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权打疫苗 寻常人枯等 台湾疫苗乱象中的“种姓制度”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疫情未见降温迹象,新冠疫苗就成了当前唯一可能阻绝疫情继续扩散的良方。然而,台湾疫苗稀缺早已不是新闻,许多第一线的医护人员都仍依照政府的指令乖乖排队打疫苗,没想到,却有一批“特权人士”可以抢先接种,令人发指的是,这群人还横跨了蓝绿白三大阵营,可谓“蛇鼠一窝”。从特权频生的现象就可知道,蔡英文政府的防疫与疫苗政策是多么漏洞百出。

国民党前立委黄昭顺首先被爆出特权打疫苗。(多维新闻)

首先,是国民党前立委、曾代表国民党参选高雄市长的黄昭顺,遭爆料在当地时间5月30日于高雄义大医院大昌分院接种AZ疫苗,但黄昭顺的身分令外界质疑“凭什么能打”,认为黄是“耍特权”。对此,黄昭顺则回应他具有药师身分,不过药师身分是登录在台北市,也有接获台北市通知施打,因本身住在高雄,经询问过后便在高雄施打。

然而,问题在于,黄昭顺现在有执业吗?是否又有投入第一线的救护工作?假如没有、也没有响应政府征召退休医护等相关从业人员的举动,只是因为自己有“药师”身分就欣然接受这一针,不免让人认为这一针先打在他身上,似乎有点浪费?

接下来,又有消息传出金管会高官也利用特权先打疫苗。虽然疫情指挥中心帮金管会缓颊,表示金管会官员属优先施打的“第二类”防疫人员,但相较于不用与客户面对面接触的高层,金融业第一线必须面对面接触客户的行员,染疫风险绝对比高官们来得高,迄今却仍等不到优先施打疫苗的安排。

另外,台北市与高雄市的警界,亦有高层人士与基层警察“抢打疫苗”案例发生。台北市政府明确表示抢打疫苗者不在施打名册内,会再“进行检讨”;高雄市则称相关长官是“因督导防疫勤务,经常接触高风险的同仁,所以才安排施打”,但最基层、与民众接触机会最多的警察虽然也能接种疫苗,但被这些所谓长官插队,任谁的观感都不会好。

到了这两日,还传出台北市有一般诊所竟能申请大量疫苗向诊所“志工”施打疫苗,但经媒体查证,已接种的千余人仅有少数是真正的志工,绝大多数都是“有关系者”,同时,该诊所与基金会也是由台湾医界大老创立,政商关系十分良好。就连国民党籍云林县长张丽善的哥哥、前县长张荣味也在出狱后隔天的6月1日紧急接种疫苗,云林县府对此辩驳称张荣味与张丽善“同住”,但一线防疫人员同住家人可施打疫苗的规定在5月26日就由疫情指挥中心撤销,云林县府却还在强词夺理。

甚至,阁揆苏贞昌的爱将、位居行政院首席“梗图设计师”的行政院“有给职”顾问丁怡铭,也传出早在5月中旬就已施打疫苗,但他的业务与防疫完全无关,又都是关在办公室处理“舆情”,染疫风险照理来说十分低,凭什么能够优先施打?

虽然,蔡英文向外界表明,民进党是执政党,要做表率,更表示应依序施打,“轮到你,再去打“,但或许民众更想问的是,扣除掉这些被强力检讨的特权阶级外,为什么台湾还会出现这种“种姓制度”?

其实,核心就在于台湾现有疫苗量实在是少得可怜,蔡英文政府的疫苗政策没有远见,不像日韩一边采购大量甚至超量剂数的国外疫苗,另一边仍同步发展国产疫苗。蔡政府“为了保护本土企业”,所以只向国外少少购买、连民众一人打两剂都不够的量,选择把筹码押在“天台路迷”的本土疫苗,疫情中心指挥官陈时中也坦承,台湾本土疫苗不一定会获国际认证,试问,这样的疫苗政策要台湾民众如何接受,也就间接导致特权阶级抢打国际认证疫苗的情况一再出现。

蔡英文政府遭质疑护航本土厂商。图为蔡英文视察高端疫苗。(台湾总统府供图)

疫苗打了就不可能再抽出来,真正需要疫苗的很多辛苦第一线人员还在痴痴地等;而有些早就可以打疫苗的,却还在观望能打更好的疫苗,好好的疫苗就被摆在那,变成政治人物的公关针、变成特权人士的宝贝,蔡英文政府连疫情下的救命仙丹政策都能这样漏洞百出,无怪乎疫情处理得如此混乱、其满意度也创下新低,更重要的是,广大民众的健康有可能因此而遭葬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