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审是正义还是霸凌 公审同学后舆论转向政大男坠楼身亡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6月6日凌晨,一名政大男学生在租屋处坠楼身亡,依遗书判断坠楼原因与互联网霸凌有关。近年互联网公审、人肉搜索、匿名爆料和互联网霸凌等事件层出不穷,即使后来当事者得到澄清或舆论反转,但对当事人的伤害却不可抹灭。悲剧发生后,也开启了关于互联网公审以及的讨论。

日剧《3年A班》探讨青少年间的互联网霸凌、被封为日版《乡民的正义》。(剧照)

根据NCCU政大交流版的资料显示,6月1日黄姓男学生在脸书PO出租屋资讯,6月3日他在该篇贴文留言公布自己与许姓女同学的Line对话截图,批评该女“哭哭闹闹吵着毁约”要租房的人注意此人,但有网友认为他公审“租客”行为不妥,后来与其黄姓同学合作过的组员出面爆料他骂脏话等事,舆论遂开始转向,6月6日凌晨3时,其室友在脸书po文表示黄姓男同学已自杀身亡,在文中她也提到黄姓男同学的忧郁症情况,该篇文章也引发关于忧郁症、互联网公审文化等讨论。

加害者与受害者

此次政大学生自杀事件引发广大讨论。因为黄姓同学受到网友公审前,自己也曾在互联网公审许姓女同学,只是后来因有人在Dcard匿名爆料与他同组时他谩骂组员、删除共同笔记等行径使舆论转向,他因此成为互联网公审的加害者也是被害者。

有网友认为黄同学“公审再先”,即使最后证实他有忧郁症也不能合理化他的“错误”,有网友则认为透过互联网“公审”本身就是错误的行为。此外,也有人提到“公审”和恶意谩骂诅咒应该区分看待。对于参与谩骂和评论的网友是否有相应的道德责任,大家也未有共识。

互联网社群媒体蓬勃发展,过去媒体未审先判造成许多无辜的人贴上标签,现在许多互联网社群成为议题发酵的地方,许多人把自己的私人遭遇、感情生活等放在社群分享,有些网友更会诉诸互联网的力量声援自己,网友或号召一起抵制劣质店家或肉搜加害者要求其道歉,但这种“乡民的正义”近年屡次引发争议,因为仅听发声网友的片面之词就判案或出征,而导致很多争议。

《BBS乡民的正义》在2012年引发广大讨论,但互联网霸凌风气却越演越烈。(剧照)

此次的讨论中,旁观者有罪和跟风骂黄同学的网友是否有错也成为讨论重点。2012年《BBS乡民的正义》的经典台词:“我要他们永远记得,他们曾经用BBS杀死一个女孩子”引发许多讨论,而后一场场的出征公审风波并未停止。而在互联网社群时代,以台湾使用脸书的习惯为例,往往许多人是采用真名而非匿名,互联网纷争也会影响现实生活,法律判决比不上互联网“办案”和发酵议题的速度。

2015年艺人杨又颖疑似因不堪互联网霸凌自杀,网友们办案要揪出霸凌她的人,一度指向另位艺人,结果造成另种以“正义”为名的霸凌。此次黄姓同学事件发生后,其室友也呼吁要大家不要去再回头去指责出面爆料的组员和被公审的租客,希望要终止这种循环,并多关心和了解忧郁症。

互联网霸凌 法律和平台的责任与规管

近年,类似的互联网公审霸凌事件越来越多,不只公众人物,素人也常常被公审或因此遭恶意谩骂,此次事件中也可以看到Dcard接获投诉删除了许多恶意谩骂或违法互联网社群守则的文章。

去年中国大陆也发生过舆论反转的“罗冠军事件”,而有了互联网舆论导致“社会性死亡”的讨论,在人肉搜索发达的现在互联网的纷争可能影响现实生活甚至工作,即使是大多使用匿名的微薄互联网社群。也因此现在的网友们比起一开始就站队,也开始会留言“坐等”、“让子弹飞一会”或者“等双方说法”,希望能避免憾事发生。

韩国男星金希澈日前向恶意谩骂的网友打法律战,强调不会和解,公众人物是否比起素人更该容忍“恶评”,大众看法不一。(Ig@kimheenim)

而在其中法律和社群平台的责任也被拿出来讨论。以台湾为例,日前高雄市有高职女学生被9名青少年男女集体霸凌,影片流传至互联网有两名男子以“正义”知名到加害人家门口直播还公开地址,后遭法官依违反《社会维护法》罚锾裁罚。

而在社群平台方面,此次黄姓同学事件中可以看到Dcard平台接获很多检举删除部分留言,而在黄同学过世后也有许多网友将自己的留言删除,平台要如何处理人身攻击或是恶意谩骂的留言? “公审”和“恶意谩骂”的边界在哪?这不只在两岸,西方也有许多讨论。

例如前段时间有“white people are trash”的贴文被检举删除,当时正值美国社会BLM(Black Lives Matter,黑命贵)运动,许多网友认为这句话不应该被删除,质疑平台有特定立场。在某个社会社群的“政治正确”可能在另外个社群不是,社群平台的中立性和规管尺度时常遭受质疑,言论自由和仇恨言论的界线拿捏也有争议。

过去,平台仰赖当事人自己维权,但当事人不只要负担诉讼费用还要等待漫长的法律判案,等待结果出来话题早已经无人关心,现在社会普遍期待平台有更积极的作为,以微博为例,近期微博时常封禁帐号或公布违反社群公约的帐号但也引来过度管制的质疑。

值得关注的是,在此类事件中,可以看到古斯塔夫‧勒庞(Gustave Le Bon, 1841-1931)的《乌合之众》和大众传播理论“沉默螺旋效应”时常用来分析互联网上的跟风公审以及互联网上的风向,往往造成互联网空间偏激的声音占上风,中立的言论往往被吞没,跟风发泄情绪的人渐多,而在近年越来越多类似的社会事件和悲剧发生后,也促成许多集体反思。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