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是民进党最爱的颜色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台湾新冠疫情每日确诊人数虽看似下降,但死亡率却节节攀升,甚至超越全球平均。在此情况下,为避免轻症恶化为重症、同时降低染益风险,大规模接种疫苗就是当前必须要做的事。然而,台湾本土疫苗看似解盲在即、或可解决眼下的燃眉之急,却爆出“疫苗疗效评估方法专家会议”委员、中研院士陈培哲因认为该委员会无法维持专业性与独立性请辞的消息,随后他更被绿媒、侧翼“爆料”称在中国大陆药厂担任顾问,“有违法之虞”,一场“抹红”大戏又再度上演。

台湾中研院士陈培哲(左)说蔡英文(右)让台湾“疫苗疗效评估方法专家委员会”丧失独立性,他因此辞去委员会委员职务。(Facebook@朱立伦)

事实上,蔡英文政府虽屡屡向民众喊话,称政府已经购买了3,000万剂疫苗,实际到手的却寥寥可数。日前,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曾保证在6月底前会再有200万剂到手,本来社会大都认为应该是政府购买的其中一批,未料,就那么刚好,日本马上馈赠台湾124万剂AZ疫苗,访台的三位美国参议员也说美国将给台湾75万剂疫苗,不多不少差不多200万剂,对此,陈时中6月8日在立法院竟大言不惭的表示,美日给台湾的“当然是要算在200万剂内”,就有网友对此嘲讽道,台湾如今真是“国际乞丐”。

为何台湾的疫苗处境会如此艰难?除了蔡英文政府没有高瞻远瞩,先采购足够的国外厂商疫苗供国内使用外,只会将筹码全押在本土疫苗上就更增加风险。特别是疫苗这样一种关系到广大人民健康安全的产品,本来就需要严格详尽的检验,任何外力或政治力的介入都有可能让疫苗安全打上折扣,蔡英文却在研发疫苗的厂商股价连续跌停时“亲自出面”向社会喊话,说7月底就会向社会供应疫苗,如此赤裸裸的“期望”,要厂商与审查者如何做到百分百中立客观?

对此,中研院院士陈培哲就表示,因认为审查委员会遇到很多困难、甚至点名最大的困难就是蔡英文,使委员会无法维持独立性与专业性,因此请辞该委员会委员一职;他日前就曾以院士与台大教授身分、但不是用委员名义对本土疫苗提出质疑。然而,他并非不支持台湾发展本土疫苗,而是认为在现行的政治氛围下很难做出真正获得国际认可的疫苗。

果不其然,一向不会对外公开的疫苗审查委员名单,绿媒名嘴周玉蔻又抢先公布“委员”陈培哲辞职、并称他频频攻击台湾本土疫苗、违反专业伦理等;绿营侧翼网军随后又翻出大陆上海挚盟医药科技公司的网页,称陈培哲在大陆公司担任顾问“有违法之虞”,《自由时报》对此也详加报导;再加上被列为“英系”的民进党立委蔡易余亦在节目上指控陈培哲“最近一连串打击、毁灭本土疫苗的言行是挟怨报复”,一连串的动作,就是要将陈培哲斗臭斗烂。

事实上,绿营类似的手段层出不穷,近者如吁请蔡政府开放地方县市与私人自行购买疫苗的县市首长,诸如金门县长杨镇浯、南投县场林明溱就被抹红又抹黑、指这些人就是要进口“大陆疫苗”;而原本是绿营力捧的自己人、后却被打为中共同路人最明确的案例,就是台北市长柯文哲,当年只因为说了“两岸一家亲”、支持两岸善意往来与互动,从此就从“青苹果”变成红色毒苹果,被批判到体无完肤。

台北市長柯文哲曾是绿营宠儿,如今早已被当道绿营与侧翼媒体批评得一文不值。(台北市政府供圖)

柯文哲曾自称是“墨绿”、而陈培哲更被已退出民进党、在陈水扁时期担任陆委会副主委的游盈隆形容是“绿到出汁”,但事实证明,只要与当今民进党高层意见相左,就算你曾经多么地绿,都会被千军万马出征。而这更证明了民进党与其侧翼凡事不问真理只求利益、只求党益、甚至只求私益,却不容社会理性讨论的变态思维。当一个号称自由民主的社会,却无法容忍不同意见时,与其口中批判的极权国家又有何二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