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复制中国政策 西媒:政治极化影响台湾防疫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英媒《卫报》(The Guardian)驻台湾记者海伦 · 戴维森(Helen Davidson),于6月7日以“自身成功的受害者:台湾为何未能为大规模的新冠肺炎爆发做好计划”(A victim of its own success: how Taiwan failed to plan for a major Covid outbreak)为题,分析了台湾当前的新冠肺炎状况,解开台湾未能充分准备应对大流行、以及迟未推广疫苗接种之原因。

陈时中在5月25日的记者会上哽咽为警察单位抱屈,却反遭台湾网民酸猫哭耗子、黔驴技穷。

《卫报》称赞台湾在全球疫情爆发之初(2020年间),确实透过早期的警觉和反应能力,让台湾境内连续250日都没有出现新增确诊,让台湾的2,350万居民基本上能够安然度日。

但是到了今(2021)年4月从华航机师爆发的疫情迅速蔓延全岛,台湾政府被原本以为不会发生的情况搞得措手不及,当初的全球防疫典范显然没有作足充分准备,台湾的染疫数字迅速突破一万例,超过260死亡,其中有90%的病例都是5月中旬之后新增。

疫苗方面,由于订购量不足、全球短缺加上地缘政治之故,台湾的2,350万人口中,目前仅有不到3%的人口接种了疫苗。蔡英文在公开谈话中,对民众保证的则是“美国承诺的75万剂疫苗很快就会送到”。多位专家对《卫报》表示,随着病毒在全世界继续散播,台湾政府并未跟上最新的科学知识,没能掌握空气流通阻止气溶胶(空气中的固体或液体颗粒)传播的重要性,没有理解大规模检测的有效性,也没有效法其他国家早期严格封锁的先例,模前的台湾就是“自满与自身成功的受害者”。

台湾前副总统陈建仁表示,透过接触追踪系统与精确筛检,台湾政府一度认为已经能够控制疫情,但是起源于英国的变种病毒株传播能力实在太强,对台湾造成了严峻挑战,在今年母亲节发生超级传播事件,陈建仁坦承“疫情真的很严重”。

台湾前副纵统陈建仁被视作替代陈时中接任防疫中心指挥官的人选,他坦言英国变种株的传染能力超出预想,现在台湾的疫情确实很严重。(台湾总统府提供)

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表示,他们虽然征求了各国政府的意见,希望能加强控制疫情的能力,并且更新了抗疫对策,监测国内可用资源,但也承认“虽然在边境管制方面取得成效,但是境内的预防工作还有改进余地”。

美国奥勒冈州立大学全球卫生中心主任纪骏辉教授认为,台湾政府的措手不及,不仅仅是因为疫情爆发突如其来,也因为疫情规模前所未见。因此包括医疗院所与检测设备在内,台湾正在设法动用所有资源来遏止疫情。纪骏辉认为“其中一个问题是,大多数台湾人都被宠坏了。”

纪骏辉说,长达11个月的正常生活,其间虽有4次紧急情况(钻石公主号邮轮靠岸、磐石舰官兵染疫、台湾卫福部立桃园医院院内感染、以及华航新西兰籍的机师感染),但疫情均未扩散,这让台湾显然对自己遏制疫情的能力“过于自信”,即便台湾已经出现社区感染,台湾在今年母亲节依旧出现大批聚餐人潮。

母亲节的10天过后、也就是今年的5月19日,指挥中心报告了264例确诊,并且宣布台湾立刻进入三级警戒:限制集会、强制配戴口罩、关闭娱乐场所与学校。不过依旧允许餐厅营业,对于企业虽然鼓励在家工作,但政府没有强制执行,也没有立刻宣布相关的财政支援。

《卫报》指出,台湾陷入混乱的一个关键因素是筛检量能不足。台湾的169个快速筛检站与PCR检测积压了上万例筛检样本,这让台湾没有办法充分分析当前疫情。这是因为台湾认为它们没有必要、也没有能力进行大规模筛检。

