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钩沉】那声沉重的“汉奸”骂名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艺人徐熙媛(大S)的丈夫汪小菲,因不满持核酸检测(PCR)阳性报告的台湾人搭机飞赴厦门,以及台湾家人无疫苗可打的情况,在其微博上连续发文批评,其中一则称“历史书里一定记着这帮‘汉奸’”(后来修改为“历史书里一定记这一笔”)。汪小菲的“汉奸论”,不只引起夫妻间的争吵,发酵为“大S婚变”的八卦新闻,也引发两岸舆论的对立怒火。

汪小菲微博发文批评“汉奸”引争议,后来已修改用词。(微博@汪小菲)

由于近代中国历史的苦难,中国人民对于“卖国求荣”或“带路党”的“汉奸”行径,一向是高度鄙夷、痛恨且敏感的。而台湾曾经被日本异族殖民的50年历史,放在台海两岸近代史来看,是相当特殊的。长年的分隔与隔阂,当两岸人民频繁与密集的接触时,特别是在发生纷争或矛盾的情况下,“汉奸”的骂名便会落到台湾身上。

把时间推回到76年前的1945年,日本战败,台湾复归中国。当时国民党政府接收的台湾,思想和情感面貌其实是很复杂的,既有日本皇民化教育的遗绪,也有殖民地人民素朴的汉民族意识,还有着热切且昂扬的光复热情。

1945年台湾光复,该年10月台湾学生列队迎接国军部队抵台。(VCG)

然而,国民党政府的官员,认定台湾人接受了50年的日本“奴化”教育,因此把清除“奴化”思想作为其治台的重点政策。如光复前国民政府为了接收台湾成立了台湾调查委员会,于1945年3月公布《台湾接管计划纲要》,其中包括了“廓清奴化思想”;光复后,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宣传委员会联合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与台湾省党部,开展了“奴化”批判运动。

此外,国民党政府对1947年二二八事件的调查报告,把主因同时归咎于“奸党煽动”与“皇民奴化”。但过度一刀切的“奴化”标签,让台湾人感受差别待遇并未随着光复而消失,当时便出现了这样的对联:“开口奴化,闭口奴化,卑躬屈膝,奴颜事仇,竟称独立自主。伸手要金,缩手要银,与民争利,唯利是图,也说为民服务”,以此讽刺国民党政府始终以“奴化”的观点对待台湾同胞。

根据台湾光复史研究学者曾健民的《1945破晓时刻的台湾》一书,1946年1月16日,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奉时任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的命令,在台湾举行为期两周的“汉奸总检举”。但因对“汉奸”的定义与范围不明,引起全岛哗然,社会上也发生互相攻诘的情形,当时有报纸评论如此讽刺道:“只恐日本投降之前,凡住在台湾之本岛人民,无一不有利敌行为,即无一不为汉奸。”

已故日本学者横地刚(图)认为,国民党在台湾发动的“奴化”批判,事实上是以“奴化”为借口,拒绝台籍人士参与中国的政治运作。 (张钧凯/多维新闻)

后来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为平息民怨,表明将根据中央公布实施的《惩治汉奸条例》“依法行政”。不久后,“首批汉奸入网”,共有五人,系汪精卫南京政府于日据时期在台湾设立的“中华领事馆”馆长和馆员。截至检举日结束,共接获台湾民众检举汉奸300件。

曾健民研究认为,当时台湾行政长官公署或警备总部,并不是真正想检举汉奸,而是利用这个机会去威吓原来“皇民奉公会”的“御用士绅”。事实上,将经历日本殖民统治的台湾人一律视为“奴化”或“汉奸”,本身就是对历史过于平面化和脸谱化的理解。在日据时期,台湾民众普遍厌恶替日本殖民者效劳、甚至因此作威作福的“同胞”,遂将他们斥为“三脚仔”。例如台湾本土作家宋泽莱,就曾经创作过名为《糜城之丧》的短篇小说,便是以批判“汉奸”作为主题。

光复初期台湾省内外的隔阂,还发生在文学领域。为了回应省外人士对于“奴化”的批评,台籍知识分子在当时《台湾新生报》的“桥”副刊发起了“批判奴化”的批判论争,试图消弭省内外隔阂而造成的误解。著名的左翼作家杨逵发表了《“台湾文学”问答》一文,强调了“部分的台湾人是奴化了……但大多数的人民,我想未曾奴化。台湾的三年小反五年大反,反日反封建斗争得到绝大多数人民的支持就是明证。”

“汉奸”一词反映了近代中国历史的沧桑。图为1919年,中国学生在上海游行时举着写有“打倒购买日货汉奸”的横幅。(Getty)

将台湾人一概而论的“皇民”、“奴化”或“汉奸”等沉重骂名,确实致使光复之后的台湾民心产生了失望与哀叹。曾健民的研究举出当时报刊上的一段材料:“听见别省人对我们说话,都用‘你们’两字,一股冷气,感觉着很疏外很隔膜。大家采用同一民族的立场,莫分省别,只称‘我们’,岂不是较亲热一点吗?”除此之外,台湾著名作家钟理和曾回忆,光复后不久,他在当时北平看到一个台湾孩子要买国旗,却被旁人讽刺“你是要买哪国的国旗?日本的可不大好买了!”长期隔阂与身份的“差别化”和“特殊化”,逐渐形成了钟理和所形容的“白薯的悲哀”。

台湾光复四年之后,两岸又因国共内战隔绝分治了70余年,尽管两岸已然开放互通,且互联网上的交流更是密切,但长年政治制度、生活方式与意识形态的不同,确实对于不同事物的看法存在着差异。尤其是台海情势的恶化,北京的统一压力,以及台湾政客操作反中的民粹情绪,都让两岸民意处于越来越激烈的对撞,既有恶意制造敌对的有心人士,但也有冀望和平的友好之手。也正因为如此,一声“汉奸”,让历史瞬间被快速压缩,两岸消弭隔阂之路,仍道阻且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