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税天堂拉警报 谁还记得“两岸租税协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七大工业国(G7)于近期针对“最低企业税”达成协议,把全球最低公司税率订在15%,并表示将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框架下逐步实施。总和近期报道与分析,将有两大族群受到影响,首先是跨国企业,未来规模最大、获利最丰、利润率超过10%的企业将被课征至少20%的获利税;再者,是低税率的地区,比如当前税率为12.5%、身兼欧洲科技与制药总部所在的爱尔兰,都将受到波及。

G7最低企业税的协议将对低企业税率地区,比如爱尔兰,造成冲击。图为主要国家/地区企业税率。(黄雅慧/多维新闻)

对台湾来说,相关协议则有几点值得关注。

首先,会有立即反应的是“在外布局生产”的台商。台商最喜使用的方式是通过第三地进行投资,一方面绕道投资大陆,一方面则为避税或减低税务负担。比如英属开曼群岛、香港与新加坡等地都是台商常报备投资之地。未来如果最低企业税成行,可能这些总部设立在低税率第三地的台企就得多做考虑。

此外,这次新制特别针对的是大型企业,尤其是利润率高的企业,比如美媒“彭博”(Bloomberg)便点名台湾“护国神山”台积电与祥硕两大IC产业企业可能会遭课重税。根据彭博数据,台积电的有效税率为10%,净利润率为39%,祥硕的有效税率为11%,净利润率为45%。这两大IC产业企业未来适用税率可能会调整。

据台湾经济部投审会数据,台湾累计投资以英属加勒比海地区最多,这其实是台商通过第三地投资。图为1950年至2020年台湾核备对外投资金额。(黄雅慧/多维新闻)

再者,就台湾官方而言,因为若就现有规定来看,台湾本身企业税率不低,所以短期看来影响甚少,主管机关财政部仅表示会持续关注。不过,另一方面,政府财税体制理应配合国际税制变化,对于每次国际规范调整,往往都只会被动回应,这容易导致台湾长期阻绝于国际之外。而为什么台湾官方又会如此被动?

一个显著的外部原因是“两岸关系下的地位争执”。台湾在国际财经组织上,除了2002年“世界贸易组织”(WTO)是以“台澎金马个别关税领域”(简称Chinese Taipei)进入外,在OECD则是以“中华台北”之名列为观察员,并未在正式成员名单中。这次OECD的“税基侵蚀与利润移转”计画(Base Erosion and Profit Shifting,BEPS)中共有139个成员体,台湾也不在名单之中。

也因为台湾在这些国际组织长期缺席,所以心态上就逐步被动。然而,即使台湾未在相关国际组织内或不具备发言权或主动权,但并不代表在制度改革上就可以不跟进。假设其他国家地区都实施了OECD的规定,以外贸为经济动力的台湾就更该在体制上适应国际变化,比如跟多地签订租税协议。

台湾在参与国际组织多受到两岸关系下的地位争执,目前能进入的组织有限。图为国际财经组织台湾地位 (-2021.6)。(黄雅慧/多维新闻)

其实,目前与台湾签订租税协定的共有31个地区,而与台湾贸易往来频繁的中国大陆与美国,台湾却都未与之签订租税相关协议。特别是贸易关系紧密的大陆,台官方必须认知到,当时许多台商之所以选择香港等第三地进行投资,除了低税率之外,还有能从这些地方将资金转移到大陆。如此庞大的金流量产生的逃漏税负也让台湾财政机关长期以来伤透脑筋。

所以在2014年时,马英九政府曾积极推动“两岸租税协议”,通过租税协议的签订,一方面减轻台商税负,一方面可帮助官方掌握资金流通数据。不过这些想法都因为该年的“反服贸”抗争中止。而且,蔡英文政府2016年上任以来所签订的租税协定也仅日本、加拿大、波兰与捷克四国。等于台湾的积极性正在消退中。更别说两岸租税协定已成为一个悬念,时不时成为一些学者与退休官员喟叹的对象。

总之,虽然G7的新税制尚未有细致方案出现,但具体执行后肯定对台湾有所影响,台湾虽然不在OECD正式框架中,但现实上仍须跟大陆展开租税对话,否则外部的变革总有一天会烧到自己身上,终究难置身事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