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染疫暴毙台名嘴痛哭 但面对武汉疫情他们也曾经大笑[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女嘉宾尹乃菁在少康战情室节目中为暴毙的台湾摄影师感到不舍。(Youtube@少康战情室视频截图)

台湾疫情形势严峻,本土病例不断增加,6月8日一天之内,连环曝出五起死亡后才确诊的案例,包括北投水流尸、壹電視摄影师、资深记者、桃园一男子以及30多岁的年轻女子,一时间人心惶惶。

令人遗憾的是,控制疫情的两样法宝,普筛和疫苗,目前对台湾人民而言仍是奢望,也让很多人怀疑如今呈现的疫情面貌或只是冰山一角。

当超前部署变成落后处理,政论节目纷纷开始检讨台湾防疫的利弊得失,也有人为新冠离世者留下眼泪。在6月9日的《少康战情室》节目中,女嘉宾说,“听到指挥中心宣布每个个案时候都是几几几,摄影师按几几几,然后呢,他爱喝酒……他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人啊,他们有他们的名字,而且呢,正对着我的摄影师同事,因为他们以前在这边都是同事……为什么,怎么会……为什么他暴毙在厕所连打电话的机会都没有。”提到那位相识的摄影师的死,女嘉宾的情绪不能自已。

面对每一个生命,哪怕的素味平生的路人甲,相信多数人的感受和女嘉宾也并无不同。正如不久前,资深艺人张小燕跪求疫苗时的那句“台湾人的命也是命”,感动了很多台湾人,面对死神袭来,没人再分统独蓝绿,唯一想保的是一条命。

然而,凡走过必留下痕迹,面对一年多前在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冠疫情,同样的节目,同样的嘉宾,呈现的则是另外一番景象。

在2020年2月16日的《少康战情室》节目里,节目开篇就以一段未经调查证实的网传视频,暗讽大陆对疫情处置不力,疫情公开不透明。而“方舱医院广场舞”也成了主要攻击对象,绿委高嘉瑜称病患们在院内跳广场舞是“面子工程”,无利于养病恢复。媒体人尹乃菁在一旁称此为“精神胜利法”。

在这期节目中,甚至还有男嘉宾造谣称“方舱医院只有一个厕所,24小时排队,每人只能上2分钟厕所”,对灾难幸灾乐祸的态度令人遗憾。

台政论节目一年前针对大陆方舱医院的争议言论始末(请放大图片浏览):

+3
+2

面对质疑,主持人在2月18日的节目开场,花了20多分钟为自己澄清,称自己身为媒体人立场公正,就是为了让各方观点表达,他说自己不仇中、不反中,更质疑大陆网友,“如果连我的节目你们都不能接受,还能看什么”?旁边的国民党立委郑丽文则认为,这是大陆为转移抗疫不力的政治操作。

短短一年时间,曾经被指责为集中营的放舱医院,又被节目主持人重提,他说方舱既然被污名化了,那就改成圆舱。根据台媒报道,为缓解病患压力,台中慈济医院每天上午10点都会让新冠患者和医生隔着屏幕一起跳健康操,保持愉快的心情。和过去不同的是,节目里也没人质疑这是“精神胜利法”。 一年前,国民党女立委郑丽文说,“中国大陆三五年之内没人敢再去。”一年后,来大陆最多的反而是台湾人,因为疫苗接种,一视同仁,“台湾人的命也是命”最先让这句话得以实现的是中国大陆。

有位大陆网友拿出数据,大陆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武汉有超过3600名80岁以上老年人治愈康复出院,他提到一个故事,很多大陆人都记得。在医院里一位年轻医生陪一位躺在病床上的老先生看夕阳,老先生后来也康复出院了,今年还和医生重聚武汉共赏樱花,这个故事鼓舞了无数网友。如果这也是“精神胜利法”,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而这样的对照,不也正是时下两岸关系的一个缩影,纵使不谈政治,这也是一场关于人性善恶的诘问与思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