要疫苗“马歇尔计划”》(The US needs a Marshall Plan for global vaccinations)文章,鼓吹美国政府借由对外援助疫苗,重拾“道义领导力”(moral leadership)。现在看来,无论是拜登即将捐出的8,000万剂疫苗,或者是特别安排给台湾的75万剂疫苗,都可看做是当代版“马歇尔计划”的一部分。

回顾历史,二战后美国在欧洲执行“马歇尔计划”,后来接续上冷战,成为围堵共产主义扩张前沿阵地的物质与经济基础。而其“远东版”,莫过于是对于国民党蒋介石政府败退台湾后在军事、政治、经济、物资、教育、文化思潮等各个方面的“美援”,要把台湾打造为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

台湾如今再度被美国相中,作为疫苗“马歇尔计划”的首波援助对象,一方面体现了在当前世界秩序变动的格局之中,台湾在地缘政治上扮演着重要角色;但另一方面同时也说明了,台湾越来越难逃离大国博弈的较量,反而不断被推上前线。

此等“命运”,看在政党利益高于一切的蔡英文政府眼中,或许被认为是“好事”一桩。然而,防疫“超前部署”的破功,连疫苗也得坐等美国与日本等“理念相近”盟友的施援,其实也是把自己推进了一个被动的地位,亲手将自身绑在美国遏制中国的战车上,既逃离不了疫情的侵扰,也抽身不了政治板块碰撞带来的激烈震荡。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