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台湾疫苗政策不如越南 只能指望美日伸援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疫情在台湾已造成破万人次的感染,染疫死亡人数也突破300大关,可是疫苗的采购到货量及施打率却相当低落。台媒《经济日报》于当地时间6月8日分析比较了台湾与其他国家的疫苗政策,指出台湾指望使用台产疫苗达成群体免疫难度极高。

《经济日报》指出,台湾在5月疫情爆发前,民众因为境内没有染疫疑虑,接种疫苗的意愿并不高,而台湾政府也好整以暇,并不急于增加国外疫苗的采购量,因为他们对台产疫苗期待甚深。

民进党政府引进疫苗速度牛步,被质疑是在给台湾本土药厂“护航”。图为蔡英文访视台厂高端疫苗。(台湾总统府提供)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爆发,让台湾政府的企图心以完全无须遮掩的方式显露了出来,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在5月30日宣布“疫苗自制自用是台湾既定政策”、“台湾必须掌握COVID-19疫苗为战略物资”,而向台厂高端疫苗及联亚生技各签订了500万剂疫苗的采购量,并且带有视需求各追加500万剂的但书。指挥中心表示,再加上已向国际预定的2,000万剂,以及境内加购数量是以1,500人口接种,涵盖了65%为规划,亦即指挥中心认为向国际采购2,000万剂已经足够,若不够就再追加订单。

高端疫苗以及联亚生技皆仍在进行临床二期实验,也都希望在台湾取得EUA(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紧急使用授权),最快在7月供货,而指挥中心也解释到,AZ疫苗及莫德纳(Moderna)疫苗也是在临床二期或三期临床实验为完成前,即拿到订单。(延伸阅读:破解民进党护驾台产疫苗七大疑点 反中认知战还能打多久

《经济日报》解析,美国政府确实是早在2020年8月份,就向莫德纳、辉瑞(Pfizer)、娇生(Johnson & Johnson)、赛诺菲(Sanofi)和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签订了采购合同,而签约时这些厂商也都尚未拿到EUA。但是最后拿到美国食药管理局(FDA)的EUA的,仅有莫德纳、辉瑞和娇生,而AZ疫苗仍尚未取得FDA核准,美国政府将所采购的AZ疫苗转赠海外。

至于赛诺菲及葛兰素史克,虽原本被寄予厚望,但是对年长者的试验成效不佳,在2020年底延后临床三期的实验计划,至2021年5月才进入临床三期,倘若真能如期完成计划在今年四季度派上用场,这两家仍具备被美国政府作为追加疫苗,以及充作施打疫苗进度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所需。

《经济日报》随即回头分析,台产疫苗让台湾人有所期待,但是在8月派上用场只是奢望,1,000万剂的订单充其量只是画饼充饥。

《经济日报》指出澳大利亚自产的疫苗便是血淋淋的例子,澳大利亚政府2020年采购了5,100万剂昆士兰大学和澳大利亚本土生技公司CSL Behring合作开发的疫苗,但是这款疫苗在临床二期及三期实验阶段却出现“HIV伪阳性反应”,不得不在2020年底放弃,澳大利亚的国产疫苗梦就此碎裂。

《经济日报》也比较了越南的例子,其采购主要是透过COVAX管道,越南的采购量覆盖率仅21%,疫苗施打率仅0.6%,比今年年初的台湾还要低,因而越南也成为美、日两国捐赠疫苗的对象,越南的疫情在今年4月开始爆发,但是状况比台湾轻微。

越南厂商Nanogen研制的新冠疫苗目前处于临床三期阶段。(Nanogen官网)

越南起初的防疫思维也与台湾相近,两者皆拒斥中国大陆的疫苗,并且对本土自产疫苗寄予厚望,越南本土厂商Nanoge的疫苗已经进入临床三期,若进度顺利将自8月份量产。但是5月份疫情局势变得严峻后,越南政府调整了单押重注国产疫苗的作法,和俄罗斯的加马列亚研究所(Gamaleya)协商取得授权,让国内的两家厂商生产卫星五号(Sputnik-V)疫苗,而越南政府也准备和辉瑞采购3,100万剂BNT疫苗,并且在6月批准了中国大陆国药集团的国药疫苗。

越南政府还设立了规模11亿美元的基金,旨在今年内为其国内9,800万人采购1.5亿剂的疫苗,覆盖人数约达76%,远高于台湾所规划的65%覆盖率。

《经济日报》最后指出,若台湾政府不愿意调整采购疫苗的作法,未来解封进度可能还会落后于越南,而台湾或许只能指望美、日以及其他国家伸出援手,捐出更多多余的疫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