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那些甘为犬马的“媒体人”与敢说真话的读书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当地时间6月8日在脸书(facebook)发文,询问“你相信陈培哲还是蔡英文?”(facebook @ 江启臣)

台湾“媒体人”周玉蔻当地时间6月7日在她的脸书(facebook)披露一则“独家评论”,指责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陈培哲身为台湾卫福部“疫苗疗效评估方法专家会议”专家,近日却频频批评台湾研发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无法于7月生产,揭露两家疫苗公司的“商业机密”,违反专业伦理,未来恐面临法律诉诉。之后又补充“独家消息”,指在“独家消息”曝光后,陈培哲闪辞疫苗疗效评估委员会专家职位。

不过,根据台媒《联合报》报导,陈培哲早在5月就辞了疫苗疗效评估专家一职,因为在蔡英文早在5月18日就向台湾民众打包票“七月底前提供第一批国产疫苗”,让他觉得评估小组已无法独立、专业的评估台湾研发的疫苗疗效,甚至说了“以国际标准7月通过绝不可能”的真话。

有关陈培哲有无违反专业伦理、请辞疫苗评委专家职务,并非本篇要讨论的重点,毕竟,这种“专业”的问题,要交给专家,甚至法院解决。

中研院士陈培哲(左)说蔡英文(右)让台湾“疫苗疗效评估方法专家委员会”丧失独立性,是台湾本土疫苗“最大的困难”。(facebook@朱立伦)

不过,可以像周玉蔲这样的台湾“媒体人”(或是名嘴),近来时不时就会有独家消息、内幕爆料,却始终站在蔡英文、民进党同一方向,凭借着几分真实加油添醋,实则利用“媒体人”的光环党同伐异,不但失去媒体应替公众监督政府、协助政府发奸擿伏的本质,甚至反成为监督在野党、肃清“异见”的打手。为了“安全”起见,必须仔细说清楚、提几件周玉蔻的陈年旧事。

周玉蔲在2014年、2015年分别被马英九与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告上法院,因为她根据“独家管道”影射马英九于2013年违法收受顶新集团魏家新台币2亿元(新台币1元约合人民币0.23元,以下同),当选后充当“顶新门神”,另说2014年国民党提名台北市长候选人连胜文获违法政治献金新台币3亿元,点名“三亿男”就是郭台铭。

这两起官司都以周玉蔻败诉收场,赔钱了事及公开道歉了事。简言之,就是周玉蔻的“独家管道”消息,经她“整理”之后的“爆料”,常会吸引媒体追逐、跟进报道,却不一定是事实,往往她已因此享尽镁光灯、政论节目邀约,而且为了捍卫她的“权威”,但凡有人质疑、批判她的“爆料”居心可议,她将名嘴、媒体人告上法院也是毫不手软。

例如,2015年周玉蔻就告了另一个名嘴黄光芹,因为黄光芹火力四射批判她“长期接受喂养”、“政治打手”、“政治变色龙”、“为了通告做假新闻”,但台湾高等法院最终认定黄光芹指涉周玉蔻所为是“可受公评之事”判决免赔,周玉蔻成了法院认证的“政治打手”。周玉蔻最近也没闲着,告了另位名嘴朱学恒,因为朱学恒以“恶毒下流的侧翼”形容她的言行。

在此还要补充说明一件事,在郭台铭告了周玉蔻不久后,周玉蔻当时曾在媒体镜头前泣诉、咒骂郭台铭“是不是个男人”,吃定了“一个靠上通告赚钱的小小的一个周玉蔻”,反批郭台铭眼中只有钞票,质问“我们(名嘴)是为了通告费坐在这里(上节目)的吗?”当然,“政治打手” 、“被长期喂养”都已获法院认证是可受公评之事,同理可证,“通告费”这檔事,也应是可受公评之事。

像周玉蔲这样,明明是知识分子,却只问立场,不问是非的将锐剑指向“刁民”的“媒体人”其实不少,夸张者甚至歪曲事理到令人耻笑。举例来说,有所谓亲绿的总经学者吴嘉隆,在政论节目大言夸夸宣称台湾日前少雨致旱的原因是因为北京在打“气候战”;有所谓知名的台湾师大政治学教授范世平在政论节目分析解放军派无人机巡查台海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经济不行了”,无人机便宜,甚至说,再便宜的话只能派纸飞机了。

“周玉蔻们”在镜头前的那些“爆料”,目的都在帮蔡英文政府的失能找理由并“安抚”民心。好笑不?必须说,笔者身为台湾人,觉得很难笑,甚至悲哀了,因为“周玉蔻们”族繁不及备载。

所幸,还有陈培哲这样留有古风、敢说真话的读书人,并直接点出“最大困难是蔡英文”,最重要的,曾任民进党立委、台湾民意调查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还认证陈培哲“绿到出汁”,认为陈培哲“说真话”,影响犹如“武昌起义第一枪”。

其实,蔡英文不尊重“独立”机构,直接指点江山并非新鲜事,2017年3月声势浩大的召开“司法改革国是会议”,在备受争议的“最高法院法官圈选”争议中,蔡英文对表决未获结论对上百名司改委员、专业人士脱口而出的“你们在搞什么?”,相信台湾人记忆犹新,更对蔡英文主动提“修正意见”,最终这许多法律人通过不符程序正义、由蔡英文提出修正意见的版本,反复表决到蔡英文满意为止的“独立、专业”印象深刻。

名嘴周玉蔻2015年7月15日前往台北地方法院出庭。( 中央社)

更遑论蔡英文于2020年7月在官邸接见推动陪审制度、法官评鉴的公民团体时,当时已被任命为大法官的台湾司法院前秘书长吕太郎未自重身分,轻易被蔡英文招之来、挥即去。

当然不只蔡英文深谙此道,应“超然、独立”的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几次在苏贞昌“重话”之后自撤决议、唾面自干,另为决议,早已不是新闻,苏贞昌的“影响力”早被公评,但NCC诸公依旧好官自为之,位高权重之外,官场、学界、商界都相宜。

质言之,蔡英文治理下的“读书人”之所以多数唯诺,趋利者有,噤语独善者有,偶有如陈培哲有风骨、敢说真话的读书人,虽然学术研究备受敬重、作育英才、桃李无数,仍不免被甘为政府犬马的媒体人、侧翼泼满整身脏水,而吴嘉隆、范世平之类的“读书人”的荒谬言论,反而可以迅速流传。

台湾人应该好好想一想,需要哪一种媒体人与什么样的读书人,以及“独立、专业”的真正意涵。在疫情升温的现在,在一片“爱台湾”的团结氛围下,“绿到出汁”的陈培哲为了台湾人的安全本于专业说出真心话,与为了让蔡英文的“演说内容”落实而一直往陈培哲身上泼脏水的“媒体人”,哪一种才是真正“爱台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