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抗中”未遂 G7力挺“中国台湾”有深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文/张登及(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2020年因为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严重,原本应由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马里兰州大卫营主持的七大工业国(G7)高峰会因而取消。原本当时还对选情信心满满的特朗普一度扬言,会议可以延到9月,9月更靠近大选日,正是要为共和党加温。他当时还声称,因为G7已经“过时”,要邀请澳大利亚、韩国、印度、俄国参加。其中俄国本来就是G8成员,2014年因为克里米亚危机被其他七国停权。

拜登出访欧洲,参加在英国举行的G7领袖峰会,外传会后宣言拟首度明载“台湾海峡安定的重要性”。

特朗普欲改造G7“抗中”未果

特朗普向来排斥多边机制,曾直言G7、北约、欧盟甚至联合国都是损害美国利益的骨董。2018年G7加拿大峰会,2019年法国峰会,都因特朗普独断独行、迟到早退、出言不逊等因素草草收场。如果特朗普2019年的计划应验,就会出现包括他“好友”普京(Vladimir Putin)一起的所谓的G11,那就可以稀释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默克尔(Angela Merkel)这些旧欧洲难搞的同僚,也可边缘化常唱反调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特记组织”。

事与愿违,这个没有实现的G11就像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去(2020)年曾倡议的“民主10国”(D10,排除与英国关系很差的俄罗斯),或者有台湾版阿Q加上自己的“D11”,至今都没实现。2020年G7会议延后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日增尚不足两万,到了6月至9月,确诊人数却日增4万至7万,眼看开会不仅难以为选情加分,各国代表也越来越面有难色,特朗普只好打消此念。随后他如预料败选,新登场的拜登(Joe Biden)重新回到奥巴马(Barack Obama)的轨道,不再把体制外的“民主峰会”(包括5月刚由丹麦非政府组织举办的“哥本哈根民主峰会”,以及拜登可能推迟到2022年自行号召的另一个“民主峰会”)与行之有年的G7混为一谈。

外长伦敦会为高峰会暖身

2021年起,西方各国疫苗陆续在本国施打,美欧疫情有所缓和。美国从特朗普下台前夕的每日确诊逾25万人的世界纪录,到5月中已稳定降到4万以下。G7东道国英国也从1月的日确诊7万人,控制到5月中的3,000人左右。这样看来,预定6月11日至13日于英格兰康瓦尔郡(Cornwall)举行的正式峰会可望实现,拜登也将借此机会拜访欧盟与北约总部,甚至安排与俄国普京总统在某处见面。拜登可借此重申“特朗普时代”正式结束,“美国又回来了”。

G7部长会议于5月5日提前暖身,会后公报“中国”被排在第六章,首章则是“俄罗斯”。( AP)

6月的G7峰会将是疫情后首次举办的实体会议,除了收拾特朗普造成的混乱,检讨两年来的成效不彰,还将聚焦许多悬而未决的新旧挑战。G7这个过去被称为“世界经济安理会”、“西方富国俱乐部”的老牌机构,虽然没有“五眼联盟”的诡秘,但毕竟是台面上有一定威望的老字号国际组织。旧的挑战如俄国、中东、气候变化等没解决,照例要更新信息,对表一下。新的难题像中国与新兴国家的兴起,非西方改革国际机制的高涨呼声,加上疫情肆虐下疫苗分配不公的问题,G7都不愿旁落给自己不能控制的G20,甚至联合国来处理。

5月5日举行的G7部长会,除了外长还包括七国的发展部长,并且也邀请了澳大利亚、印度、韩国、南非外长以“G7客人”列席,构成了一个7+4的临时模式。显然疫后经济、气候变迁与可持续发展也是重头戏。除了筹备6月的峰会,公报的议题也是正式峰会的风向球。根据会后释出的厚重公报,外长会的议题依序区分为俄罗斯、乌克兰、中国、白俄罗斯、印度太平洋地区、朝鲜、东海与南海等项目。尽管拜登就职以来多次说中国是美国本世纪最重要的竞争者,公报却把“俄罗斯”放在首章,中国则排在第六章。由此可知,当年特朗普为了“重建”G7以“抗中”为主旨的机构,将澳大利亚、印度、韩国拉进来的用意。

“四方集团疫苗外交”

西方国家疫情在3月后渐次缓解,可能与疫苗开始施打有关。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抱怨西方工业国家大量囤积疫苗的情绪却越发高涨,西方政府与主流媒体赶紧反控中、俄两国搞“疫苗外交”与“地缘政治”,才提前援助疫苗给发展中世界。

其实印度疫情4月底失控前,在美、日、印、澳四方机制(QUAD)上就已确认,将由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DFC)为印度疫苗生产商(制药公司Biological E)提供资金,日本向印度提供优惠日圆贷款,帮助印度在2022年底前生产至少10亿剂疫苗(包括用印度Covishield牌子销售的英国AZ疫苗,和本土生产的灭活疫苗Covaxin)。根据印度官方资料,2021年1月至4月,印度已向90多个国家和联合国维和人员出口6,600万剂的“印度制疫苗”,其中1,000万剂是赠送。莫迪(Narendra Modi)总理还在年初宣称,“印度已做好拯救全人类的准备”。这显然是在美、英、日技术与资金支持下,全力稀释中、俄影响力的“四方集团疫苗外交”。

2021年5月1日,在印度艾哈迈达巴德一所学校的教室里,一名医务工作者给一名妇女注射一剂Covishield疫苗,是印度血清研究所生产的一种新冠疫苗,该学校已被改造为临时疫苗接种中心。(Reuters)

后限于美国管制原料与印度内需爆炸,印度4月疫苗输出已低于200万剂,月底每日确诊则来到40万例。印度的表现,使发展中各国大失所望,最后只好由已订购26亿剂,至少储备1亿剂的拜登出面宣布释出2,000万剂给发展中国家,并计划“豁免”药厂部分专利,才稍释众怒。同时G7外长会的联合声明显示,七国承诺在2021年底前提供53亿美元疫苗相关资金资助,在明(2022)年于中低收入国家投放13亿剂疫苗。

当然,G7外长公报不忘重申,维护“自由、公正、开放的市场贸易与资本、资讯的流动”,说什么西方自由民主体制才是世界包容、可持续发展的最佳模式。为了避免东盟疑虑,没有邀请东盟任何一国的G7+4重申了印太需要“东盟中心主义”。

公报几乎把世界各地的各种“问题”都表态一回,台海和平稳定、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世卫各项论坛(WHO forums,并非直接参加WHO)也首次出现在公报中。台湾有些主流媒体认为G7“深切忧虑”台海是件大事,但看到G7支持台湾参与世卫,竟然是放在公报“中国”段落,台海问题则放在“东中国海、南中国海”中,应该要能体察G7有所节制的深意。

(本文经《海峡评论》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富人俱乐部”长保富贵之道:2021年G7伦敦外长会议观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