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打”疫苗 台总统府顾问詹宏志认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台湾疫情胶着,又苦无疫苗,民心浮动。不过,台北市“好心肝”诊所却遭踢爆私下违规帮民众施打新冠(COVID-19)疫苗,甚至台湾电商PChome网络家庭董事长、总统府国策顾问詹宏志也被爆出曾在在好心肝诊所“偷打”。

PChome网络家庭董事长詹宏志认了打先打疫苗,并发表道歉声明。(中央社)

近期,台北“好心肝”诊所偷为民众施打新冠疫苗,名单中有许多资深艺人、工商界人士在内,震惊台湾各界,就连总统府国策顾问詹宏志也陷入其中。对此,詹宏志亦发出声明向台湾社会表达歉意,全文如下:

那个晚上我在好心肝诊所-詹宏志

是的,在那个人山人海的夜间诊所里,我的确是其中一员,而且接受了一剂的AZ疫苗注射…。在那一天(6/8)下午,我得到好心肝诊所的通知,希望我能够到诊所接受疫苗注射,他们正在安排,但必须在当天完成。

长期以来佩服许金川医师的仁心仁术与济世悲愿,我一直是他基金会的募款志工,也是固定在诊所看病的病人,对医院的通报不疑有他。

连络的医院同仁要我当晚携带健保卡前往,我在晚上七点半依约抵达诊所,却被诊所的门庭若市大吃一惊(不是应该避免群聚吗),心中也有点困惑。医院的工作人员效率很高,他们提示资料卡与疫苗接种卡要我填写,人虽然多但很快就排到了,迅速接受注射之后,医护人员要我在长凳再坐三十分钟,确定没有任何反应才离去。我坐了半小时,中间有熟人认出我来,过来和我打招呼,现场人群各种年龄层都有,我也看到一位熟识的年事颇高的教授挤在人群之间。半小时过去,我没有感觉任何异状,我就自行离开了。

当晚稍晚,我看到网络上有人质疑,何以诊所能有数量庞大的疫苗,我心中才发现自己做错了事。虽然好心肝诊所可能是因为我的志工身份好意把我放入施打名单,但如果台北还有各种医护人员尚未得到接种机会,我这样的身份僭越了排序类别,当然是错误也不应该的,虽然我不曾主动要求,但我的判断力是有问题的。也许这段时间我对自己的高风险性(年过六十五又有双重慢性病)有点忧心,让我失去平日较健全的判断,一接到医院的通知,高高兴兴就跑去了,忘了还有比我更需要的人。

疫苗已经打在身上,再愧疚也很难还回去,只能在此向所有关心的朋友致歉,并且设法在未来的时间里能为疫情做点别的事,做为弥补。

我从来不是一个会运用特权的人,从前不是,未来希望也不会。也希望台湾很快可以取得足够的疫苗,让国人免于恐惧等待之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