5月下旬,台湾开始进行“校正回归”,并且在前几天的确诊人数上又添上了数百例,这也让人们开始质疑是否该有更严格的管制措施。台湾中央研究院的计量生物学家倪诚志(Chase W. Nelson)对《卫报》谈到“校正回归”时表示:“从数据分析的角度来看,这太令人沮丧了。”虽然不是不能这么做,但在分析趋势时必须小心不要用到旧(校正回归前)的数字,因为今天的数字总是被严重低估。

台军进驻新竹科学园区创建简易筛检站,为园区厂商提供筛检能力。(台湾国防部提供)

《卫报》指出,台湾目前希望保持经济开放,同时又施加各种限制的做法,世界各地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都曾先后尝试。但对澳大利亚墨尔本等地的居民而言,这么做最终只会带来一场破坏性的长时间的封锁。因此后来许多城市发现出现社区感染时,他们的选择多半是尽快实施严厉封锁、阻断疫情传播。但台湾政府似乎反对这种作法,并且多次重新定义了实施封锁的触发条件。

台湾疫情指挥中心对此的解释是,疾病预防和控制有其节奏,措施越强并不一定越好,必须考虑到民众遵从规定的意愿,从而实施适当的限制,以避免对社会造成太多伤害。指挥中心也强调,就算宣布四级警戒,也不代表封城。陈建仁承认多次实施严格封锁的新西兰是个“好榜样”,但台湾不想实施过于严格的限制。

位于台北市北投区的振兴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颜慕庸表示,这波疫情爆发后,台湾的情况确实有所改善,但他仍希望台湾根据病例数量和风险层级,进行不同的封锁限制。颜慕庸担心随着重症患者增多,加护病房的数量将不堪负荷,从而增加了社区传染的风险。他说包括纽约与意大利北部都曾发生类似情况,这时候停止交通、实施有良好安排的封城有其必要。

因疫情严峻,化学兵消毒台北市场周边。(吴逸骅/多维新闻)

《卫报》指出,台湾目前的防疫措施非常依赖社区的自发遵守,对企业方面则显得力有未殆。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日前表示,年轻人的染疫比例增加,显示年轻人防疫松懈,这个说法在互联网上触怒了许多台湾网民,他们表示自己被迫在通风不佳的办公室工作,因为政府并没有强制企业实施在家上班。外籍移工的群聚感染日益严重,也引来各界指责政府对于弱势群体的保护不足。

台湾的政治极化也让防疫的脚步裹足不前,好几位专家对《卫报》表示,包括陈时中在内,他们不敢公开批评受到民众支持的政府与卫生部门。其中一位专家表示,他们感觉政府不愿复制任何中国曾经实施的政策,包括方舱医院或者封城,这样的顾虑影响了政府部门的判断。

台湾在获取新冠疫苗方面也遭遇困难。全球台湾医卫总会(Global Taiwanese Medical Alliance)会长张武修指出,他认为政府开始认真思考疫苗问题的时间太迟了“政府认为民众会配合戴口罩,也能保持社交距离,因此不急着买疫苗没关系。”

《卫报》指出,许多早期成功遏制疫情的国家,目前也碰到难以获得疫苗的问题,但台湾则有更多麻烦,台湾政府指控中国大陆阻挠台湾获得疫苗,包括阻止台湾与BioNTech进行BNT疫苗交易,不过中国大陆对此严正否认。目前靠着日本紧急送来的124万剂AZ疫苗、还有美国承诺的75万剂(品牌未知),暂时纾解了台湾的疫苗荒,但台湾的三级警戒已经实施三周,病例数量却没有明显下降,指挥中心甚至宣布还要延长到六月底。

纪骏辉认为,三级警戒确实严格,但他也质疑政府是否有能力实施更多限制。他也担心无症状或潜伏期感染者的“隐形感染”,台湾政府目前对这方面的提醒也不够多,纪骏辉呼吁“你必须假设那些不与你同住的人,都是可能的带原者。因此接下来两个星期,你都要尽力避免与这些人在室内聚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