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言台产疫苗7月做不出来 前疫苗审查委员掀起风暴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的新冠疫苗风波不断,民进党政府给民间团体进口疫苗设置了应检附原厂授权书、国外上市证明等八项条件,并仅接受美、日两国政府捐赠的少量疫苗,同时对于台产疫苗的支持力度也相当强劲,在台湾境内引起不少争议,而台疫苗厂高端疫苗、联亚生技即是此争议的风暴中心。

上述的两间疫苗厂皆尚未完成临床二期实验,即在5月28日获得了台湾卫福部的订单,总数高达1,000万剂,而蔡英文亦亲赴前线宣示将自7月供应台产疫苗。对此,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陈培哲在6月5日即指出,AZ疫苗、莫德纳(Moderna)、辉瑞(Pfizer)、国药等疫苗,皆各自有不同的制造技术,但是台湾投入新冠疫苗生产的高端疫苗、联亚生技及国光生技,却皆是采用尚未通过国际核准的“蛋白质次单位疫苗”,形同将鸡蛋全放在同一篮子里,缺乏在疫苗技术上分散风险的意识。

台湾中研院院士陈培哲表示,台湾的疫苗采取最为复杂的蛋白质次单位疫苗技术,又尚未通过临床二期,要赶在7月底完成研发是不可能的任务。(台湾中央研究院)

陈培哲质疑,蛋白质次单位疫苗一直都是最难制作的,就连美国的诺瓦瓦克斯(Novavax)研发的蛋白质次单位疫苗,至今都还尚未送件至FDA(美国食药署)进行审查认证,WHO亦未对此种类型的疫苗进行认可,台湾厂商真的有这种能力作到吗?他断言“台产疫苗7月绝对不可能作的出来”。

陈培哲也说,蛋白质次单位疫苗在所有的疫苗平台中,治疗效果和保护力都是最差,也最不容易培植的,大部分的国家进行自产疫苗时都会采取两至三个平台,但是台湾的三家厂商却都选择了最难做的蛋白质次单位疫苗。

由于陈培哲的专业背景,其说法引起了政治风暴,资深媒体人周玉蔻指称,当前是台产疫苗最关键的解盲阶段,甚至涉及业界利益,陈培哲作为“台产新冠肺炎疫苗疗效评估方法专家会议”的成员(疫苗审查委员),如此发言严重违反专业伦理。并指称她更指,陈培哲在事后闪电请辞审查委员,但已经引起专家会议成员公愤。

对于周玉蔻的批评,陈培哲则回应,他早在5月底便辞去审查委员的职务,此后才进行公开发言,他并指出台湾食药署以往是不会对外公布审查委员名单,但这次却有人可以拿到名单,还爆料自己已经闪电请辞,显见台湾食药署的疫苗审查委员名单早已被暴露,究竟为何如此是很值得深究的。陈培哲也指出,周玉蔻的批评是在进行抹黑攻势。

陈培哲说明到,他觉得审查委员会有许多困难,已经无法再维持独立性与专业性,因此才请辞,也不打算回去了,他更进一步指出“审查最大的困难就是蔡英文”,因为蔡英文已经讲了7月底要施打台产疫苗,在这种情况下,台湾食药署有可能性抵住压力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